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3, 2016

真相网:“郎平执教中国女排内幕:拒绝〝党领导〞一切我说了算!” (今天共有2篇文章)

真相网:“郎平执教中国女排内幕:拒绝〝党领导〞一切我说了算!” (今天共有2篇文章)


郎平执教中国女排内幕:拒绝〝党领导〞一切我说了算!

Posted: 22 Aug 2016 08:14 AM PDT

真相网2016.8.22】近日,里约奥运中国女排夺冠,主教练郎平再次引起外界关注,网路微博披露了郎平出任女排教练内幕,当时郎平提出条件〝球队一切她说了算,总局不能派人包括中共党的书记〞,否则,她就走人。评论认为,郎平就任国家女排教练这件事情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开启了破除〝党领导一切〞迷信的第一篇章!

据新浪微博披露,郎平2013年就任中国女排教练时,体育总局提前半年就与她谈话,就是动员郎平服从大局,而且直到当局规定的〝竞聘上岗〞的上午(下午三点就要开竞聘会),体育总局还再做努力,谈到上午十一点,但是郎平一步不让。

郎平提出条件,也就是说〝球队一切她说了算,总局不能派人包括党支部书记〞,总局只能提供经费,场地,协调队员入队,同时她还声明不参加竞聘,否则就走人。

最后体育总局让步,答应了郎平的要求和条件,结果下午的〝竞聘会〞也就黄了。

对此,网民〝qinliu〞调侃:〝排除了党的领导,就是排除了外行领导内行。党的领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网民〝东方来〞表示,这是继李娜之后又一个离开体制就能成功的典范,但是,这二人都凭的是实力,而对于年轻有潜力的年轻人来说,体制仍是束缚他们成长的阻力。2012年之后国内紧张的政治气氛,压抑的生活环境,人人说话都要谨慎再谨慎是本次奥运金牌惨淡的原因,如果不是腐败的国际奥委会的纵容包庇,金牌还得少,一旦党国外交的基石--金钱告危,那么就如同巴菲特所说:〝只有当大潮退去之后才能看出谁在裸泳〞。

网民〝cao cao〞称,〝很好的开始。〞

报导称,中国女排在里约奥运勇夺冠军后,当天郎平接受了中共官媒的采访,她表示夺冠后很平静,松一口气。

采访者要求郎平向上层表达一下,要女排主攻手朱婷担任奥运闭幕式的旗手。郎平回答说:〝这是我们代表团领导决定的。我没有表达的权利。我很尊重别的体育项目,他们也是拼搏付出,获得好成绩的,比如跳水、乒乓球队……〞

郎平还称,〝女排精神不是赢得冠军,而是有时候明知不会赢,也要竭尽全力,是一路哪怕艰难险阻,也不忘在绝境中挥拳和怒吼,无论结果,都要把杀气和狰狞留给对手。〞

据媒体发表文章《郎平当年没有从政:当不了这样的官没这个〝修养〞》称,作为当年五连冠〝老女排〞的领军人物,很多老队员退役后都选择了从政,孙晋芳、张蓉芳早就是局级干部了,其它人也至少是处级,但是郎平却没有走这条路。她深知只有汗水才是拿到金牌的真相,离开了中共的领导,女排照样可以拿冠军。

郎平,1960年12月10日出生于天津市,中国籍女子排球运动员、教练员,与美国名将弗罗拉.海曼、古巴名将米雷亚.路易斯并称为1980年代世界女排〝三大主攻手〞。

轉載自新唐人

国际器官移植协会主席:没有认可中国器官移植系统

Posted: 22 Aug 2016 04:03 AM PDT

真相网2016.8.22】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九日,中共官媒及香港亲共媒体有报道称,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在香港举行表明中共的器官移植系统得到全 球支持。当天,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主席奥康纳(Philip J. O'Connell)在记者会上公开否认这一说法。奥康纳告诉《纽约时报》记者,他在八月十八日的中国专场会议上告诫中国大陆发言的医生说,他们使用死囚 器官的做法已引起世界的震惊。

TTS主席:TTS没有认可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

奥康纳说,在八月十八日的中国专场会议上 他跟中国的医生说的是:"重要的是你们要明白,中国医生过去的一贯做法在国际社会是骇人听闻的。"在八月十九日的记者会上,奥康纳表示,没有人能够把他对 中国代表所讲的话,解读为TTS已经真正认可了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所以他们可以自说自话,但那不是真相。"

中国医生论文违反不可用死囚器官做研究的规定

在八月十九日的记者会上,本次器官移植大会的科学计划主席、TTS前主席查普曼(Jeremy Chapman)表示,星期四中国专场会议上提交的一篇论文涉嫌违反协会不可用死囚器官做研究的规定被拒绝。

查普曼重申TTS要求中国完全停止使用囚犯器官,他说:"(八月十八中国专场会议)第一时段一名演讲医生所展示的资料,我认为不符合协会的规定。"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查普曼没有指出被拒论文的医生的名字,但几名与会者认出他是浙江大学移植医生郑树森。《纽约时报》记者联络郑树森,但未成功。此后又透过微信联络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黄洁夫证实郑树森已经回到浙江省会城市杭州。

查普曼表示:"我已经当面向与会的中国政府代表提出这一点,我期待他们进行调查。"他补充说TTS也会对此进行调查。如果他的怀疑得到证实,"他们(中国医生)会被点名批评,并会被永久剥夺参与(TTS)会议和在各个移植期刊发表论文的资格。"

据悉,现年六十六岁的郑树森是中国肝移植数量最多的医生之一。今年三月,郑树森在接受中共官媒光明网与中国科协主板的《科普中国》栏目访问时亲口表示,截止当时他个人已操刀一千八百五十多例肝移植手术。[1]见以下网络截图。

国际器官移植协会主席:没有认可中国器官移植系统
郑树森说,到现在,他已做了1850例肝移植。(网络截图)

中共喉舌中新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日的报道《郑树森:把肝移植手术做到"一带一路"去》称,郑树森领导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终末期肝病综合诊治创新团队数百人规模,每年开展手术200余例。[2]

除医生身份外,郑树森还担任浙江省"反×教协会"的理事长,在反法轮功方面十分活跃,二零零九年以编委会主任身份负责编写书籍诋毁法轮功。

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中共活摘器官的魔鬼行径更让人看清中共邪教的反人类本质。

注:

[1]原始链接:http://tech.gmw.cn/scientist/2016-05/06/content_19239141.htm
互联网存档链接: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821002605/http://tech.gmw.cn/scientist/2016-05/06/content_19239141.htm

[2]原始链接:http://www.cn-healthcare.com/article/20160110/content-480902.html
互联网存档链接: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821001848/http://www.cn-healthcare.com/article/20160110/content-480902.html

轉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