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2, 2014

真相网:乌克兰前总统热爱《九评共产党》 揭共产党罪行

真相网:乌克兰前总统热爱《九评共产党》 揭共产党罪行


乌克兰前总统热爱《九评共产党》 揭共产党罪行

Posted: 21 Nov 2014 10:43 AM PST

真相网2014.11.21】據新唐人记者安娜乌克兰基辅报:

九评共产党》目前已经被翻译成27种语言,不但广传国际社会,并且成为乌克兰第一任总统克拉夫丘克最喜爱的书籍之一。

乌克兰首任总统克拉夫丘克接受新唐人独家专访表示,他不但多次阅读《九评》,还曾公开向乌克兰民众推荐《九评》。

克拉夫丘克说:"在分析过这本书之后,得出的第一个结论就是,这本书以及这本书的作者,将会改变亿万人的思想。"

乌克兰前总统热爱《九评共产党》 揭共产党罪行

克拉夫丘克还进一步解释了他从《九评》中获得的启发。

他说:"这本书提供了很多引人思考的史料,不仅仅揭露了共产党的邪恶,更鼓励亿万人在读过书之后退出共产党。"

他表示《九评》给人一个机会去更广泛地思考:保护人权、保护人命、民主、自由、法治至上等等问题,而这些问题在共产主义世界里没有价值,也完全被忽视。

《九评》仿佛一部编年史,详细揭露了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书中也列举了许多真实史料,是中国人过去百年来的亲身见证,揭露了共产党的虚假与残暴。

乌克兰首任总统克拉夫丘克说:"当共产党不再只代表一个政治观点体系,而且能够左右人们的命运时,在'保党'的伪装外衣下,掌权者就会为所欲为,使共产党变成一个杀人体制。"

因此他认为共产党其实不应该存在。

他说:"我们需要采取行动废止这个犯罪体系,就像《九评》中说的,我们要告诉人们,在大饥荒中死了多少人,有多少人被饿死、冻死、被迫害死。共产党要为这些罪行负责,接受法律制裁,我们不能再等了。"

根据历史学家估计,世界各地受到共产党镇压而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一亿人。

 

Friday, November 21, 2014

真相网:解密时刻:中国禁书(完整版)

真相网:解密时刻:中国禁书(完整版)


解密时刻:中国禁书(完整版)

Posted: 20 Nov 2014 07:26 AM PST

真相网2014.11.20】高文谦(《晚年周恩来》作者 现居美国):89年6月3号那天晚上,我和我妻子一块儿到天安门广场去。那时候风声已经非常紧了。用形象的说法,空气中都能闻出血腥的味道来了。

我当时头脑很冲动。我就说,我作为一个历史研究者,我要来看这一幕。我妻子就不同意,拉着我要回去。我就不同意,我们俩在广场上就争执起来了。

最后是我妻子一句话打动了我。她说:"你不能这么无谓地死。你是研究历史的,你可以用自己的笔来把真相告诉老百姓。"就这一句话打动了我,所以我同意离开广场。

我当时心里面觉得很惭愧,抬不起头来。很多人带着白布条。人家是往广场走,我是当逃兵了。

*写书动因:六四事件*

解说:作为已故中国总理周恩来的官史作者之一,高文谦在十几年的时间里,曾经用笔小心翼翼地维护着那个"人民的好总理"形象。

1989年6月4号,中国政府用坦克回应了和平示威的学生。

高文谦:从那个时候,我觉得我跟共产党的缘分已经尽了。我曾经希望共产党在89的时候能够和人民对话,承认学生这种反腐爱国的要求,结果最后是用坦克车来回应。我觉得哀莫大于心死吧,所以我开始写这本书。

解说:2003年4月5号,高文谦所著的《晚年周恩来》在香港出版,展示的是一个与官史大相径庭的周恩来。

高文谦:从2003年我出书一直到06年的时候,我这本书始终是禁书榜的第一名。
 
*毛泽东保健医生的震惊之举*

解说:1994年10月11日,美国兰登书屋出版了一本新书--《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一个星期后,这本书的中文版在台湾问世。

在太平洋彼岸的北京中南海,这本书引起震怒。这不仅是因为书中详尽描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领袖、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并不那么光彩照人的一面,包括政 治手段的高超和残酷无情,以及私人生活的腐化糜烂;更是因为这是长期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人第一次在海外出书,讲述亲眼所见的毛泽东其人其事。

前中国共产党副主席、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等一大批人曾经写公开信、出书,在美国和中国对这本书大加批驳。显然,如果没有中南海的认可,这种高层次、大力度的"反驳"几乎不可能。

中国高层的反应如此强烈,其主要原因之一是,这本书的作者叫李志绥。他曾经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305医院院长、毛泽东二十多年的贴身保健医生。

金钟(香港开放出版社社长 现居香港):他是毛主席的贴身医生,相当于总统的私人医生。等于说毛从头到脚的身体状况他都完全了解,全过程都离不开的。 而且那时候检阅红卫兵的时候,他跟毛在同一辆车上。所以这个作者的权威性勿庸置疑。

解说:1995年2月13日,就在《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面世刚刚四个月以后,李志绥在美国芝加哥的住宅内猝然离世。随他而去的是他尚未完成的第二本回忆录--《中南海回想录》和心中那些可能永远无人知晓的红墙内的秘闻。

*曝光真相 匡正史实*

《晚年周恩来》和《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这类禁书让人们看到了中国领导人鲜为人知的一面: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细数上个世纪30年代"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探究毛泽东如何凭借这场运动,排除异己,巩固了他在中共党内第一把交椅的地位(高华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2000年);

《庐山会议实录》,披露了1959年在庐山召开的中共内部会议上,中国高层领导人之间的残酷内斗(李锐 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 1993年);

《改革历程》,首次公布了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在软禁中的秘密录音(赵紫阳 香港新世纪出版社 2007年);

赵紫阳录音:"6月3日夜,我正同家人在院子里乘凉,听到街上有密集的枪声。一场举世震惊的悲剧终于未能避免地发生了。"

这些禁书颠覆了中国人几十年里一直认定是"理所当然"的1949年以后的一些史实:

《朝鲜战争揭秘》,让中国人第一次发现,发动朝鲜战争的不是"美帝",而是中国的盟友金日成;而"抗美援朝"使金家王朝统治一直延续到今天(沈志华 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 1995年);

《阳谋—反右派运动始末》,揭示了上个世纪50年代"反右"运动的来龙去脉,把阴谋、"阳谋"一并摆到了阳光下(丁抒 香港开放出版社 2006年 修订本);

《1959拉萨!》,梳理了中共建政后,藏人和中国官方关系发展的进程,告诉人们达赖喇嘛离开西藏的真实原因并非官方口中的"叛乱失败",而是在中国政府压力下的无奈出走(李江琳 香港新世纪出版社 2010年)。

李江琳:实际上拉萨在56年的时候,两方的关系开始非常紧张,从56年开始。达赖喇嘛本人告诉我,他57年的时候从印度回来。57年上半年,回到拉萨的时候,他发现大昭寺对面的中方机构,房顶上已经修了工事。修工事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备战。

这些禁书触及中国共产党最敏感、最讳莫如深的话题:

《墓碑》详细描述了中国六十年代的"大跃进"引发的大饥荒,为3600万因饥饿而死的人写下了永远的墓志铭(杨继绳 香港天地出版社 2008年);

《文化大革命:历史的真相和集体记忆》让1966年到1976年那场"十年浩劫"的痛楚不再被淹没(宋永毅 香港田园书屋 2007年);

《寻访"六四"受难者》使1989年举世震惊的"六四事件"中那些官方希望被抹去、被遗忘的名字和故事流传于世(丁子霖 香港开放出版社 2005年)。

*禁书出自左右两翼*

与此同时,这些禁书作者的身份又可以使他们接触到寻常人根本无从了解的内幕、黑幕,可信度颇高。

李锐(《庐山会议实录》作者),时任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的政治秘书、中国水利部副部长,后来曾经担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

金钟:李锐当然对中共党内的事非常熟悉,尤其对"庐山会议",他参与了。他当时是做笔记的。他那个笔记做得非常详细。里面涉及到刘少奇、周恩来在庐山会议 上的表现,怎么跟着毛来整彭德怀。他就利用这样一份很珍贵的原始材料写成了一本"庐山会议"的来龙去脉,所以这个书就非常权威。

