Monday, January 16, 2017

真相网:“王友群:习近平父亲遭残酷迫害16年始末” (今天共有6篇文章)

真相网:“王友群:习近平父亲遭残酷迫害16年始末” (今天共有6篇文章)


王友群:习近平父亲遭残酷迫害16年始末

Posted: 15 Jan 2017 12:48 AM PST

真相网2017.1.15】习近平是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在他9岁时,他的父亲,时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习仲勋,却被打成"反党集团"的总头目,蒙冤挨整16年。习近平一家人在泰山压顶般的高压气氛中度过了"月圆人不圆"的16年。

早在1935年10月,时任中共陕甘边根据地苏维埃政府主席习仲勋就曾在"陕北肃反"时,被当成"反革命头目"——右派前线委员会书记,差点被活埋。当时,原红26军营以上干部和西北军委机关、陕甘边县委书记和县苏维埃主席以上的干部几乎全部被捕,230多人被杀害

习仲勋被诱捕后,最初关在王家坪,后来押往中共陕甘晋省委驻地瓦窑堡。押解途中,给他头上套了一个只露两只眼睛的黑帽子,肩上还让扛了两杆长枪。习仲勋后来谈及这段往事时说:"晚上睡觉时仍将人捆着,脚上、脖子上也加了绳子。'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执行者搞法西斯审讯方式,天气很冷,不给我们被子盖,晚上睡觉捆绑着手脚,绳子上都长满虱子;一天只放两次风,有人拿着鞭子、大刀,看谁不顺眼就用鞭子抽,用刀背砍"。在黑监狱外边,已经挖好了活埋他们的坑。

1962年9月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时任中共党魁毛泽东大谈特谈阶级斗争,指出: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时任中共政治局候补委员康生提出了小说《刘志丹》的问题,他递了一张条子给毛泽东,上面写道:"利用小说搞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毛泽东马上在会上念了这张条子,然后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在这次中央全会上,习仲勋等被指责为小说《刘志丹》的幕后策划者。毛泽东决定成立由20人组成的清查习仲勋等人反党活动的专案审查委员会。从此,为中共出生入死34年的习仲勋,被打成"习仲勋反党集团"的总头目。
《刘志丹》是刘志丹的弟媳李建彤应工人出版社之约创作的一本反映刘志丹生平的小说。刘志丹是中共陕北根据地的主要创立者之一。1934年,中共井冈山根据地的中央红军,因为"颠覆国家政权",在中华民国政府第五次围剿时,溃不成军,被迫走上一条逃亡之路,从江西一直逃到陕北,1935年,在刘志丹等人创立的陕北根据地,终于找到了立足之地。这本小说在创作过程中,作者曾征求过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习仲勋等人的意见。以康生为首的专案组"认定":写《刘志丹》是习仲勋反党集团蓄谋已久的,习仲勋是第一作者,刘志丹的弟弟刘景范是第二作者,李建彤是执笔者。小说"把刘志丹写的比毛主席还英明",小说中的人物罗炎、许锺写的就是高岗、习仲勋,因而,这部小说是"为高岗翻案",是习仲勋这个"野心家"、"阴谋家"、"反革命分子"、"篡党篡国"的纲领。

这部小说为什么会引起毛泽东如此强烈的反应呢?关键在于,毛泽东不择手段颠覆中华民国政权后,时刻担心有人颠覆他的最高统治权。1955年,毛泽东利用"企图推翻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领导核心"这一骇人听闻的罪名,清洗了中共党内第一个"反党集团"——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高岗是陕北人,中共陕北根据地的创立者之一,后任中央政府副主席、军委副主席、国家计委主席。1954年8月17日,高岗呑服大量安眠药自杀。1959年7月的庐山会议上,又冒出了一个敢给毛泽东上"万言书"讲真话的彭德怀。在7月27日的会议上,情绪激动的毛泽东厉声说道:"我晓得你彭德怀从延安整风以来就不服气,憋了那么久,这次就发到庐山上来了。好家伙,简直要把汉阳峰推下去!你我共事30年,你是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你骂了20天,指名道姓,喋喋不休,还要怎么样了?"盛怒之下,毛泽东又清洗了一个反党集团——"彭德怀反党集团"。

会议决定撤销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和周小舟分别担任的国防部长,中央书记处书记、总参谋长,外交部第一副部长,湖南省委第一书记职务。此后,全国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反右倾机会主义运动",全国被重点批判和划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干部和党员300多万,从上到下被批判的可能有几千万。1959年至1962年,全国饿死老百姓3755.8万!彭德怀曾任中共西北局第一书记,习仲勋曾任西北局第二书记。彭德怀被打倒后一直不服,一直在申诉。《刘志丹》这部小说,宣扬刘志丹,让被吹捧为"中国人民大救星"的毛泽东心里很不爽,书中还有宣扬已被打倒的高岗的内容,让毛泽东更加不爽,加上被打倒的彭德怀写了长达8万字的申诉信,要求重新审查他的历史问题,让毛泽东非常非常不爽。打倒习仲勋,彻底整掉一批西北地区的官员,成了毛泽东阶级斗争的新目标。

