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5, 2015

真相网:“大陆前最高法院法官:为何要逃离中国” (今天共有3篇文章)

真相网:“大陆前最高法院法官:为何要逃离中国” (今天共有3篇文章)


大陆前最高法院法官:为何要逃离中国

Posted: 24 Sep 2015 01:24 AM PDT

真相网2015.9.24】远离恶人、远离恶世、远离险境,中国人形成共识:我走不了,也要把儿女弄出国。

大陆前最高法院法官:为何要逃离中国
图:在中国大陆当过七年律师及十年最高法院法官的谢卫东称,中国的物质与人文环境都变坏了,中华民族的前途令人担心。(周行/大纪元)

據大纪元报导:众所周知,中国在中共专制下出现了很多问题。在中国大陆当过七年律师及十年最高法院法官的谢卫东认为,在中国大陆,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已经变坏,物质及人文环境都不例外。
"这是我思考了很多年的、很沉重的话题。"一年前离开中国大陆的谢卫东说,中国人要面对的是毒气、毒水、毒食,这些恰好是一个生命体赖以生存的物质条件。"任何的生命体,存活在这样的环境当中,能健康吗?"

"在这种环境生存的母体,繁衍出来的生命会是什么样?"他说,宗教信仰遭到的毁灭性打击,使人们没有了寄托,没有了互信;没有法律保护,使人每天处于非常紧张、焦虑状态。"我感觉担忧的最根本问题,就是中国将来会怎么样?"

环境污染到了难以收拾地步

谢卫东称,大陆城市出现雾霾的严重程度大家都看到了。其实水污染也非常严重,"污染的严重程度足以致人于死地"。

他 说,河北有个以制皮具出名的地方叫白沟。制皮需要经过复杂的化学过程,会产生大量有毒的污水。厂家用很大的深坑储存这些污水,结果这些有毒物质往地下渗, 污染了土壤;渗到地下水流过的地方,被地下水带到其它地方。挖这些污水坑时,没人去研究下面的地理环境及地下水资源情况。

按中共环境保护部今年公布的官方《2014中国环境状况公报》,环保部监测的968处地表水,有37%达不到生活饮用水标准,也不适于水产养殖和游泳;4,896个地下水监测点,有62%的水质较差或极差。

谢卫东说:"我们作为生命体,每天喝这样的水,吃这样土壤种出来的植物,你想会怎么样?"

对于政府的态度及行动,谢卫东举了一个例子。他说,大家知道吃转基因食品有风险。"农业部主管种子的副部长极力推广转基因食品。但是,农业部的幼儿园和农业部的食堂里都不吃转基因食品。"

中共模式毒害人文环境

在人文层面,谢卫东认为,中共体制的运作模式,已经使喝酒、玩乐成为基本的社交方式。这方式导致人透支生命,因为现实已变成"能喝多大酒,就当多大官"。

他说,有时你想不喝也不行。"我亲眼看到,一名中级法院的院长让其手下喝一大杯酒"。这手下当时已经喝得不行了,"他就是一句话:把它喝了!"完全没有商量余地。

不主动敬酒也不行。他说,大陆曾有一个公开的报导,在某个场合,一个人因没给书记敬酒,第二天就给处理掉了。

"能喝的人会获得掌声。"他说,"喝完酒后是泡歌厅,熬到凌晨2、3点,甚至3、4点钟。"

中共的官员以有人请喝酒而自豪。谢卫东说,他认识一个中纪委某室的主任。在一个地方吃饭时,有人过去给他敬酒。"他说,对不起,今晚我有四桌要应酬。然后他干杯,并获得掌声。"他自己觉得很自豪,因为很多人羡慕他。"其实,他的生命已经严重透支。"

谢卫东认为,中国传统文化讲究的百善孝为先已经很难看到。毛泽东甚至说,"父不死,儿不孝","这是在颠覆传统文化的东西"。

他说,从电视画面可以看到,毛泽东带着身边的高级官员去给祖宗上坟时,他就是象征性的点点头,弯弯腰。没有看到中共官员给自己的祖宗跪下的。社会上看到的是,"打骂父母的,不养父母的,摧残父母的都有"。