解说: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作者),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经担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党委书记。

《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将"六四事件"后被软禁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晚年生活呈现于世人面前(宗凤鸣 香港开放出版社 2007年)。

金钟:他是赵紫阳的亲密战友。他们在一起抗日的时候,十多岁就在一起打游击。赵紫阳在软禁的时候,其他人都很少、很难去见他,但他(宗凤鸣)可以天天去。有这么个特殊的身份,既是同乡,又是同志和战友,所以他们可以开诚布公地谈很多事情。

禁书的作者来自左右两翼,未必都是所谓的"异议人士"和政治反对派。其中不乏中国大陆的"左派人物",比如"文革"期间中国副统帅林彪麾下的"四大金刚";

"文革"时期中共第四号领导人陈伯达(《陈伯达最后口述回忆》口述人),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文革小组组长;

有中国大陆政坛"左王"之称的邓力群(《邓力群自述:十二个春秋》作者),前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

金钟:香港有一家大风出版社,他的主持人叫王小强。他跟邓力群的儿子邓英淘相熟。我想有这个背景,才有可能把邓力群的书拿到香港出版。第一版出来以后当然也就很受注意。北京马上发现了,发现后就不让再做第二版、第三版。不再加印了,而且已经上市的要收回去。

解说:李鹏(《李鹏六四日记》作者),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他在1989年"六四"前后写下的日记原定2010年在香港出版,然而在出版的最后一刻由于中国高层的压力被迫叫停。不过目前在海外,还是有几个版本的《李鹏六四日记》在流传。

陈希同(《 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口述人),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市长。1989年"六四事件"的另一位关键见证人和参与者。

姚监复(《 陈希同亲述》作者、前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员):跟他从2011年1月到2012年6月见过十几次,有9次我整理了材料,最后就变成这本书《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

*从高层到民间,不容小觑的影响力*

解说:鲜为人知的领导人言行,政治和社会内幕、黑幕,以及令人耳目一新的观点和看法,加之令人信服的作者,使这些禁书成为抢手的热门货。

金钟:李志绥的这本书可以说在香港的所有禁书中间,我认为是第一本。它的销路,它的影响力,到现在为止,恐怕还没有第二本书能超过它。

何频(香港明镜出版集团主编 现居美国):禁书这个概念极大地刺激了读者的购买欲望。因为中国大陆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有很多程度上的自由和西方没有本质上 的差别。但是新闻自由、出版自由,这是最大的差别之一。所以很多人到海外来,除了购买名牌产品以外,很重要的一个项目就是买禁书,而且买禁书比买衣服、手 表或者买其它的东西还要令人刺激。

高文谦:我这本书也成为到海外旅游的人买回去,来孝敬他的领导,孝敬这些官场的官员们的一本最好的礼物。很多官员我知道,点名就要这本书。

解说:不管是在中国政界高层还是民间,这些禁书的影响力都不可小觑。

杨继绳(《墓碑》作者 前新华社高级记者 现居北京):我同学在中南海,有主管人告诉他,你同学又出书了。

大饥荒应该说是跟"三面红旗"连在一起的。所谓"三面红旗"就是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正因为"三面红旗"制造了全国混乱,造成了大饥荒。

金钟:听说有一次,江泽民主持一个军委会议,有人给他报告,参与这次会议的人,每个人都有一本李志绥的回忆录。听说江泽民大发雷霆。

*内容突破禁区,触犯禁忌*

解说:然而,不管是鲜为人知的领导人的另一面,还是内幕、黑幕、"非正统观点",中国官方都不希望让人们知晓。

高文谦:目前在中国大陆,批毛容易,批周难。因为周本身在中共是一个"道德圣人"。毛自己干的很多事情已经是自己把自己给毁了。别人没办法真正面对现实去替他辩护。周的话呢,还希望能维持那么一块招牌。

周是这么一个对革命、对共产党忠心耿耿的人,最后的结局都这么惨,一般人不知道的。那么谁还再相信这场所谓中共的革命呢?这个我觉得对他们的解构力度是非常大的。

解说:杨继绳关于大饥荒的著作《墓碑》在香港多次再版,并且在美国和英国推出了英文版。然而,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在这场大饥荒的发生地--中国,这本书依然被禁。

杨继绳:大陆肯定出版不了。我也是干这行的。如果我是总编辑,给我(这样一本书),我也不会出版的。要负责任的,不敢出的。

有的地方发文件,比如武汉某个区的区委给教育局发通知。那个通知我看到了,在网上查到了。禁止一些黄色反动书籍进校区,其中有《墓碑》,看到了必须要没收、查处。

解说:这些书之所以被称为"禁书",是因为它们既无法在中国大陆出版发行,也不准流入内地。显然,在内容上它们触及了中国官方的红线。

金钟:这些书一出了之后,就触犯了中共的很多禁忌。这里面会涉及到很多人。有些健在,有些不在了,但是他们的子子孙孙还在。他们在大陆起码一个权力、一个金钱、经济利益,这些关系是非常要紧的。

解说:杨继绳2012年11月13日为美国《纽约时报》撰文说:"对大饥荒的彻底曝光可能有损一个依旧抓住毛泽东政治遗产不放的执政党的合法性。这个遗产就是一个极权主义的共产主义体制,而这个遗产恰恰是引起大饥荒的根本原因。"

高文谦在《晚年周恩来》中引用了大量中国内部档案资料,而公开这种长期封存的档案正是信息公开化的开始。这一点恰恰是中国当局不愿看到的。

高文谦:苏联的巨变就是从公开性开始的。而中共在历史上对人民、包括对它自己人所犯下的这个罪孽远远超过苏共。因此一旦解构的话,一旦公开出来的话,它的合法性就荡然无存。

*中国禁书  由来已久*

解说:在中国共产党当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禁书行动由来已久,每个时代都有打上那个时代烙印的禁书。

二十世纪30年代,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来到中国共产党在陕北的根据地,与不少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领导人建立起良好的个人关系。

1937年,斯诺在英国出版《西行漫记》,将毛泽东、周恩来等一批中共领导人第一次介绍给西方读者。斯诺对这些共产党人的赞美之词为中国的红色革命赢得了不少同情和支持。

1938年2月,《西行漫记》中文版在上海问世,反响热烈,曾经多次再版。

1949年以后,斯诺的名字在中国几乎尽人皆知,他是毛泽东口中的"我们的美国朋友"。然而令人费解的是,曾经不止一次被国民党政府查禁的《西行漫记》在 中国共产党的"新中国"一直迟迟没有出版,只是在1960年少量印刷了一些,供内部发行,以便配合斯诺第一次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直到中共建政三十年以后 的1979年,在《西行漫记》的作者和书中的主人公们大都已经作古之后,这本书才与中国读者公开见面。

1962年,小说《刘志丹》在中国出版,书中主人公刘志丹是上个世纪30年代中共陕北根据地的创始人之一。正是这个陕北根据地使当时受到国民党军队围追堵截而东躲西藏的中共红军主力得到了落脚和喘息之地。毛泽东曾经说过,"陕北救中央"。

刘志丹于1936年在一次作战中阵亡。他的弟媳李建彤写了这本小说纪念他。不料毛泽东却说,"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指责这本小说要为"反 党集团"头目高岗翻案。高岗当年也是陕北根据地主要领导之一。在随后的整肃行动中,受到这部"反党小说"牵连的多达6万人,其中6000多人被迫害至死。

当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父亲、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习仲勋,当年曾经担任陕北边区苏维埃政府主席,也卷入小说《刘志丹》一案,被打成"反党集团"头目,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审查、关押、迫害,蒙冤长达16年之久。

1989年8月,一本描述第二次"国共内战"东北战场战事的报告文学《雪白血红》在中国出版。作家张正隆正面刻画了在"文革"中失势的中国元帅林彪。

高瑜 (前《经济学周报》副主编 现居北京):他采访了很多"四野"的人。他把林彪处理成一个战神。机智、果断、冷静、稳健,甚至有拿破仑那种痴迷于战争的个性。

解说:《雪白血红》一书在市场上热销,却引发中国一些高级领导人和军队将领的不满。

高瑜:首先就是林彪在东北的一个对头彭真(前中国人大委员长),委员长说话了。他跟他秘书说的,说:"林彪难道比毛泽东还高明吗?"