小说《刘志丹》被认为是习仲勋等反革命分子向党发动猖狂进攻的一支"大毒箭"。"习仲勋反党集团",后来被升级为"彭德怀、高岗、习仲勋反党集团"、"西北反党集团",由此株连了一大批曾在西北工作过的各级各类官员。原国家经委副主任贾拓夫被撤职、下放,1967年5月7日被迫害致死。1968年5月,刘志丹的弟弟、地质部副部长刘景范,被以"现行反革命分子"逮捕,非法关押7年。1968年1月,作者李建彤被抓捕,1970年被开除党籍,强制劳动改造。1968年1月,时任劳动部部长马文瑞被捕入狱,坐牢5年。1964年8月,习仲勋少年时代的同学、西北农学院总务科科长田屏轩,因不堪忍受非人的折磨,不愿说假话对习仲勋落井下石,跳进渭河自杀。西北地区大部分司局长以上官员被株连,打倒了几百人。最基层干部群众,上万人被打成"彭、高、习反党集团"的黑爪牙,甚至李建彤到陕北采访时为她带过路的老百姓也被打死好几个。该事件前后株连迫害高达6万人,连死去的刘志丹也不能幸免,被打成"叛徒"。

当年栽赃陷害习仲勋有许多荒谬至极的事,比如说习仲勋跟某个女演员上床等。那些无耻的细节,我在这里都不愿意多写一个字,只讲一件恶劣事:高岗后妻李力群1959年在庐山会议期间揭发习仲勋跟高岗"密"的万言信,到1962年9月,又被翻出来了。3年前,因为这封信完全是胡编乱造,毛泽东根本没有拿它当回事。现在,习仲勋成了新的斗争目标,这份揭发材料一下子变成了至宝。高岗被打成反党集团后,先后三次自杀。第一次自杀未遂后,习仲勋受周恩来委托跟高岗谈过一次话,这是在毛泽东已决定打倒高岗的情况下的一次谈话,习仲勋能不慎之又慎吗?而李力群揭发习仲勋对高岗说的话,全是煽动高岗不满、促使高岗自杀的言论。李力群甚至揭发说,高岗死后,习仲勋把一支手枪交给高岗前妻之子高毅,要他为高岗报仇。真有这样的事,习仲勋有一百个脑袋,也可能早就全部搬家了。任何一个对中共政治生态有一点点常识的人,绝对不会相信这些胡言乱语。然而,这封"满纸荒唐言"的信,却成了置习仲勋于死地的重磅炸弹。

"这真是晴天霹雳,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习仲勋后来写道。这场从天而降的大灾难,使他陷入极端苦恼之中。习仲勋回家后,整天沉默不语,暗自伤神。之后,被勒令停职审查3年多。1965年12月,根据周恩来的建议,习仲勋被下放到河南省洛阳矿山机器厂担任副厂长,参加车间生产劳动。1967年1月,西安的一批红卫兵从康生那里得知习仲勋下落后,立即驱车赶到洛阳,将习仲勋劫持到陕西,在西安、阎良、富平等地,批斗、游街示众。1967年9月的一天,习仲勋被军管人员押到西北农学院批斗。在一片"打倒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习仲勋"、"三反分子习仲勋不投降就叫他灭亡"的口号声中,习仲勋脖子上挂着"反党分子习仲勋"的牌子,被一帮造反派反扭著胳膊,揪著头发,推搡到了台上。在造反派声嘶力竭的批斗过程中,习仲勋被后面的造反派一次又一次把头按下去,他还是慢慢往上抬,抬起来一点又被粗鲁的按下去,时不时还被拳头狠捶几下……

1968年1月,习仲勋被押回北京,关在一个七八平米的小屋子里,由北京卫戍区监管起来。这一关,就是整整8年!孤独寂寞中,习仲勋为了锻练身体和意志,每天坚持做两次斗室转圈,先迈步正著转圈,从1数到10000,然后退步倒著转圈,从10000倒数到1。1971年9月13日,中共第二号人物,被写进党章的接班人林彪死了。中国冷酷的政治环境略有松动。1972年冬,习仲勋夫人齐心给周恩来写信说:我和孩子们已多年未见到习仲勋了,请求总理让我们母子早日见到他。这封信很快有了回音。一家人终于久别重逢。习仲勋的小儿子习远平回忆说:"父亲与全家人相互打量著,见到我时,他问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是近平还是远平?'听到他这样问我,大家都哭了,父亲的泪水也夺眶而出。"

1975年1月,在"文革"初期被打倒的邓小平,复出主持中央工作。1975年5月,习仲勋被"解除监管",下放到洛阳耐火材料厂。据习仲勋的一位忘年交杨屏回忆,1976年6月15日晚,被迫害达15年之久的习老爷子,回顾自己蒙冤落难以来,儿子习近平受牵连遭受的种种苦难,心中无限悲凉,禁不住泪流满面。缓了好长时间,才泣不成声地说:"今天是你近平哥哥的生日,你来陪我喝点酒,给他过个生日。"说话间,泪珠顺着脸颊滴落在桌子上。然后,抬眼看着杨屏说:"你爸爸比我好哇,把你照顾得这么好。我也是当爸爸的,因为我,你近平哥哥可是九死一生啊!"那天晚上,习老爷子一边哭着,一边不断地重复说:对不起孩子们,对不起家里所有的人。