有理未必能走天下

谢 卫东大学毕业后先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他说,有一天十几名律师在一起聊天时,进来一名客人,他问了一个问题:"我100%有理,我能不能赢?"在坐的所 有律师,没一个人回答。"当时我觉得很奇怪。后来了解到:你100%有理,也未必能赢;你100%没理,你未必会输。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当了七年律师后,谢卫东当上了最高法院法官。刚当法官不久遇到的一件事,使他明白了为什么100%有理也不一定能赢。

他说,当时他是合议庭成员,最高法院院长要过问一个案件,庭长带着十几名合议庭成员去见院长。见面时,院长没有听任何汇报,第一句话就是"xxx不能输"。 "我们都非常震惊。最高法院院长,告诉说谁不能输。"

"一个合议庭成员问:那理由怎么写?"谢卫东说,"院长说第二句话:你们自己想去。"

"这就是中国法律运作的实际情况,就是一个人一句话,让谁输谁输,让谁赢谁赢。"他说,"没有客套话,没有请大家谅解之类的话。"

"这叫法治吗?"他说,中国的法律条文很多,但是,"他们考虑事实了吗?询问证据了吗?问了法律是如何规定的吗?"在内部实际运作中,这些可以"看都不看,想都不想"。

法律成为利益集团的工具

谢 卫东认为,法律在中国已经成为利益集团的一个工具。他说,常有的一个现象,是县委书记在那坐着时,"县级的公、检、法、工商、税务等的一把手,他们主要的 工作是点烟、倒茶、敬酒,讨书记欢喜"。从这可以看到这个党、这个书记与法律的关系。"你想想,法院的院长是争着给我敬酒、点烟的人。我如果说,那个案 子,怎么不该输的输了?他该怎么办?这院长还会考虑事实、证据、法律吗?"

他说,这些官员"聪明得很",他们会请领导放心。在这些人眼里,"法律只是一个工具。"

更 有甚者,这些事在中国不是秘密,都上了电视剧了。谢卫东说,最高法院曾监制过一个电视连续剧,内容包括了很多法院的运作方式。其中有一个情节:一名中级法 院的院长,为了第二天开庭的一个案件,一个人站在市委书记家门外,一直等到凌晨。原因是"我明天要去开庭,我得请示您"。

"这就是中国的法律。实际上,这书记不知道证据和法律。但书记说怎么办,你就得怎么办。" 他说,王立军在全国公安系统经验交流会上说过一句话:"先抓人,没有没事的。"

"真的没有没事的吗?这不重要,反正我想让你有事你就有事。" 他说,更严重的,是这些大小黑恶势力及权利集团,瓜分、控制了全国不同的地区。

"一 个派出所所长能控制事,他就为所欲为了。上级有交待的,他就按上级的意思做。但是,总会给他留一块,让他可以为所欲为。"谢卫东说,一名高院的庭长和大家 一齐吃饭时曾解释他的做法:"我跟庭里的人说,领导交办的,我们都必须办;领导不管的,我说了算;我没过问的,你们自己办。"

钱权交易 人人自危

谢 卫东人为,中国现在是金钱支配着一切,包括支配权力。他说:"那些部级官员很坦率地说,我就愿意跟有钱人在一起。"这些高官愿意被金钱支配,导致一个县的 公权力,就可以调动一个国家的公权力。县委书记要抓的人如果逃跑了,县里可以给边防局出文抓人。可能的情况是:"真正犯罪的人在陷害一个无罪的人,可以全 国通缉你,利用国际刑警组织通缉你。最后达到他们小利益集团的目的。"

他说,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高官,被抓进去都可能遭受酷刑。"把你关在一个黑屋里时,怎么虐待你也没办法取证。在真的弄死你,家属只能看到一个骨灰盒的情况下,你想你会遭遇到什么?"