解说:接着是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王震。

高瑜:王震拿手比着个枪,说:"把这样的反党、反革命、乱军的作者留下来有什么用?"

解说:当时权倾一时的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直接给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写了一封信。

高瑜:他说,《雪白血红》我看了一半,看不下去了。这是一部"为蒋介石评功摆好,为林彪翻案的坏书。"

解说:1990年,《雪白血红》在中国大陆被禁,其作者张正隆一度被逮捕。

*"言论与出版自由"形同虚设*

解说:几乎就在《雪白血红》出版和被禁的同时,中国一批自由派知识分子因为卷入"六四"事件被捕入狱,其中包括前《光明日报》记者戴晴和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

鲍彤(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前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 现居北京):我下来就问:"这里是不是秦城?"这三位迎接我的人说:"是。"第一个人说:"我是监狱长。"那么我就在秦城住下了。

解说:在他们身陷囹圄的时候,中国新闻出版总署下发了一纸"红头文件",剥夺了14个人在中国大陆发表作品的权利。

戴晴(《在如来佛掌中——张东荪和他的时代》作者,前《光明日报》记者 现居北京):叫作《关于停售鲍彤等人作品的通知》。它的时间是89年9月2号。这个时候鲍彤和我,我们都已经是在牢里了。

它的第一条就是"鲍彤、金观涛、戈扬、苏绍智、张显杨、李洪林、任畹町、曹思源、戴晴、于浩成、高山、刘晓波、王若望、阮铭等14人的个人作品一律停售。"

"凡通知停售的图书,严禁在市场上流通,严禁黑市倒卖,违者将从严惩治。请各地有关部门加强对图书市场的检查和管理。第六条,以上通知不公开,不报道。"

虽然我是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虽然所有的人――我也好,出版家也好,中间人也好,卖书的也好,他们都知道我们有一个《宪法》,有一个第二章,有一个 35条,就是任何一个中国公民都能享受言论与出版自由。可是到今天,我的书还是不能出版,既不能在中国的报纸上发表文章,原则上也不能在杂志上发表文章, 出版社原则上也不接受我的书。我也不能到大学或者正式的机构去做演讲,就处在这么一个地位。

高瑜:04年的9月19号,胡锦涛接了军委主席。闭幕式上他发表了一个演说,实际上就是他的就职演说。这个就职演说所讲的,就是要管好意识形态。要怎么管?就要严防死堵,就要像防洪水猛兽一样管好意识形态。

北京整肃了三个出版社:人文出版社、工人出版社和社会科学出版社。这三个出版社一共整肃了几本书呢?人文比较少,就是一个《中国农民调查》,还有一个《往事并不如烟》。加起来这三个出版社封了70多本书。

解说:2008年,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戴晴的《在如来佛掌中 - 张东荪和他的时代》。张东荪,哲学教授,曾担任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常委、秘书长。1951年,他被控向美国出卖国家机密,被免除政府职务,开除出民盟。"文革"期间,他被捕入狱,1973年死于狱中。

戴晴:告诉你们,你们全在如来佛掌中。毛泽东自己说的,都没有跳出我的手掌心。指的是中国的知识分子,40年代以来的命运就是在他的手掌之中。

解说:这本书出版后,有位出版中间人想在大陆出版,找到了戴晴。

戴晴:他先跟我商量,咱们能不能删点儿?我说不能删。他说,能不能改个题目?我说不能改。他又问,能不能不用你的名字?我说,可以。他说,那咱们用谁的名 字啊?我说,曾经我编"张东荪文集"的时候,用过我妈妈的名字。如果咱们接着用我妈妈的名字是可以的。他就很高兴。他已经找到了出版社。出版社跟他说了, 你把那个作者的简历传过来。我妈妈101岁。这个101岁的人的简历也给他传过去了。什么都做好了,最后跟我说,你如果不同意改的话,还是不能出。

*香港:从文化沙漠到禁书乐园*

解说:由于中国大陆对出版物的严格控制,从二十世纪80年代开始,一些作者开始把目光投向香港、台湾,甚至美国的出版社。

香港,1842年成为英国的殖民地,不受中国的管制。

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但仍然享受着"一国两制"下的出版自由。

金钟:香港很早以前,曾经在一段时期都被人称作是文化沙漠,说这个地方高楼大厦,人来人往,万商云集,都是做生意的。

解说:越来越多的中国作家在香港出版中国大陆无法出版或者不能完整出版的禁书,一批专门出版中国政治历史类题材的香港出版社也应运而生。在中国近年来的禁书当中,除了在中国大陆出版以后被禁的以外,多数都是在香港出版的。

余杰(作家《中国影帝温家宝》作者 现居美国):就连他(邓力群)这样的负责意识形态的最高官员,后来写的回忆录也只能放到香港出版。而他自己当年做宣传部官员的时候,他说香港是一个专门出版反华读物的基地,但最后他的书也放到香港,这是非常具有讽刺意义的。

解说:香港,这个曾经的"文化沙漠",今天被人称之为"禁书乐园"。

*禁书作者和家人遭受查禁压力*

解说:对于中国大陆出版的书籍,中国官方查禁的方式相对简单,勒令出版社停止发行,书店下架。而对于在海外出版禁书,中国则采取了其它措施。首先是对作者及其家人施加压力。

金钟:比如我说的这个宗凤鸣。他本人也是老干部。而且三八式的。当这本书正式交给我们出版的时候,北京当局有关部门就找他(宗凤鸣)谈话,一直到最后出版的那几天很紧张,公然把他弄到什么地方去休养,避开有记者去找他,怕把事情弄大。

姚监复:最后是由国防科工委的一位副主任,代表中宣部、安全部、国防科工委找宗凤鸣谈话的。那位(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副主任就说:"你写赵紫阳这本书,如果在文化大革命中就是反革命。这本书不能出。"

金钟:但是他坚持,不退后,不放弃。如果他放弃,他给我一个电话,我就不会出了。

解说:2012年,姚监复为前《人民日报》总编辑胡绩伟整理出版了《胡赵新政启示录》。

姚监复:这是一个96岁的老人,75年党龄。他说,看来要重复毛泽东1940年代的承诺"废除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他加了"一个党军的法西斯独裁政治",要废除一党专政。

姚监复:这本书是2012年1月出版的。2011年9月的时候,上面新闻出版负责人找了给我发工资的部一级的单位,再找小单位领导正式找我谈话了,说,"姚监复,你有一本书要在香港出版,而且是由鲍彤的儿子出版,不准出版。"

我的回答是,作者不是我。我没权力决定出版不出版,但是我是党员,你们上级有什么意见要我传达,我可以原原本本地传达给作者或者出版单位。不过,为了准确起见,我希望给我一个书面文件,是谁、为什么不让出版,我好传达。

他们如实地把我的意见反映给上面。后来他们说,怎么能给书面文件呢?给了书面文件,那胡绩伟不会说我们干涉他言论自由吗?!

第二次谈话说,如果这本书出来,我们将按照扫黄打非的办法处理,就要当非法出版物。不准姚监复替胡绩伟赠送、传播、散发。
 
*国家暴力机器用于查封禁书*

解说:作家余杰近年来出版的几本书触怒中国官方。余杰被迫远走异国他乡。

余杰:当我来到美国以后,他们没有办法直接威胁、恐吓我,他们专门成立一个专案组。专案组的成员,这些国保的官员甚至会从北京飞到我的老家四川,找我的父母,找我的弟弟,找我的姨妈等很多亲人谈,希望他们来向我施加压力。

解说:在中国的施压手段中,国安、国保的介入已经司空见惯。

余杰:到2004年胡锦涛时代以后,这种变化还是非常明显的。这种严厉程度急剧升级。介入到新闻出版的,不仅是原来的中宣部和新闻出版署这样的一些机构,甚至像国安和国保这样赤裸裸的暴力机构,它们也直接地来介入。

解说:余杰曾经试图与警方理论,对抗这种压力。

余杰:我第一次跟他们打交道的时候是2004年的冬天,也就是胡锦涛接任了军委主席,掌握了全面权力的时候。并且我第一次就跟他们谈,如果是宣传部来找我 谈,我愿意跟他们谈,比如我的哪个观点错误了,我的哪本书有问题,我愿意来我们一起讨论。但是当局所派出的是一个警察部门来跟我谈,我说我非常不愿意跟你 们这个部门来谈。你们的职责、你们的使命是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我是一个手无寸铁的书生、一个作家,由你们这个部门来跟我面对面地谈,这是非常不妥 当的。这只能说明中国社会的这种荒诞性,这种对法制的践踏。