习仲勋被打倒时,习近平才9岁,曾经的高干子弟,一下子变成"狗崽子"、"黑五类"(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时时处处受歧视。15岁时,因受父亲问题的牵连,被有关部门多次关押审查,出来时,身体非常虚弱,全身都是虱子。后来到陕西富平老家大姑家休养了很长时间,大姑一天一碗鲜羊奶喂著,才慢慢调养好。1969年1月,未满16岁的习近平到陕北延川县梁家河生产大队插队,一去就是近7年。习近平写道:"回想我刚下乡的时候,大概有二、三十个知识青年,都是军队干部子弟,半年后大部分都当兵走了。近一年时间里就我一个坚守在那里,感到十分孤独。""我先后写过十份入党申请书,由于家庭的原因,都未获批淮。"弟弟习远平去看他时,仅一天就起了浑身水疱,原来,习近平为防虱子、跳蚤、臭虫咬,在炕席下洒了厚厚一层666粉,他一年四季就睡在这样的炕席上。习近平一再叮嘱弟弟回家后不要告诉妈妈。但妈妈还是知道了,因为习远平浑身烂得血肉模糊的,妈妈一眼就看出来了,母子俩抱头痛哭。

1976年10月6日,毛泽东死后不到一个月,毛泽东的妻子江青等"四人帮"被抓捕,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灾难的十年文化大革命终于结束。1976年11月15日,1977年8月21日,8月24日,习仲勋先后3次致信中央领导,请求对他的问题进行复查,并请求出来工作。习仲勋的夫人齐心看到一些受过迫害的老干部纷纷恢复工作,习仲勋的问题在"四人帮"被抓之后一年多还未得到解决,心急如焚。她在女儿桥桥的陪伴下多次往返于北京、洛阳之间,找中共元老王震、叶剑英,找新上任的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胡耀邦,最后,是在邓小平批示下,胡耀邦开始复查习仲勋反党集团案。1978年2月,习仲勋终于迎来了人生的重大转折点,中央领导决定将他接回北京,作为特邀委员出席中共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同年4月,习仲勋恢复工作,担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二书记。习仲勋被打倒时,49岁,正是年富力强时,1978年4月复出工作时,已经65岁!期间,16年的宝贵时光,是在政治生命被毛泽东判死刑的漫漫长夜中度过的!

1979年8月4日,中共中央批转了中央组织部《关于为小说〈刘志丹〉平反的报告》。报告指出:《刘志丹》不是反党小说,小说的创作过程是正常的,没有什么阴谋,习仲勋对如何修改好这部小说发表过意见,是完全正当的,根本谈不上是什么反党阴谋集团活动;没有根据说习仲勋等在此书创作过程中结成"秘密反党集团";从案件前后经过看,所谓利用写《刘志丹》小说进行反党活动一案,是康生制造的一起大冤案;"文化大革命"中,康生等人变本加厉,搞出一起株连甚广的现代文字狱,为此,凡因小说《刘志丹》案受到迫害、诬陷和株连的一切人员,都应恢复名誉,给予平反。这个平反报告,将毛泽东应当承担的历史责任全部推到了康生身上。康生是1975年12月16日在北京病死的,中共中央发布的讣告中称他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是中国人民的伟大的革命战士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是党和国家卓越的领导人之一、中国人民的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光荣的反修战士"。当时,毛泽东还在世。这个评价就是毛泽东对康生的评价。如果不是百分之百对准毛泽东的心思,并得到毛泽东的全力支持,康生决不敢对习仲勋说三道四。打倒习仲勋,毛泽东实负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从1978年4月复出到1993年3月退休,习仲勋当过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这期间,还有一件与习仲勋挨整16年密切相关的事值得一提。这就是晚年的习仲勋,一直念念不忘起草制定一部《不同意见保护法》。1981年,习仲勋担任人大副委员长时还兼任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当时在法制委员会下面的"民法、国家法室"工作的高锴,说他对习仲勋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多次跟大家讲要保护和尊重不同意见。在一次讨论会上,习仲勋说:"我长久以来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怎样保护不同意见。从党的历史看,不同意见惹起的灾祸太大了!'反党联盟'、'反革命集团'、'右倾投降'、'左倾投机'等等,我经历过的总有几十起、上百起,但最后查清楚,绝大多数是提了一些不同意见,属于思想问题,有不少意见还是正确的……因此,我想,是否可以制定一个《不同意见保护法》,规定什么情况下允许提出不同意见,即使提的意见是错误的,也不应该受处罚。"

习仲勋的这个想法,是正常人的想法,却不是共产党的想法。"跟党中央从思想上、行动上、组织上保持高度一致",这是中共一以贯之的提法。保持高度一致,就是无论党中央对与错,都不许有不同意见,谁有不同意见就打击谁!党中央说高岗是"反党阴谋的首脑和死不悔悟的叛徒",全党都必须跟着这么说。党中央说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给毛泽东写信讲真话是"直接反对毛泽东",全党都必须跟着这么说。党中央说习仲勋"用写小说来反党反人民",全党都必须跟着这么说。党中央说刘少奇是"叛徒、内奸、工贼",全党也都必须跟着这么说。党中央说白的就是黑的,全党都必须跟着说白的就是黑的。谁敢说白的就是白的,谁就可能被扣上"篡党夺权"的大帽子,在政治上一棍子打死。习仲勋挨整16年,历经艰难险阻,总算是平反了。但是,在中共统治下,不许有不同意见,更不许有反对意见的思想和做法一直延续至今。今天,谁要是公开对中共的错误决策提出不同意见或反对意见,谁就可能被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大帽子,被逮捕入狱。因此,只要中共当政一天,习仲勋关于制定《不同意见保护法》的想法,就只能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幻想。

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他的父亲习仲勋曾经被打成反党集团头目16年,这种强烈的反差和对比值得深思。当年,习仲勋被打成反党头目时的政治理念、政治体制、政治运行机制变了吗?半个世纪过去了,丝毫没有变!只要看一看习近平的三位前任就非常清楚了。1987年1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因为学潮,以非正常方式,被赶下台;1989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又因为学潮,以非正常方式,被赶下台;2002年至2012年,胡锦涛当了10年中共中央总书记。如果他不甘心当傀儡,很可能早就被"太上皇"江泽民,以非正常方式赶下台!