"所以,人人自危,人人担惊受怕。"他说,"官员们很清楚。一旦得罪了自己的主要领导,感觉要被整时,第一个选项是自杀。"因为"他曾经怎么弄别人的,他就知道自己进出后会怎么被弄"。

"人人没有保障,完全取决于领导的喜好、情绪。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个法律状况?"他说,还有各种各样的恐惧,包括经商的人随时担心被工商局或税务局检查。被针对的人,"总是提心吊胆的。"

谢卫东认为,中国人的人权没有保障。他说,有些人会说,有时会有法律保障。"他们还有一些侥幸心理。对我来说没有,我太了解了。"

远离险境

谢卫东说,从老百姓到高官都没有法律保护。"有人说,要好好批判中国的官员。其实,我说要好好怜悯他们,因为他们每天生活在恐怖、担忧中。"

"怎么会把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搞成这样?这是我们要深刻思考的。"他说,在中共专制下,"在1949年以后,就疯狂的、极其严重的开始发生变化"。比如大跃进把锅砸了去炼钢,为了一个非常荒唐的钢指标,可以把森林毁了。

他说,在中共的统治下,反自然、反人类的事件不断发生。比如计划生育导致了全世界唯一一支由独生子女构成的军队。军队里面没有信仰和政治理念,"上级欺负下级,老兵欺负新兵的现象非常严重。你带着一个连,士兵没有信仰,相互之间没有信任,怎么去打仗?"

"我真的担心,这个族群怎么办?"谢卫东说,在这个环境下,吸毒气、喝毒水、吃毒食,精神层面的东西也在伤害人的身心健康。"一个生命体,身、心都是不断地被毒灌注着。这十几亿人持续下去的结果会是什么样?"

他说,不管你怎么看待民主与独裁,"有些东西是没有争议的,毒气你愿意吸吗?毒食你愿意吃吗?毒水你愿意喝吗?"

谢卫东的建议是:"远离恶人,远离恶世,远离险境。"

他说,"不管是企业家、官员还是普通百姓,在这点上都有共识:我走不了,也要把儿女弄出国。"

谢卫东认为,与十几亿中国人相比,能够离开的人还是少数。他说:"这个族群(中华民族)的未来,让人非常担心。"

高智晟重读三封公开信 赞法轮功殉道者高贵

Posted: 23 Sep 2015 09:24 PM PDT

真相网2015.9.24】據大纪元记报导:被称作"中国的良心"的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因代理并独立调查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案件,并公开上书中共最高当局呼吁停止镇压法轮功,遭到中共的疯狂报复。在过去的八年中,高智晟都是在中共的非法关押及监狱中辗转,至今仍处于被非法软禁状态。

近日,在三封公开信发表的十年后,高律师一口气重读了自己当年的调查文字,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在自己有了同样的酷刑经历后,才真晓了那种灾难何其的惊心动魄!"让外界更加质疑,在过去的八年中,中共对高律师做了什么。

以下的文字是关心着高智晟安危的朋友们辗转带出来的高律师的最新消息,高律师首次公开自己的两部书稿已经转移到海外,将在年内面世,"书中是有些看头予读者的"。

当朋友们担忧这些文字的面世,会不会给高律师带来当局新一轮的迫害时,高律师回答:"我们任何的对个人得失的折冲计算,都是对往逝者的亏欠!请帮助安抚耿和母子,情形永不会更糟了!"

大纪元记者获得的高律师的原文如下:

高智晟:纪念高贵的殉道者,他们是我们民族的光荣

昨日在母亲遗柜里寻物时偶得《高智晟律师文选》一本,坐下来一口气读了致中共贼首的三封公开信,在自己有了同样的酷刑经历后,才真晓了那种灾难的何其惊心动魄!山东的魏秀玲"死"而复活而终于又死。今天再读,其悲惨状直使人窒息,她死前下身竟是裸露着的,我的心持续为之颤抖着。"长春的刘博扬母子在被折磨至死前母子惨叫声互闻……"。写下这些实地调查的文字又十年矣,杀人凶手们依然是"领导同志",依然昂首挺肚,早已忘记了他们脸上永不可褪去的血污。这是类央视,《环球时报》、《解放军报》诸恶媒体的成绩,是全体一路麻木下去的人民的功劳,是久淤于襟的耻辱。我彼时写予胡、温的那些文字,终于不能撼动这世界上一些人麻木了的灵魂,邪恶政权行事如鬼的恶行依然未见有纤毫的改变。我的周围,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依然不舍昼夜地游荡着,认真经营着他们的主子永远将中国留在黑暗里的酣梦。这是潘基文们看不到也不愿看到的。潘基文、普京、朴瑾惠们,他们好似别的星球的来客,对有目共睹的中国人权灾难充耳不闻,对邀请他们来一同光荣的恶棍们在当下中国的冷酷打压言论、思想及信仰自由,野蛮阻挠宪政,阻挠教育改革、医保改革,阻挠司法独立,阻挠一切普世文明价值传播的有目共睹的丑行全无触动。当有文字记录并揭晾他们麻木了的灵魂。