解说:然而他得到的答复却是警方的暴力。

余杰:他们以这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来对我进行传唤,把我带到警局,赤裸裸地提出威胁、恐吓,说你如果要出版这本书,就会把你扔进监狱,一直到他们把我绑架到郊外,进行毒打,甚至直接说出:只要上面打一个电话,我们半个小时就挖一个坑把你埋掉等等。

新闻出版的控制到胡锦涛时代变成这种暴力维稳的一个组成部分。除了这些原有的控制方式以外,"胡温时代"加入了新的用国安和国保,甚至最后演变成这种非常 残酷的身体折磨,这种酷刑折磨。这也是最后我觉得完全丧失了生命安全的保障,不得不离开中国,来到美国的非常重要的原因。

解说:姚监复所著的陈希同回忆录在香港出版之前,中国警方曾经采取多种措施,试图阻止这本书的出版。

姚监复:31号好像是国保部门,就是公安部门派了四路大军出动。第一路31号上午是找陈希同,让陈希同承认没有授权给我出版这本书。

第二路大军是压到我那儿,连机关的领导大概5、6个领导找我谈话,要求我发一个E-mail给鲍朴,封存这本书。我说,第一,你们没有看这本书。你们现在 就叫我封存这本书。你们违反党的实事求是的路线。我说,陈希同现在还认为"六四"应该是制止动乱的。他反对动乱的。我说,这样的书你们为什么不让发?你们 看过这本书没有?第二,我说封存香港出版社的书是不正确的。香港是"一国两制",我们怎么能下命令让他们封存起来呢?

但是他们不走,一定要我写这个。我们单位领导也劝我写一个。我说,我考虑一个钟头。我想了一下,可能还得这样,不然他们又不走了。

最后我说,我同意写一个,由我们机关发给鲍朴的,就是此书暂缓发行,经济损失由组织负责。然后我就到鲍彤家去了。

鲍彤家里就是第三路军,正在压鲍彤,要鲍彤必须打电话给他儿子鲍朴,要他封存这本书。他的电话不准给外国打的。来的公安部门的人用手机跟鲍朴联系。鲍朴打电话回来。鲍朴的回答就是,"晚了,我26号、27号已经把书发给零售点了,不可能全收回来"。

第四路派人到香港直接去,全部封存或者买回来。鲍朴说,没办法,已经到零售点。但是我自己手上仓库里还有1000本。这1000本你们拿走。

四路大军,一天出动,很紧张的,但是晚了。6月1号,香港和全世界都知道了。最主要的内容各大通讯社发表了。

*无所不在的神秘力量*

解说:在海外,禁书作者和出版商常常感觉到一股神秘的力量缠绕着他们。

金钟:另外还有一些人非常妙的,根本神不知鬼不觉交个书稿给我们,公然大陆的公安还是国安就知道了,就找这个作者去喝茶,去谈话。

余杰:无论我人在中国大陆的时候,还是人在美国的时候,当我跟香港的出版机构、台湾的出版机构谈出版的过程中,中共的情报系统他们就已经知道了。我相信我的电邮、我的电话这些在美国也不是完全保密和安全的。

他们也会去找香港的出版社直接施加压力,比如像出版我的《中国影帝温家宝》和《刘晓波传》的香港新世纪出版社,他们的负责人鲍朴先生,他从香港到北京去探 望他父亲的时候,这些国保的官员就会找他谈话,希望他放弃这样的出版计划。甚至他们还会通过给这些出版社的负责人发送有毒的电邮,来破坏他们的电脑等等 (手段),这些事情都发生过。

何频:我相信他们有他们的情报系统和信息管道,譬如说某一本书我们还没有出版。他们通过他们的系统就知道我们要出这本书。我那本书还没有决定出版。我就不 知道他们怎么知道的。譬如以前高文谦先生的书《晚年周恩来》。我跟高文谦先生刚刚认识,我还没有完全决定要不要出这本书,结果他们的官员就找到我了,找我 去吃饭,说这本书你最好不要出。

高文谦:中领馆的人来给我打电话,纽约总领馆的人,约我来谈,想买断我这本书。

解说:这股力量甚至伸展到了海外的名牌大学。

高文谦:哈佛的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 (Fairbank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邀请我去,给我提供一定的财政经费,支持我写这本书。我刚一去,大陆那边就知道了。知道之后,就通过各种渠道来做工作。

然后还通过资助我的那个哈佛教授,那时候是Fairbank Center(费正清中心)的Director(主任)傅高义先生。一个是熊光楷,当时是副总长,主管情报,经常到美国参加中美情报对话;还有一个所谓江 泽民的智囊、社科院副院长刘吉。这两个人都分别跟傅高义打招呼,甚至于给傅高义送各种书,包括秘书怀念周恩来的小册子。潜台词都是你不要再帮助(高文谦出 这本书),所以后来哈佛(大学)就把我的经费给断了。

*禁书百禁不止*

解说:然而,尽管有来自中国官方的种种压力,禁书仍然是屡禁不止。

何频:我们不会受制于这样一种压力而不去出书。与其说给我们压力,不如说开放自己。当你自己不能开放新闻自由的时候,那么必须有我们生存的条件。如果中国 大陆开放新闻自由了,那就没有我们这样的在海外的出版行业,也许我们就回中国去了,也许我们就退休了,不从事出版了。一切的原因是因为中国大陆没有新闻自 由、没有出版自由。

解说:《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的作者李志绥在这本书的自序中说:

"自从1954年,我被任命为毛泽东的保健医生以后,空下来我将平日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时间一久,成为习惯,于是写成无所不容的日记了。"

"一九六六年下半年,红卫兵兴起了抄家风。"

"娴很害怕,……将这四十几本杂记抄走,岂不是成了十恶不赦的罪状了,应该赶紧烧掉。"

"一九七六年"四人帮"被捕以后,娴常常惋惜地说:'太可惜了,那四十几本日记。如果能保存起来,也没有事。'为此她常常催促我,写出这一段的经历。"

"一九八八年二月,娴发现患有慢性肾功能衰竭⋯⋯一九八九年一月十二日去世。她陷入昏迷前,还一再叮嘱我,要将一九四九年以来,这三十九年的遭遇写出来。她说:'一定要写出来,为了你,为了我,也为了我们的后代,可惜我不能再帮助你了。'"

解说:《晚年周恩来》出版的背后,也有一个作者和亲人生离死别的故事。

高文谦:我妈妈在"文革"中是现行反革命,"炮打无产阶级"的现行反革命,关到秦城监狱七年,出来的时候是精神分裂症。他们说,你妈妈在"文革"中受了很 多苦。我们不希望她现在再有什么磨难。这种警告当然对我是有影响的。我的妈妈在"文革"中受了那么大的磨难。作为一个儿子,我不能在她晚年去尽孝。中国人 讲话嘛,父母在,不远游。我在海外,没有办法。

我妈妈病重的时候,我那时候曾经面临着一个很困难的选择:回去(中国)见老母最后一面;还是不回去,把这本书给出来。那时候我跟我母亲通电话。我妈妈那时 候已经病重了,白血病,住在北京医院。我妈妈说:"不要管她。你要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老百姓。这是老天爷交给你的任务。"所以最后我连我母亲最后一面也没 有看到,这成为我的终身之憾。

解说:从春秋时期秉笔直书的齐国太史公兄弟,到东汉末年针砭时事的"党锢之士";从公元前六世纪古希腊雅典式民主出现言论自由的理念,到公元前五世纪罗马共和国将言论自由视为最珍视的两项权利之一,千百年来,人类对言论自由的追求从未停止。

从西周统治者的"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到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从1474年罗马天主教会提出审查制度,到1559年颁布《禁书目录》,千百年来,人类对言论自由的追求从未一帆风顺。

1948年,联合国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明确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

在中国,从1949年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到先后批准的四部宪法,都庄严地声明:中国人享有言论自由。然而,时至今日,官方仍然在强力禁书;人民依然在不屈不挠地出书、呐喊。