如今,习近平当了中共中央总书记,反贪打虎近4年,打了200多只大老虎,却也举步维艰,随时面临着被"老老虎"、"老虎王"、"老虎儿子"、"老虎孙子"罢免、政变、暗杀的风险。当代中国的乱象,已到了"山穷水复疑无路"之处,唯有正本清源,解体共产党,中国的未来才可能"柳暗花明又一村",迈向新纪元。#

(2017年1月10日于美国纽约曼哈顿)
文章来源:新唐人

2016年至少103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Posted: 14 Jan 2017 08:54 PM PST

真相网2017.1.15】

2016年至少103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在纽约举行游行呼吁结束在中国对法轮功的惨绝人寰的迫害,悼念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爱德华/大纪元)

高连珍,辽宁省阜新市法轮功学员,2016年9月12日去世,年仅57岁。
赵萍,原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法律讲师、二级警督、律师,2016年5月14日离世,年仅58岁。
周继安,原吉林省白山高天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员工,2016年1月21日去世,年仅49岁。

他们是2016年被中共迫害致死的3位法轮功学员。经不完全统计,在2016年有10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生前或遭不明药物迫害、或遭酷刑折磨或长期遭骚扰、承受巨大精神压力等多种形式虐待。

截至明慧网2017年1月12日的报导,大纪元整理出2016年被迫害致死的103位法轮功学员名单,他们分别是:黑龙江省的高一喜、林国英、路梅、梁玉杰、王桂香、于连河、杨瑞芹、吕志范、张春杰、姚玉明、赵林、闯静、刘凤玲,辽宁省的代凤珍、刘丽、宁恩浩、王玉泉、王金花、高连珍、程富华、佟丽琴、姜德亭、李红、孙宝昌、徐桂霞、兰素春,山东省的李桂芬、陈秀梅、柳耀华、王义俊、彭才秀、刘怀凤、梁秀珍、陈莲英、李作卿,河北省的闫国艳、孙之清、李凯、刘增安、张洪君、许增亮、李爱格、赵福臣、陈忠玉、刘翠荣、孔会娟,天津的张德堂,重庆的冯志兰,上海的厉玉钦,江苏省的丁祖华、陈春美,深圳的马兴勇,广东省的许惠珠、陈小月、赵萍、吴彬森、马兴勇,河南省的杨志、杨桂枝、焦秋芳、付金泉、鲁秀荣、单叶、王和平,四川省的陈世康、黄顺坤、袁大群、何朝芬、李永秀、邓丽(又名邓辉)、杨文敏,青海省的徐春芳,甘肃省的段世泽、许惠仙、赵永生、焦桂英、田多尧,贵州省的伍超宣,山西省的程贤德、王继贵、赵存贵,江西省的陆振祥,陕西省的熊纪玉、陈淑贤、张会兰,吉林省的朱海山、王明之、周继安、孙世斌、王燕、朱丕凤、阎景有,浙江省的杨中省、李胜兰,湖北省的雷银芝、陈德生、梁伏秀,安徽省的陈以军,湖南省的王桂林,内蒙古的房庆昌、张丽梅、付惠萍,新疆的赵淑媛。

根据大陆突破重重封锁、传到海外的消息,目前有4,059位已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江泽民和中共对法轮功发起的迫害已经持续17年多了,至今没有停止。

高连珍疑遭辽宁女子监狱药物迫害去世

高连珍,辽宁省阜新市居民,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工作单位任劳任怨,不计较工资与个人得失,口碑很好,是个里外闻名的好人。

2009年8月,高连珍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抓;2010年1月,经律师无罪辩护后,高连珍仍被非法判刑3年,缓期5年执行。但是迫害法轮功的专门组织"610"推翻了法院的判决,直接判刑3年。高被绑架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2016年至少103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
2016年至少103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高连珍身体局部溃烂。(明慧网)

高连珍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长达2年零5个月,备受折磨。出狱前一个月,高连珍被强迫吃下不明药物。出狱后两年时间内,高长期身体溃烂、大小便失禁、高度腹胀、呼吸费力,于2016年9月12日含冤离世。

在2016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至少数人生前疑因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而死,包括:湖南省湘潭市的王桂林、河南省新乡市的付金泉等。

截至2017年1月5日,以关键字"不明药物"在法轮大法明慧网上进行检索,显示有3,621条相关信息;以关键字"精神病院"进行检索,有8,457条相关信息。这仅是突破中共重重封锁送出海外的消息,只是冰山一角,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04年单独针对中国精神病院进行的调查发现,仅山东、北京、河南省、河北省4省,42家精神病院或精神科中,90%表示曾关押过法轮功学员。其中25家承认,法轮功学员没有精神病症状,关押他们只为强迫转化,手段包括使用药物。

赵萍律师遭冤狱6年 实名曝光广东女子监狱的"牢中牢"

遇难的赵萍律师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曾苦苦追寻人生真谛,找了多个法门都没有收获。一天偶然得到一本《转法轮》,看过后如获至宝,没想到从20多岁就有的神经衰弱、皮肤病、副鼻窦炎等疾病,修炼不久后不翼而飞。整个人如脱胎换骨,身心健康喜悦,工作上得心应手,年年获公安系统嘉奖。她所参与编写(副主编)《中国警察法教程》是广东省警察院校教授警察法的通用教材,也是广东省警察学习警察法的必用材料 。