中共黑恶势力新近在全国范围内,对数百维权律师的刑狱、鞫讯、被失踪的暴行,是继"六.四"屠杀、迫害"法轮功"及持续血腥强制拆迁暴行后的又一公开的反人类罪的历史恶记录。这是人类文明共有的耻辱事件,不知潘基文们的内心是怎样与这些显然的反人类罪恶办理交涉的?这次强盗集团的阅兵,在全国范围内,所有的上访人员、异见人士都遭致压迫性管制,北京市,尚连饭馆吃饭都必须出示身分证,提前十几天即停办了一切包裹邮寄业务。这全是为了给潘基文们眼里营造好的世界,给作贼心虚的恶棍们营造共欢的环境。

现在可以公开的是,我有两部书稿已于8月中旬成功转移出去,一本《2017年,起来中国》,另一本未予名,两本书将在年内面世,书中是有些看头予读者的,故今天在此不想再多写矣。

我想在此庄严地向你们保证,所有今天发生在中国的反人类罪暴行,均无例外地将在2017年年底开始接受特别法庭的审判,其中究竟在即将出版的书里有详述。

读三封公开信后信马由缰写下上述文字,以纪念那些已往逝的、高贵的殉道者,他们是我们民族的光荣,是这民族的最后力量,是这民族尚可有为、尚可高贵的证据,纪念他们,是我们终于还未完全泯灭良心的证据。

高智晟,2015年9月12日予。

高智晟律师简介:

因代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件,并三次公开上书中共最高当局呼吁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而受到严厉打压,于2006年8月遭逮捕判刑,2011年起被关押在新疆沙雅监狱服刑,期间因遭受酷刑和虐待而造成记忆、语言功能严重衰退,身体极度虚弱、牙齿几乎掉光。2014年8月高律师获释,但仍处于被软禁状态。

高智晟律师为法轮功致全国人大的第一封公开信(2004年12月31日) - 真相网

高智晟律师为法轮功致中共当局胡温第二封公开信(2005年10月18日) - 真相网

高智晟律师为法轮功致中共当局胡温第三封公开信(2005年12月12日) - 真相网

高智晟诉说酷刑遭遇 预言中共2017终结

Posted: 23 Sep 2015 09:15 PM PDT

真相网2015.9.24】據大纪元报导:五年来,著名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首次得以接受采访。高智晟说,在自2010年以来最近一次的囚禁生涯中,他遭受电棍击脸的酷刑,并被单独监禁三年。这位诺贝尔奖提名者发誓永不离开中国,尽管他面临艰苦的境遇,以及不得不跟家人天各一方。他还预测中共专制统治将在2017年终结。

多年来,高智晟的支持者们担忧他可能被中共毁于偏远的监狱里。然而他活着走了出来。但是当他在2014年8月被释放随即被软禁的时候,这位曾经大胆敢言的律师几乎无法走路或说出一句完整可辨的句子,引发人们担忧中国人权运动当中最激励人心的一个人物被永远的摧毁——在肉体上和精神上。

他现在开口接受美联社的独家采访。

已经完成两本书

"每一次我们从监狱里活着出来,都是对我们的对手的一次挫败。"高智晟在面对面的采访当中说。

高智晟住在陕西并被持续监控。他在今年早先接受了采访,但是条件是采访在几个月内不能发表,直到他可以完成两本书的手稿,然后将它们安全地寄往国外发表。现在他说他已经完成了这一切。他也向美联社寄出他的手稿,并允许美联社引述它们。