转载自VOA

Thursday, November 20, 2014

真相网:“大陆学者谈《九评共产党》发表十周年” (今天共有3篇文章)

真相网:“大陆学者谈《九评共产党》发表十周年” (今天共有3篇文章)


大陆学者谈《九评共产党》发表十周年

Posted: 18 Nov 2014 06:27 PM PST

真相网2014.11.18】2004年11月19日,总部位于美国的《大纪元时报》发表了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在之后的连续8天里每天刊登一评,最后集结成书,到今天为止已经发表了十年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本台记者采访了大陆的两位学者,让我们听听他们是如何看待这一本书的。

尽管十年来中共当局采用各种方式对这本书严密封锁,但《九评》还是在中国民间被广泛流传,很多大陆民众都曾阅读。

山东大学的退休教授孙文广告诉《新唐人》记者,他在《九评》刚发表不久之后就曾看过。

孙文广说:〝《九评共产党》写的很不错,涉及到方方面面,我觉得其中有很多观点我是同意的,也是很多年想过的问题,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和对它的评价很多内容都是正确的,我基本上是赞同的。〞

中国史传作家王第透露,他第一次阅读、观看和收听《九评》是在2008年,是从一个网友那里获取了翻墙软体,打开了这部大作,第一眼就被《九评》吸引住了。

王 第:〝我先粗略地翻阅了《九评》各章节的几个标题,然后打开视频一集一集地仔细地收看,它系统地总结了共匪的暴力、独裁、欺骗的邪恶本质及其演变历程,与 我多年来的认识和主张不谋而合,而且比我总结得更为全面深刻。我不知道《九评》的原创作者是谁,但我由衷地敬佩这个人,他帮太多不明真相的人们认清了中共 的邪恶,也为我批判中共提供了翔实的论据。〞

据王第透露,在他看完《九评》之后,怀着对中共的憎恨,怀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写下了《讨共匪檄》一文,但是一经发表即被封杀。

因为《九评》的发表,也引发了中国大陆民众的三退大潮,已经有一亿八千万多万的中国人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员、团员、队员。为什么《九评》的发表引起了这么多大陆民众的共鸣呢?

孙文广认为,共产党的理念是违反世界潮流。再一个,它给中国人带来了很多的灾难。

〝特 别是它掌握政权以后,发动了很多运动,其中包括50年代的反右派运动、人民公社运动、大跃进,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后来的六四的镇压等等,这些都是对中 国带来了灾难性的影响,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了破坏的作用,这些在《九评》中是有论述的,很多人看清了这个趋势,所以要退党。〞

王第表示,《九评》引发了中国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热潮,给中共这一邪恶组织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引起了当局的恐惧和仇恨,然而中国的抗争力量已经兴起,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如火如荼,双方之间的力量对比必将发生逆转。

王第表示,〝我坚信中共邪教必将灭亡,我坚信自由的火种定会传遍九州,我为《九评》助威,我为正义呐喊!〞

转载自新唐人

联大人权委员会通过决议案 追究朝鲜金正恩侵犯人权罪行

Posted: 18 Nov 2014 06:08 PM PST

真相网2014.11.19】联合国大会人权委员会18日通过决议案,要求安全理事会把共产党朝鲜恶劣的人权记录提交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ICC),追究朝鲜共产党当局和领导人金正恩的罪责。

联大人权委员会以111票赞成对19票反对、55票弃权通过决议,要求将朝鲜提交国际刑事法院处理。这项决议由欧盟与日本起草。

朝鲜方面对这项表决表达愤怒之意,宣布"没有进一步(与欧洲联盟)人权对话的必要",并称起草决议的"提案者和支持者应为所有结果负起责任,他们已毁掉人权合作的机会和条件。"

联大这项表决是继联合国国际调查委员会(UnitedNations Commission of Inquiry)2月公布报告后进行的。这项调查报告详述朝鲜广泛的侵权行为,包括囚犯营、系统性使用酷刑、饥饿及杀害,堪比从前纳粹德国的暴行。

联大这项表决对朝鲜增加政治压力,不过这在很大程度上仅具象征意义。它将不太可能付诸海牙国际刑事法院处理。国际刑事法院处理灭族屠杀和其他人权犯罪等重大侵犯人权事件。

外交官员说,朝鲜盟友中国可能动用安理会否决权停止任何国际刑事法院提案。他们说,北京当局的立场可能获得俄罗斯支持。

扒下〝中国反邪教协会〞恶魔的画皮

Posted: 18 Nov 2014 02:19 PM PST

真相网2014.11.18】近来在全国不少地方出现诋毁法轮功的宣传物,如明慧网曾报导:北京市部份城区、辽宁凤城市、湖北武汉、山东……等多地出现诋毁法轮功创始人的宣传画报,这些恶毒的宣传品很多落款为 〝中国反邪教协会〞。法轮功教人向善,而中共强制对民众进行宣传洗脑,并且滥杀无辜,造成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非正常死亡,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五年来,很多人都知道,中共的各级公、检、法、司部门以及各级政府机构是被江氏利用来迫害法轮功的前台打手;各级政法委、610是迫害的操纵、组织者;各种中共的喉舌媒体在散布各种谎言。然而,作恶多端的〝中国反邪教协会〞的底细却不被更多人知晓。

〝中国反邪教协会〞是一个冒充〝民间团体〞,戴着科学、宗教的画皮,专事为中共邪教搞迫害制造谎言、迷惑和毒害人心的恶魔。

二 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山东招远市发生一起暴力袭杀案,一名在麦当劳用餐的女子被打死,为转移民众关注当地官员贪腐的视线,中共声称杀人者为〝全能神〞邪 教的信徒。其实,〝全能神〞邪教和中共邪教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全能神〞邪教杀了一个人,而中共邪教杀害了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当年的毛魔头不就被中 共吹捧为〝全能神〞吗?

六月二日,大陆媒体纷纷引用《法制晚报》报导称,该凶杀案系某邪教人员所为,并列出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 厅认定的邪教有七种,公安部认定的邪教有七种。人们惊奇地发现,一九九九年被江泽民诬陷为邪教并铺天盖地诬蔑打压的法轮功却不在这十四个名单中。然而为了 圆谎,六月三日中共媒体上又登出〝中国反邪教协会〞公布的邪教组织名单上却欲盖弥彰的诽谤法轮功,此事使〝中国反邪教协会〞再次暴露出它是中共邪教迫害法 轮功的打手。

十五年来, 〝中国反邪教协会〞冒充〝民间团体〞,遍布全国各省市各阶层,一直在不遗余力的配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其实它根本就是中共江泽民团伙的一部份,这是一个假 冒民意、煽动仇恨的谎言制造机构,在〝610办〞等江氏公开的〝官方组织〞不方便出面的地方、时刻,它以民间团体的面目出现,为江氏招摇撞骗,为迫害制造 〝理论依据〞,给迫害的〝合理性〞找各种藉口,大面积煽动民众的仇恨,为江氏集团对外欺骗,对内蒙蔽上演贼喊捉贼的丑剧。

一、〝中国反邪教协会〞构成及来历

〝中 国反邪教协会〞这个打手组织成立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三日。随后,该〝邪会〞在全国各地的省、市甚至企业和学校中迅速成立了相应的组织,并诱骗社会各界人 士参加、开展反对法轮功、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政治运动。该组织主要出面发起人和骨干成员是具有宗教或者科技身份的党政高级官员。他们谎称是民间的志 愿者。

〝邪会〞主要领导成员有:理事长:庄逢甘。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渝生。副理事长:傅铁山、圣 辉、龚育之、何祚庥、潘家铮、王家福、郭正谊。还有:王大珩、赵致真、王绶棺、邹承鲁、张光斗、张 维、胡亚美、钱令希、梁守盘、梁 思礼、司马南、李安平、程宁宁、石华、邱丕相、刘天君、学诚、尤雪云、王芃等等。