2016年至少103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赵萍遗照(明慧网)

由于迫害,十几年来,这位曾经年年被公安系统嘉奖的优秀法律讲师被剥夺了工作,多次被抄家、非法关押,4次被送洗脑班,被非法劳教3年,被非法判刑3年,累计遭受6年冤狱。

2009年初夏的一天凌晨,赵萍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赵萍后来实名写下《广东女子监狱的"牢中牢"》一文,曝光其中黑幕。她在文中说:

"在失去自由的极度狭窄空间中,我每日24小时时时刻刻被专人夹控(即监控),随时被汇报和监控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不能与人说话,不能单独洗衣服、冲凉,连如厕也在旁边盯着,甚至自由走一步都不行。这种'夹控'从始至终跟着,从绑架到监狱那一刻开始直到走出监狱大门为止。囚中之囚的折磨,令人窒息,足以致人精神崩溃。"

"广东省女子监狱训练了一批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警察的帮凶——包夹……帮凶们都是经过严格挑选和长期培训过的,要狠的、邪的、恶的、还要有一定文化……监区把对她们的嘉奖、减刑和惩罚与我们的'转化'情况挂钩。"

赵萍后在迫害高压中含冤离世。在赵萍离世前的日子,家人还因她控告江泽民而被电话骚扰、威胁。

周继安生前多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吉林省靖宇县法轮功学员周继安,曾2次被劳教,1次被非法判刑,累计遭受8年冤狱,在朝阳沟劳教所、苇子沟劳教所、四平市石岭监狱及公主岭监狱遭受种种酷刑折磨。2016年至少103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朝阳沟劳教所二队有一个别名--"铁军狼队"。周继安在这里的"攻坚战"中遭受了施暴者所称的"金、木、水、火、土"等酷刑:三角带(一种极其凶狠的刑具,毒打可致皮开肉绽)、斧把、镐把、竹板、胶皮警棍、铁丝(8号线)、高压电棍、藤条、铁管子、柳条、马莲根地板刷子毒打;在零下40C°的天气里被扒光衣服,被寒冷刺骨的深井水浇在身上,然后打开窗户在寒风下冻等等。

周继安被打得最重,脸部黑紫并严重变形,肿得像个大馒头,之后还被挂上文革式大牌子,挂牌子的铁丝深陷在肉里,上写"顽固分子",呈"开飞机"状在"攻坚战"的"动员会"上一直站了约2、3小时。

17多年来,在江泽民的"打死算自杀"、"杀无赦"等群体灭绝政策的指使下,中共的各级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警察对不愿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使用了上百种酷刑,包括毒打、电刑、火刑、开水烫、烙铁烙、逼坐"老虎凳"、铁椅子、强奸、 强迫堕胎、吊刑、铐刑、枪击、虐杀、强制灌食浓盐、粪便、长时间剥夺睡眠,甚至是活摘器官。

他们的"诉说"

周继安生前曾投书明慧网,他说,"我以我的亲身经历向世人诉说这里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真实情况⋯⋯"

疑遭不明药物迫害致死的高连珍,遗体火化后,股骨头呈黑色,且内含一浅绿色糊状不明物。

赵萍律师生前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她在控告书中说:"江泽民的行为触犯了《中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二百四十三条、第二百四十五条、第二百四十八条、第二百四十九条、第二百五十一条、第三百条、第三百九十七条分别构成 了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罪、诬告陷害罪、非法搜查罪、侮辱、诽谤罪、煽动民族仇恨、歧视、非法剥夺公民的信仰自由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罪、滥用职权罪。"

她说"江泽民以言代法、以权代法、滥用职权直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应该受到法律制裁。"

迫害还在继续 2016年逾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Posted: 14 Jan 2017 06:45 PM PST

真相网2017.1.15】

迫害还在继续  2016年逾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2016年中共法庭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人数按地区分布图。(明慧网)

明慧网1月12日发布的一份最新统计显示,2016年,中国大陆有1,162名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数据显示,辽宁和山东是中国大陆判刑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二个省份。判刑最严重的省份、自治区、直辖市的前十名依次为:辽宁194人、山东132人、黑龙江94人、吉林66人、四川66人、江苏65人、河南58人、广东51、北京48人、河北47人。

167人实名诉江被判刑

大连法轮功学员袁晓曼的儿子杜海芃近日在美国华府呼吁中共释放被非法判刑的母亲。

迫害还在继续  2016年逾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袁晓曼的儿子杜海芃在美国华府呼吁中共释放自己的母亲。(明慧网)

2016年12月23日,袁晓曼被非法判刑3年半,罚金5千元。袁晓曼因依法控告江泽民于2016年5月12日被昆明街派出所警察绑架。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2016年至少有167名依法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遭中共报复性的迫害,被非法判刑。因诉江而被判刑最严重旳省份依次为:辽宁47人、河南18人、黑龙江10人、天津9人、吉林9人、江西9人、湖南8人、山东8人。

自2015年5月至今,大陆以及海外已经有20多万的法轮功学员和家人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控告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山东潍坊高桂臻被判刑8年

2016年3月,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原潍坊市潍城区国家税务局征收管理科科长高桂臻,以及流离失所在潍坊多年的湖北小学教师张敏,均被非法判刑8年。