51岁的高律师因为他捍卫被禁精神团体法轮功的勇气和为失地农民争取权利而赢得国际声誉。

自从2006年以来,他时常被拘押。在2010年他因为公开谴责他所遭受的酷刑而触怒当局。

在今年的采访以及在他的一本书中,他回忆遭受的新一轮酷刑以及三年的单独监禁。他说他能活下来全赖对上帝的信仰和对中国坚定的希望。他还宣布,他决定不流亡国外,即使那意味着跟住在美国的妻子、女儿和儿子分离。

"留在中国是上帝给我的使命"

高智晟说:"我曾想过放弃,把我的时间给我的家庭,但是(留在中国)是上帝给我的使命"。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加利福利亚接受采访说,她不明白她的丈夫为什么被监禁,为什么他继续被软禁。

"我不懂为什么政府必须监禁他。他只是一个律师。他的法律职业要求他帮助和为他人服务。为什么他被这样对待?"她在库伯蒂诺市接受采访时说,"他在争取中国更大的自由。"

她周一在采访中说,她希望中共主席习近平和奥巴马总统本周在华盛顿会晤的时候讨论她丈夫的案件。

中共统治将在2017年终结

一天之后,她在推特上贴出她丈夫的一封信。这封信敦促她拒绝在奥习峰会之前跟美国副国务卿会晤的邀请。高智晟告诉她,这样一个会晤是徒劳的。

高智晟给他的妻子写道:自从比尔‧克林顿政府以来,"美国政治阶层就无视基本人道主义原则,并跟邪恶的共产党走得太近而沾上一身泥。"

高智晟的两本新书预测,中共专制统治将在2017年终结。他说这是他从上帝那里获得的启示。他也概述了在共产党崩溃之后建立一个民主、现代中国的计划。这本书也花费了很多的笔墨详细描述了铁窗内的非人对待。

第二本书是写给他的儿子,讲述他的家庭的故事。

纽约大学法学教授孔杰荣(Jerome Cohen)说,高智晟已经成为中共迫害人权律师的象征,听到他已经接受一次采访令人鼓舞。

"我曾经担心高智晟已经成为被遗忘的人。"孔杰荣说:"他是中国著名的人权律师。他是一个大胆的、勇敢的、直率的人,他们让他屈服,他们用最残忍的方式让他低头。"

住在老家陕西窑洞里

自高智晟从新疆沙雅监狱被释放以来,高智晟就跟哥哥住在老家陕西省一个窑洞里。他几乎全天候被监视。

他在2006年被以"颠覆政权罪"判刑三年。他被缓刑释放后,周期性地被带走折磨。在他的妻子儿女于2009年1月逃离中国之后,高智晟被秘密关押。他在2010年4月短暂重现。当时他见到了家人,接受了媒体采访,详细描述他如何被戴上头套和被殴打。

第二天他就失踪了。

那时候,他再次被拘捕。他说他经受了更多酷刑,包括电棍电击脸部。他说那个时刻他几乎灵魂出窍。

高智晟说在整个监禁的岁月里,他得以建立起一种隔绝肉体痛觉的精神屏障。"这是我获得的一种特殊的能力,它允许我度过艰难的时光。"

高智晟说他在2011年12月份被秘密审讯。那时候政府才说将高智晟转移到监狱。

他说他在2011年冬天被戴上头套,21个月来首次被带出去。"那是我第一次听到狗叫,第一次可以呼吸到新鲜空气。"

八平方米的牢房独自住三年

在他被转移到新疆监狱之后,他不再长时间受到肉体殴打,但是他被限制在一个8平方米、没有窗户和通风口的房间里,整整三年,以至于他在被释放之后不知道如何在宽阔的空间里走路。

高智晟说在新疆监狱里有一段时间,当局在他的牢房安装了一个高音喇叭,播放社会主义价值观宣传,播放了整整68周。

高智晟说:"你无法想像他们施加给我的精神骚扰。"

现在已经走出监狱,高智晟说他能够每天跟身处加州的妻子、孩子说话。他说他想要跟他的家人团圆,但是他感到他必须留在中国。

高智晟说:"我的妻子在受苦,但是我不能做任何事情。"他说,"我理解那些离开中国的被迫害的灵魂,我为他们高兴。但是我不能是他们的一员。我不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