这些人基本上己成为首批被〝追查国际〞发出追查通告的对像。

这 些人大部份顶着科学界的头衔,也有政协和人大的身份,其中傅铁山(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圣辉(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等具有宗教身份,但众所周知,被无 神论的中共恶魔统治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佛教协会,早已背叛了上帝和佛陀,沦为了中共迫害正信的帮凶;其中的何祚庥等人更是没有真正学术成果,专事整 人之术的科痞;张光斗、潘家铮等人乃见风使舵、一意逢迎权势之徒,最典型的是三峡工程一事,当年许多正直的科学家如黄万里等痛陈三峡工程将造成的危害,指 出公开的论证报告错误百出,张光斗等人也明知其中有重大错误,但他们置民族和国家利益不顾,仍替中共粉饰掩盖,溜须拍马,其人品可见一斑,如今三峡工程的 各种危害早已凸显,已被大陆科技界定论为〝迟拆不如早拆〞……还有现在被大陆网民公认为〝大五毛〞之一的司马南,这个气功界的〝气功痞〞早已为人所不 齿……

正是这些见风使舵、趋炎附势、人品低劣之徒才能被江泽民所用,他们一拍即合,纠集在一起,炮制出这样一个所谓的〝中国反邪教协 会〞,这个贼喊捉贼的〝邪会〞并不针对什么邪教,而是江氏要让它们以〝民间团体〞的身份招摇撞骗,血口喷人,伪造民意,发动群众斗群众或冒充群众斗群众, 从而最大限度的助中共江派迫害教人向善的法轮功。

二、扒下伪装 看清恶魔的真面目

被中共邪教操纵的〝中国反邪教协会〞暨 全国各省市〝反邪教协会〞是以迫害法轮功为主要甚至唯一目的的组织,和以往对人民的迫害完全来自统治者不同,这是以一个冒充民间团体的名义对人民进行思想 信仰迫害。这在中国近代史上是罕见的。在对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中,很多组织团体不同程度参与了,但只有反邪教协会一家以此为主要或唯一的目的。

中国和各地〝邪会〞的活动接受中共邪教的党委政法委、〝610办公室〞的领导和直接指挥,实质上是中共邪教的一个犯罪组织。

看清〝中国反邪教协会〞的官方性质,有助于扒下它〝民间团体〞的伪装。

〝中国反邪教协会〞冒充民间团体,但其官方性质可从组织机构、经费来源、活动性质和活动特点诸多方面证实。国际上一般也是把假冒伪劣的〝中国反邪教协会〞作为官方机构来看待的。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报导就直称其为〝官方中国反邪教协会〞。

1、组织机构

中 共邪教纠集的〝中国反邪教协会〞是中国官方机构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简称科协)的成员单位,其办事机构挂靠在政府机构中国科技馆。主持日常〝工作〞的秘书长 和副秘书长都是全职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一些地方〝邪会〞的负责人就由科协本身的任职人员兼任,如:云南省昆明市科协副主席徐绍忠就分管科协的学会部和 〝邪会〞。所以很多以中国科协出面对法轮功的诽谤诬陷其实也和〝邪会〞有关。

而有些地方的〝邪会〞负责人就是当地的党政官员。所有的〝邪 会〞办事机构都设在政府机关内。例如: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二日,辽宁省营口市举行〝邪会〞成立大会。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王恩来和市委副书记刁绍长当选为 名誉会长,市委常委、市政法委员会书记王友三当选为会长,而政法委正是直接操纵指挥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行政部门,也是专职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所挂 靠的部门。云南省宜良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马明良就同时兼任〝邪会〞名誉理事长。

2.工作经费

〝邪会〞的成员和常设办事机构人员都已经在政府编制内,再加上已知的〝邪会〞办事机构都设在政府机关内,办公用房、用车等基本设备和工资这些主要开支是由政府解决。

北 京市科委曾经一次性资助一百一十万元成立北京市〝邪会〞及开展相应的系列宣传教育活动。在以中国〝邪会〞章程为蓝本的各地区〝邪会〞章程中,协会经费来源 都有一项〝有关单位资助〞。然而在天津河西区、河北张家口市〝邪会〞章程中关于协会经费来源的这一项就直接说明是〝政府资助〞。山东省莱芜市〝邪会〞章程 中经费来源的这一项是〝财政拨款〞。

3.活动性质和特点

中国和各地〝邪会〞的活动接受党委政法委、〝610办公室〞的领 导和直接指挥。中国〝邪会〞主办的招摇撞骗的〝中国反邪教网〞自供:〝反邪教协会是特殊的民间社团组织,具有重要的政治职能和任务,只有在党委的领导下, 紧紧围绕防范和处理邪教工作大局开展活动,才能完成使命。〞

全国各地〝邪会〞会成立和重大活动都有当地的党政主要官员到会祝贺或讲话。这在任何一个民间团体都是不可能的。

例 如,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九日,湖北省〝邪会〞成立时,副省长苏晓云出席成立大会并讲话。内蒙古自治区〝邪会〞成立时,自治区党委常委、宣传部长张国民出席 成立大会并讲话。山东省各级党委610组织则把〝邪会〞挂靠的科协吸收为成员单位,凡有重大活动,省委都会对〝邪会〞的〝工作〞有具体的安排和指导,而 〝邪会〞在完成后都会向邪党党委报告。

可以看出,〝邪会〞是各级610组织的事实上的成员单位,遍布全国各个省市各个阶层,其运作体现了 官办的〝特殊性〞和肩负的〝重要的政治职能和任务〞。在国内,为中共江泽民当局迫害法轮功出谋划策,协助宣传和提供〝理论思想依据〞,为江泽民集团迫害法 轮功推波助澜。在国际上,〝邪会〞积极参与大陆境外的诽谤法轮功的宣传,为江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寻求藉口,将迫害延伸到海外。

三、〝邪会〞参与迫害的罪恶事实

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煽动整个社会仇恨法轮功是〝邪会〞的主要〝工作任务〞。

(一)、制作江泽民操控的宣传机器诽谤宣传和洗脑所需的各类宣传物品

1、〝邪会〞建立了相关诽谤网站,并在其上登载大量的诽谤文章等。

2、组织编辑大量诽谤影视作品(仅至二零零三年就已达二十多部),〝邪会〞常务理事、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在一九九九年六月专门制作的污衊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录像片,成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迫害法轮功时CCTV 的主要材料。

3、编辑出各类刊物(仅至二零零三年已达四十万册)、丛书、画报、洗脑用教材。

这些宣传物至今仍在大量毒害和误导世人。

(二)、用各种宣传方式配合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形势

每 当有重大事件,〝邪会〞就不断发表声明、组织座谈会等来配合中共的镇压。仅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三年十月,全国和地方的〝邪会〞就组织展览宣传活动近 千场次;举办报告会、演讲会、座谈会千余场……或以科技下乡,打着〝崇尚科学、反对邪教〞的骗人幌子来为江集团加重迫害法轮功造势。

或出面发动各种全国性的迫害运动:

1、〝邪会〞发起的〝百万人签名〞运动,

二 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即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前的十二天,〝邪会〞开始推出反法轮功的〝百万人签名〞运动,帮江泽民向中国人民和全世界证明其镇压的合理 性而逃脱谴责。配合〝自焚伪案〞推动迫害升级,争取民众对镇压认可,这次运动也进一步明证了〝邪会〞的〝官方性质〞,监于当时中国政府已禁止跨省的民间团 体活动,这项签名运动能在全国主要城市开展完全依赖于官方的组织,一个单纯的民间团体是绝对做不到的。

2、在海内外举办反法轮功图片展。

二 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中共邪教欺世盗名的〝反对邪教、保障人权〞的百万公众签名活动由北京开始向全国扩展在海内外举办反法轮功图片展。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 十六日至十二月五日,由中国科协和中央〝610 办公室〞筹办,中国关爱协会和中国〝邪会〞在北京连续十日举办诽谤法轮功的图片展。图片展煽动观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中国〝邪会〞的同名图片展曾经通过中国 驻外使馆在新加坡、韩国、荷兰海牙、法国巴黎等地展出,把仇恨宣传延伸到海外。

(三)、为迫害提供〝理论依据〞

〝邪会〞召开各种所谓的〝报告会〞和〝学术讨论会〞,举办以〝理论与实践〞等为题的〝学术年会〞,专门讨论有关〝转化〞的歪理,为迫害法轮功提供理论思想依据。

(四)、为迫害提供具体方案

〝邪 会〞并不满足仅仅在理论上提供方案,还直接插手第一线公安司法的领域参与迫害。例如〝邪会〞副理事长潘家铮在全国政协会议讨论时提出过一个系统的镇压方 案。其中部份内容包括:网络封锁(甚至建议法办为法轮功提供渠道的网站负责人);发动群众深挖和群众监督;对不放弃修炼的,党员退党、团员退团、担任公职 的退职,不得从事教师、律师、记者、医师等工作。