高桂臻、张敏、李秀芬等3位法轮功学员,2015年10月15日被潍坊公安局国保支队绑架。其中,李秀芬在被非法关押约1个月后,突然死于潍坊市看守所。潍坊市610(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和昌邑610人员要挟其家人快速火化,以掩盖其迫害事实。

高桂臻曾被迫流离失所在外7年。2009年8月1日,高桂臻被警察绑架,在看守所遭受"死人床"、"十字架"、注射不明药物等折磨,8月31日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警方为推脱责任,匆忙放人。

天津造价工程师周向阳被判刑7年

2016年11月,天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再次被非法判刑7年,妻子李珊珊被非法判刑6年。迫害还在继续  2016年逾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周向阳是全国首批60位造价工程师之一,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劳教、判刑,在天津双口劳教所(现已关闭)和天津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等处遭受种种的酷刑折磨,包括地锚、被彻夜电击、连续30天不许睡觉、关小号(禁闭室)、野蛮灌食等等。他虽被酷刑折磨,但坚强不屈。

面对还有8年刑期的男友,李珊珊向监狱提出要与周向阳完婚,震撼了整个监狱。 2009年,周向阳和李珊珊正式登记结婚。

因反复遭到迫害,10年多内,周向阳、李珊珊夫妇只有2、3年的团聚时间。

律师:中共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非法的

著名法律专家、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在周向阳、李珊珊一案的辩词中说,以刑法300条来定罪法轮功是非常荒谬的。"全国所有的起诉书都是说法轮功学员触犯了刑法300条第一款的规定,但是这一条讲的是破坏法律实施,但是它又没有指出破坏了哪一条法律,哪一款哪一项,所以这个指控是有违罪行法定原则的!"

张赞宁还说:"你必须具体指出破坏了什么法律,这样指控才能成立,所以我说这种指控是非常荒谬的。""这就等于公诉人指控你杀了人了,但被杀的人没有名字。"

张赞宁认为,作为一名律师,出于职业素质,应该要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而且我跟我的律师同行都这样讲,必须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如果不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就是律师的失职。"

周向阳、李珊珊一案的另一位律师余文生表示,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自1999年至今类似于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一样的可以不顾事实法律的政治迫害运动,源于前党魁(江泽民)欲加之罪的非法意志,一人之令。"

"其错误之明显、严重…… 恐怕是空绝千古!"

余文生律师:须让他们清楚迫害法轮功有罪

Posted: 14 Jan 2017 06:40 PM PST

真相网2017.1.15】余文生,北京人,49岁,2002年起正式执业做民商律师。2016年,余文生律师代理了大量法轮功案件。3月28日,他在天津为法轮功学员李文辩护时说:"江泽民本人在宪法法律层面没有什么特殊的,只要内容属实,任何人都可以控告他。"并当庭正告:"十多年来,上百位律师、上千场无罪辩护已从法律上讲清了这个法律真相——《刑法》300条不适用于法轮功。所谓依法打压实际上完全是蓄意错用法条,枉法强加罪名,陷害法轮功(学员)。这是整个政法系统非法打压的核心罪错和犯罪性质。对法轮功无罪辩护十多年后的今天,谁合法谁犯罪早已分明。"

9月13日,他和张赞宁、常伯阳、张科科共四位律师在天津周向阳和李珊珊庭上论证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和荒谬。

余文生律师说:"每一位为法轮功(学员)做过辩护的律师都深深知道,他们是无辜的,他们本应以他们的言行得到赞许尊敬的,可是唯一在我们的国度里,17年来他们却因为'真、善、忍'的信仰被定了罪名送上这样的法庭,这是荒唐的。"

他说:"十年来一场场辩护,已不仅讲清了他们的合法无罪,其实也同时反证讲清了这场针对法轮功信仰的打压是非法的。我们每个人要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是需要慎重思量的。"

以下是大纪元记者对余文生律师的采访报道

* * *

记者:您最近代理了北京法轮功学员秦尉的案件,他是仅仅因发给路人一本书就被判两年半吗?

余文生:从我对秦尉案件的了解,他是因为发给路人一本《九评》,就被判刑两年半。

据我所知,《九评》那本书写了中共统治过去几十年发生的事情,那书我也翻过,相关专题片我也看过,说的都是事实,没有造谣,发表或者散发都属言论自由的正常合法行为。以《九评》那本书为"罪证",判秦尉"利用邪教组织迫害法律实施罪",非常荒谬。

中国也没有一条法律说法轮功是所谓x教,他们为镇压,硬用《刑法》300条给法轮功学员判刑,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说秦尉破坏法律实施罪,他破坏哪条法律了啊?他根本不涉及犯罪。当局这种打压是我不能接受的,对秦尉的判刑就是政治迫害。

秦尉是有信仰的人,宪法规定宗教有信仰自由,《人权宣言》上写得非常清楚,宗教和信仰自由。我认为秦尉不涉及搞政治,他对国家和社会也没有任何危害,在代理他案件的整个过程中我没发现证据,控方也没提供这方面的证据。

当然对政治案件,有时候不在乎它手里掌握多少所谓的证据,尤其这本书可能涉及很多历史真相的内容,当局不希望真相让老百性知道,可偏偏是这本书是想让老百姓知道真相。

记者:因为一本书就判刑的案例以前您听说过吗?