(五)、积极策划和参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

前苏联和其他一些独裁国 家虽然也曾用精神病院迫害持不同政见者,但在规模和程度上都远远不及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精神迫害。中国这场遍及全国的对全民的洗脑运动是史无前 例的:通过全国的媒体造谣、诋毁;劳教所、单位和街道等以剥夺睡眠、强迫看诋毁法轮功的报纸和电视和施以酷刑等暴力洗脑。反邪教协会在这场洗脑迫害中起主 要作用。

吉林省〝邪会〞理事、空军〝610〞成员王志刚,吉林省〝邪会〞会员宋剑锋,多次接受吉林省劳教所、〝610办公室〞等有关部门 的邀请做系列报告;多次配合中共中央、空军、沈空以及吉林省、长春市〝610办公室〞的各类〝转化〞、研讨等工作。他们炮制的两本书,在全国各地几百个劳 教所、教养院、监狱、政法委、〝610办公室〞、〝转化班〞等单位使用;在十几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劳教所或〝转化班〞上作为〝重点教材〞予以采用。据曾 在吉林省饮马河劳教所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披露,这个以酷刑和打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而出名的劳教所,就曾经让王志刚在那儿对法轮功学员洗脑。

(六)、以民间团体的名义将中共的迫害延伸到海外, 再将刻意制造的〝海外新闻〞反馈到国内证明其得到〝国际支持〞,加剧国内的迫害

例 如:二零零零年底,〝邪会〞纠集的反法轮功的〝百万人签名〞活动。签名活动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从北京大学开始向社会上推动。〝邪会〞把一百匹一百米长 卷分发各地,由各地党政部门及地方〝邪会〞组织公众签名。截至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六日,组织者声称签名人数已超过一百五十万人。三月份,〝邪会〞赴日内瓦 联合国人权会议代表团将组织到的重达一吨签过字的一百卷布匹带到日内瓦公开展示。

二零零三年三月,以中国关爱协会的名义,中国科技馆馆 长,中国〝邪会〞秘书长王渝生为团长的〝邪会〞代表团再次赴日内瓦。〝邪会〞的反法轮功宣传被刊登在中国驻外大使馆的网站上。此外,作为〝邪会〞的主要成 员的傅铁山、圣辉等官方宗教界人士在出访时以宗教人士的身份攻击法轮功及其创始人。

以上〝邪会〞在海外的活动都被《人民日报》、新华社、CCTV 等中央级媒体报导,而后被全国媒体广泛转载,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重要组成部份。

十 五年来中共邪教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罄竹难书:数不尽的各种肉体和精神的折磨和摧残,至二零一四年十一月,透过层层封锁传到网上有据可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 学员已高达三千七百多人,另有数万人被活摘器官。……中共各级参与迫害者在迫害中丧失良知和人性,被中共变成了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人间恶魔,除了中共的利 益诱惑外,〝邪会〞制造的各种谎言、各种〝理论作品〞对他们的欺骗、毒害、蛊惑,怂恿……起到的恶劣作用是巨大的。

《华盛顿邮报》二零零 一年八月五日的报导中引述一位中国官员的话说,(镇压是否奏效)取决于三个因素:暴力、宣传和洗脑。他说,高压宣传是至关重要的。当中国社会转向反对法轮 功,迫使修炼者放弃信仰的压力就增加,政府对不放弃修炼者使用暴力也就容易得多。政府(中共)利用〝天安门自焚〞作为反法轮功宣传的中心,通过反覆播放 12 岁女孩的烧伤镜头,终于使许多中国人相信了政府说的。〝纯暴力没有用,光是'洗脑'也无效,而如果不是宣传改变了公众的态度,没有一种方法会起作用。〞 〝邪会〞的宣传就是在迫害中起了这样一种作用。

〝邪会〞极尽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诬陷栽赃之能事,煽动和迷惑世人,成为杀人不见血的江集团杀手,造下深重罪业。中共对法轮功延续了十五年的迫害,一次又一次的升级都离开不了〝邪会〞的推波助澜。

〝邪会〞及成员与江泽民犯下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诽谤罪……

二 零零四年七月十四日,原武汉市广播电视局局长、武汉市电视台台长赵致真,在美国被控告制作诽谤电视节目煽动仇恨,应当对引起的酷刑与杀戮负责,赵同时被提 出刑事诉讼。中共官方反法轮功〝理论〞机构〝邪会〞的网站,就是在赵致真的建议下建立和指挥管理,上面有千余篇诽谤、诬蔑法轮功的文章。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九日〝追查国际〞曾对涉嫌犯下伤害罪、煽动仇恨罪、诽谤罪的〝邪会〞的主要成员庄逢甘(理事长)、王渝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何祚庥(副理事长)等发出了追查通告,其中王渝生,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六日在日内瓦州法院以〝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被起诉。

中共是地地道道的邪教,为中共迫害法轮功而蛊惑人心的〝中国反邪教协会〞必将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和天理严惩,最终与中共邪党一同被历史彻底淘汰,其参与者们在无生之门中去承受其造下的永远也还不尽的罪恶。

说明:此文中大量数据和事实引自《关于〝中国反邪教协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

文章来源:明慧网

Wednesday, November 19, 2014

真相网:“退党大事记” (今天共有6篇文章)

真相网:“退党大事记” (今天共有6篇文章)


退党大事记

Posted: 18 Nov 2014 11:23 AM PST

真相网2014.11.18】《九评》发表后,引发全球三退大潮,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一亿八千万中国人抛弃中共,重拾中华正信的十年历程。

2004年11月19号,《大纪元时报》开始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到12月4号,九篇社论全部刊登完毕。期间,在11月29号,大纪元就已经出现了第一个〝退党声明〞。

迈进2005年,《大纪元》再发表〝郑重声明〞,呼吁民众赶快退出中共组织,三退大潮随即爆发——以平均每天两到三万人的速度急增。

当 年的4月21号,在《大纪元》网站上三退的人数就突破了一百万。美国、欧洲、澳洲、台湾、香港等全球各地都出现了〝声援百万人退党〞的大游行,甚至在大 陆,20省市都有民众声援退党。国际媒体也开始关注这个21世纪最重要的大事之一。半年后(2005/10/19),退党人数超过了五百万。

2006年3月,沈阳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非法买卖的真相,由一位证人首次在国际上曝光,引发中国民众震撼。一个月后(2006/4/25),三退人数突破一千万。根据〝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介绍,这一时期,中共活摘罪行收到强烈谴责,每天都有大量民众声明三退。

2009 年2月18号,〝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公布,三退人数超过了五千万。这个数字在短短两年半之内翻倍,2011年8月7号,三退人数突破一个亿,并以每天六万 人左右的速度递增。俄罗斯政治家、经济学家、普京前首席经济顾问安德烈.伊拉里奥诺夫,2012年元旦在莫斯科〝回声电台〞的节目里,把〝超过1亿中国民 众三退〞,和〝阿拉伯之春〞,〝欧洲经济危机〞并列称为2011年全球最重大的三个事件。

在《九评》发表十周年之际,三退人数已经超过了 一亿八千万,平均每天声明三退的人数超过十万。十年前,面对《九评》的出世噤若寒蝉的中共,如今更加无力阻止越来越多的大陆民众公开声明退党。三退大潮正 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席卷中国,解体着给中国社会带来苦难和恐惧的共产党组织。

Memorable Landmarks in Quitting the Party

Publication of the Nine Commentaries triggered a global tide
of three quits.
Let us review how a million Chinese people regained the right
Chinese faith by abandoning Communism in one decade.

November 19, 2004, The Epoch Times published a series of
editorials "Nine Commentaries on the Communist Party" until
December 4.

On the November 29, 2004, Epoch had the first resign statement.

In 2005, the Epoch Times re-released the solemn declaration
to urge the quick quit from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organizations.

The three quit tide broke out with an average twenty to thirty
thousand people increasing every day.

April 21 of that year, more than one million people quit
through the Epoch Times website.
There were big global parades in US, Europe, Australia,
Taiwan, Hong Kong and other places to support millions
of people quitting the party.