余文生:听说过。我知道还有因为一首诗被抓起来要给判刑的。前一段时间我曾代理北京大兴于彦杰的案子,她因为一首网上的短诗被抓被起诉。这诗有一句是:"红领巾,鲜血染,它的背后有邪灵。"

当时我就在法庭说,"'红领巾,鲜血染',从小时候接受共产党教育是这样的啊,'它的背后有邪灵'这一句呢,我记得,《共产党宣言》里,马克思说,'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上空游荡。'马克思说的啊。一个幽灵,幽灵和邪灵有什么区别啊?"

我把这话在法庭上说了,我这样说的时候,法庭不让我说,说我是搞反动宣传。这是《共产党宣言》啊,是你们自己说的话,你们也说红旗是鲜血染成的,我说了共产党的话,就成了反动宣传!?连他们自己说的话都不许说了?!从我嘴里说就是反动宣传了?从他们嘴里说就是正面宣传!?

法律上没有"反动"这个词,《刑事诉讼法》哪条规定反对共产党有罪?你有错就得反对,提点意见也不行了,投反对票也不行了,那你要什么"人大",要什么"人大"代表,还搞什么公检法,也不用律师了,也不用检查院,也不用法院了,就要公安局一家就行了。

律师就是天然的反对者!就是站在被告人的角度替被告人说话的,他主要任务就是反对控方啊,但法庭不允许我说这些!

如果普通的网民对政府不满,可能还没有什么事,拘留几天就放了,法轮功学员就可能判刑了。这事一上升到政治高度,以一本书一首诗为借口,随便找个罪名就把人抓了,就可以进行政治迫害,还要什么法律?

记者:有种说法,当局允许人有宗教自由,但出于维稳考虑,所以要打压法轮功,那您觉得法轮功会危害社会吗?

余文生:它是一个无神论的思想统治的国家,根本上它是不允许你信神,它不允许你脱离无神论的管理,给传统宗教都成立了组织,什么天主教三自爱国教会、佛教协会,还有什么处级和尚、科级和尚等等,里面实质是党在管理。

它打着信仰自由的旗号,其实不允许你信它以外的,信三大主体宗教其实也是不允许的。信法轮功的人多,它当然就更不允许了,就会更无情地打压。

我接触过很多法轮功学员,我感觉全国人都信法轮功,用共产党的话说那社会就太和谐了。我对法轮功修炼者是敬仰的态度,他们对自己要求特别高,我还达不到,因为尘世间很多事情我不能放弃,法轮功可以做到大我、放弃小我。

像我们很多常人,遇到问题总是指责别人,开脱自己的责任,法轮功学员不一样,他们遇到问题向自身找,遇到什么问题,首先考虑自己哪方面做得不好,承担自己该承担的责任,有些不该承担的他们也承担,这让我非常感动。

和法轮功学员在交际方面有时也有些问题,但不管什么问题,法轮功学员都能从自身找原因。和他们接触时间长了,我也学会了,先找自己的问题再说别人,自己没什么问题,再考虑别人的问题,但我确实还达不到放弃小我的境界……

记者:您代理了很多法轮功案件,您的辩护思路和以前律师的辩护有什么不同吗?

余文生:2016年以后我代理了大量法轮功案件,全国各地的都有,原以为代理几个,我就可以去做其它案子了,没想到今年抓了这么多法轮功学员。

我觉得十年前律师的辩护思路主要是防守。检察官持剑上,律师持盾牌上去,但盾牌只能保护自己啊,这个辩护思路现在我就觉得不够了。持盾牌可以防守,即你砍不着我,但对当局迫害法轮功的行为没有任何威胁。

我现在的辩护思路是,律师上庭,应该一手持盾牌一手持剑,你要持剑上场,指出他们违法构陷涉嫌犯罪的事实,公诉人就害怕了,他怕伤着他自己。那警方也好,检察院也好,法院也好,他们得考虑考虑,以后对法轮功迫害,会被追究责任的。

每一次我都观察他们,他们办理法轮功案件也多了,所以你在法庭辩论时,他们一般不听,做一些小动作。但当你一提到他们构陷当事人涉嫌违法犯罪,他们立刻就精神了,检查官突然会昂起头来听,法官也听,实际他们心里明白:迫害法轮功将来要被追究责任的!

必须让他们清楚:只要迫害法轮功就是有罪的!不只是从技术层面,而是要从根本上指出,迫害法轮功构成犯罪。

从法理上,在中国没有定法轮功的罪,中共定的14个邪教组织也没有法轮功,其实他们定的14种邪教也是不合法的,因为公安部、国办、中办,它没有权利规定谁是邪教。

正是我这种思路的改变,最后形成我在天津周向阳、李姗姗案中的辩护词。我觉得那个案件看起来是个案,实际上是对整个法轮功群体的辩护,这个辩护总结了从1999年以来到现在,17年来当局对法轮功的政治迫害,指出他们才是真正的犯罪。

这个案子使我有一个机会为这个群体做出我该做的贡献,因为这个群体太不容易了,我认为法轮功群体真是为中国人权撑起了一片空间,如果没有他们,中国人权状况可能会更加恶化。

律师:家属捍卫法轮功学员权利既合法又必须

Posted: 14 Jan 2017 06:31 PM PST

真相网2017.1.15】黑龙江省七台河市63岁法轮功王静女士在血压高达200多的情况,被七台河市桃山区法院强制要求开庭。中国人权律师程海表示,家属维护法轮功学员的合法权益不仅是道德问题,也是一个法律问题。王静辩护律师余文生表示,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没有任何法律依据,需要去帮助他们。

中共的任何承诺都不可信

王静,曾身患多种疾病,长期失眠、肝脏增大常年疼痛、子宫肌瘤、心绞痛等,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很快恢复健康。然而,2016年5月8日被非法抓捕到黑龙江七台河市看守所,2017年1月6日被从重症监护室劫持到看守所再到法院进行所谓"开庭"审判。

王静辩护律师余文生告诉大纪元记者,他在开庭前见到王静,王静的血压一直在200以上,根本不适合羁押,他曾向法庭提出王静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开庭。然而,七台河市政法委操控七台河市桃山区法院硬性开庭,并声称是王静同意开庭的。

据明慧网透露,2017年1月4日下午,黑龙江七台河市看守所副所长张剑锋找到王静的儿子,要求他劝母亲王静在法庭上别说话、律师也在法庭上少说话,这样就会判三缓四,否则是判三年实刑。

余文生表示,通过不同渠道了解到,开庭前法院给王静许诺若是开庭可能缓刑,"中共说的话,都是根本不能相信的。"所以他判定王静是被开庭。

王静被关进黑龙江七台河市看守所长达8个月,期间被警察谩骂侮辱、强制灌食,被迫害得骨瘦如柴。

在提到王静的儿子义正言辞回答警察话时,余文生告诫法轮功学员家属,要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法轮功学员的合法权利,否则中共那些人会用更专制的办法来迫害自己的亲人。另外,他提醒法轮功学员家属,要坚持相信聘请的律师,一定不要相信中共那些警察或者法院工作人员的话,因为他们的话往往是骗人的。

"如果他们有违法的地方,家属就应该去控告。越害怕他们,他们越欺负你。而且他们的违法行为会变本加厉。"余文生补充说。

家属捍卫法轮功学员权利既是合法的也是必须的

程海律师表示,法轮功学员家属需要尽力维护法轮功学员的权利,这是亲人必须做的。捍卫法轮功亲人的权利是合法的行为,不用害怕。如果任凭别人对亲人进行伤害,在一旁袖手旁观,那则是一种耻辱。

他还表示,据《婚姻法》规定,家庭成员出现需要帮助的情形时,亲属是需要给予帮助的,是亲属应该履行的职责。"这不仅是一个道德方面的问题,还是一个法律问题。"

另外,两位律师都提到,作为法轮功家属,首先需要明白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

余文生律师表示,宪法规定宗教信仰自由,《人权宣言》同样规定宗教信仰自由,同时中国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说法轮功是Ⅹ教,一些所谓的公安机关和两高的司法解释,根本不是法律。因为司法解释必须是建立在法律基础上,才是合法解释;如果没有法律,两高的解释就是属于造法行为,是违反宪法的行为。

程海律师则希望法轮功学员要堂堂正正修炼、宣传法轮功,因为这是合法的;同时需要向更多的人告诉法轮功真相

"信仰者本身不要自己把自己看成一种非法状态,不是嘴上讲,是心和行为上去掉这种害怕。"

转载自大纪元

“拼音之父”周有光去世 批中共打到七寸

Posted: 14 Jan 2017 06:27 PM PST

真相网2017.1.15】被称为"汉语拼音之父"的周有光,于1月14日去世,享年111岁。他曾狠批中共是最坏的独裁专制政权,说"只要中国一天离不开共产主义,中国的前途就无法摆脱黑暗"。

1月14日,大陆知名学者周有光在北京去世,这一天刚好是他111岁生日的第二天。

周有光1906年1月13日生于江苏常州一个没落的绅士之家,就读于上海圣约翰大学,主修经济学,兼修语言学,曾到日本留学,1945年后,先后被派驻到纽约、伦敦工作。

周有光的一生可谓坎坷、多变。中共1949年建政后,他回到祖国。1955年前,他是银行家,1955年改行语言,任汉语拼音方案委员会委员,曾参加并主持拟定《汉语拼音方案》(1958年公布),并主导建立了汉语拼音系统;1966年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1969年被下放到宁夏平罗"五七干校"劳动。

最近几年,周有光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他们这些回国的知识分子是上了中共和毛泽东的当。周有光说:"我们(当初)都相信他(毛泽东),都相信毛泽东的话,要搞民主的,但不知道他上台以后,搞了最最坏的专制。"

"只要中国一天离不开共产主义,中国的前途就无法摆脱黑暗。"周有光2012年接受英国广播电台( BBC)专访时说,中国大陆若不能向自由民主和平过渡,将会有革命抗暴,"那是迟早的事情"。

对于中共宣称的"中国不适合于民主",周有光2013年接受《苹果日报》采访时说:"中国不适合民主?这等于说中国人不适合吃西餐一样荒谬。"他认为民主是社会必然的道路,不存在要不要的问题。"为什么苏联垮台?因为违背了民主道路,你看本来有41个社会主义国家现在只剩3个!"

他还说,邓小平时期有别于毛泽东时代,但至今不改专制,没有言论自由,中共的"宪法规定得很清楚,(称)人民有很多自由,但现在一样都没有;宪法上有民主条文,但是空的,没有真的东西"。

对于当前的反腐"打虎"运动,周有光表示:"贪官当然要抓,但抓了贪官不等于政府就好了,问题在于专制,不是贪官。专制下必然有贪官,民主制度下贪官少,因为人民可以讲话,你做坏事我下次不选举你,专制就不行!"

周有光生于清朝末年,一生经历了晚清、北洋、民国和中共政权统治。他说:"我讲老实话呢,最好的是国民党时代,不是共产党时代。"

轉載自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