Even in mainland China, people supported resign in 20
provinces and cities.
International media had begun to focus on this most
important event of the 21st century.
Six months later (2005/10/19), over five million people quit
the party.

March 2006, the first witness globally exposed the truth of
live organ harvesting from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and
illegal trade in Sujiatun camp, shocking Chinese people.

A month later, more than ten million people quit.

According to the introduction from Global Service Center
for Quitting the CCP, in this period people continuously
strongly condemned CCP crimes and declared to quit.

February 18, 2009, Global Service Center for Quitting
announced more than five million people quit.
It was double within just two and a half years.

August 7, 2011, over one hundred million people quit and
there was an increase of sixty thousand more every day.
Russian politicians, economists, Putin's former chief economic
adviser Andrei. Illarionov listed the "more than 100 million
Chinese people quitting", the "Arab Spring" and "Europe's
economic crisis" as the three most important global events in
ekho moskvy radio station program in 2012 New Year's Day.

There were one hundred eighty million people quit with
more than one hundred thousand every day in the tenth year
of Nine Commentaries publication.

Ten years ago, the CCP was keeping quiet in face of the Nine Commentaries; and it's powerless to stop more and more
mainland people quitting.

The three withdrawal tide is disintegrating the CCP, which
brought misery and fear to Chinese society, with unprecedented
speed.

转载自新唐人

解体共产党25周年 捷克纪念天鹅绒革命

Posted: 18 Nov 2014 09:32 AM PST

真相网2014.11.18】11月17号,是捷克推翻共产党统治的〝天鹅绒〞革命25周年纪念日,25 年前的今天,捷克民众用和平非暴力的方式,解体了共产党,也让捷克转型成为民主国家。25年后,捷克民众纷纷走上街头,庆祝这个重大的日子。
1989年11月17日,数十万捷克人走上街头,合力推翻了共产党在捷克41年的统治,整个过程如天鹅绒般柔和平顺、没有任何暴力,因此被称为〝天鹅绒〞革命。〝天鹅绒〞革命也被视为捍卫人权的象征。

星期一,成千上万的捷克民众走上首都布拉格及各大城市的街头,纪念在25年前的今天,〝天鹅绒〞革命将捷克带出共产极权专制,引发东欧政体的剧变。

在布拉格,人们在国家博物馆的外墙上,悬挂起天鹅绒革命胜利后的首任总统哈维尔(Vaclav Havel)的巨幅画像,各城市、社区也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点燃蜡烛,庆祝推翻共产党统治25周年。

布拉格居民彼得:〝1989年我在Narodni Trida参加示威,这面旗帜就是纪念。〞

17日稍早,捷克总统泽曼在布拉格城堡同时接待了来自邻国波兰,匈牙利,德国和斯洛伐克的四位总统,一同纪念这个重要日子。

当年入侵东欧地区,并为捷克带来共产主义灾难的国家,是俄罗斯的前身苏联。而捷克现任总统泽曼则与俄罗斯越走越近。也因此引发大批捷克民众在这一天对泽曼举出红牌,甚至扔东西,抗议他与俄罗斯走得太近,捍卫得来不易的民主与自由。

转载自新唐人

文革93种酷刑四十九年后仍疯狂上演 谁的责任?

Posted: 18 Nov 2014 08:19 AM PST

真相网2014.11.18】

文革93种酷刑四十九年后仍疯狂上演  谁的责任?
从文革的百大酷刑到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应该谁来负责呢?葛拉斯说,〝回忆就像洋葱,每剥掉一层都会露出一些早已忘却的事情层层剥落间,泪湿衣襟。〞(网络图片)

 

据新唐人报导:1965年11月10日是中国大陆〝十年浩劫〞文革的开端。在那个丧失人性的红色年代,武斗成为了家常便饭。究竟有多少生命在那个乱世中终结,至今没有一个准确结论。为此,有人曾将文革中的93种酷刑总结成篇,希望人们能从中反省。不过,49年后今天,文革的酷刑依然存在,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陆网路论坛上一直流传着署名余少镭的《文革百大酷刑》的文章。文章说,刑,是一个法律名词,这些兽行,跟法律无关。但说〝兽行〞,也侮辱了禽兽,动物界里,再凶残的禽兽,也不会这样对待同类。

文章还表示,文革中最恐怖的还在于,不少施刑者和受刑者,浩劫来临前,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乡邻、同事或是姻亲。最吊诡的,是施刑者跟受刑者都坚信自己是革命派,是拥护毛泽东的,对方才是反革命。

文章也指明,〝文革〞酷刑一共93种,〝百大〞是号称。

文革百大酷刑

(文革百大酷刑93)活埋:公安特派员、派出所长余再苞被〝革命派〞抓去假活埋,逼他承认反党反毛主席,余表白:没有这回事。结果被〝革命派〞一锹锹加土活埋而死。

(文革百大酷刑92)大石压尸:人被打斗而死,还用大石头压其尸身上,称让其〝永世不得翻身〞,也不能投胎出世。

(文革百大酷刑91)鬼娶新娘:即强迫奸尸。把一男尸一女尸剥光,女尸置下,男尸置上,成交媾状。

(文革百大酷刑90)打风炉窗:对敢于反嘲乱加罪名的人,用冲锋枪连续扣射。

(文革百大酷刑89)挑面腺:用大头针挑刺手掌静脉之边缘和神经末梢。

(文革百大酷刑88)石块砸头:

(文革百大酷刑87)压大石批斗:

(文革百大酷刑86)活人展览:教师杜良克看不惯某些人造谣惑众,说了几句抨击的话,便被关进一个木笼,作为〝反革命〞展品陈列,任人侮辱。最后,被活活用开水浇死。

(文革百大酷刑85)粽子悬空:又称〝缚粽球〞。把人捆成粽子,架于两只水桶中间,用一根大竹棍穿过,四面挨打。

(文革百大酷刑83、84)提高觉悟、擦亮眼睛:抓头发,用枪尖准星拖擦两眼。

(文革百大酷刑82)奖白兰地:把人打伤,再灌冷水使其难以治愈。

(文革百大酷刑81)奖食鱼骨:夸被批斗者硬骨头,给你增加钙质,强迫吃鱼骨头。

(文革百大酷刑80)奖食大蕉:强迫人吃屎。

(文革百大酷刑76-79)布拖撞耳、毛擦捅喉、十指扎针、塞砖条。(原文无详细说明,只能顾名思义。)

(文革百大酷刑75)牛头相答:用力推两个人相碰撞,以此取乐。

(文革百大酷刑74)狗舂碓:打人后八卦(背部正中位置)。

(文革百大酷刑73)施肥:用刀在身上〝放圈〞,浇上硫酸。

(文革百大酷刑72)田涂啵(潮汕话,挖土块之意):用刀在身上插四边,挖一小方块肉。没有挖成,人已昏死过去。

(文革百大酷刑71)开水利沟:用刀在被批斗者身上划刀痕。

(文革百大酷刑70)竹梢打屌:取刺勾竹竹梢抽打男人生殖器。

(文革百大酷刑69)碎石塞阴:光天化日,在公路边、工厂边、村头,剥光妇女裤子,将碎石塞入YD,甚至还插上竹仔。

(文革百大酷刑68)煤釬穿肛:用烧红的长柄煤釬穿肛门,插入大肠。

(文革百大酷刑67)梭标穿阴:用梭标或铁釬捅妇女阴部。

(文革百大酷刑66)趁热打铁:像锤锻锄头一样,轮流锤打,乱棍狠打。

(文革百大酷刑65)踏菜脯:把人打倒在地,用脚猛踩其腹,造成肠粘连,当场窒息,反经救治复活。

(文革百大酷刑64)舂膏药:用枪托又捅又舂,把人全身舂烂。

(文革百大酷刑63)架双巴掌:父被批斗,十二岁的小女儿送饭给父食,也被拖上双巴掌上,吓得神经错乱,不久死亡。(按:原文如此,我也不清楚何谓〝双巴掌〞,可能是批斗台名,存疑。)

(文革百大酷刑62)飞毛腿:喝令被批斗者成排站直,低头,施刑者转身飞足依次踢下身,使人倒地翻滚,痛不欲生。

(文革百大酷刑61)点尿穴:懂拳脚施刑者,以指力点打男人尿穴,使其小便从此失禁,一年后死亡。施刑地点:县城新会堂。

(文革百大酷刑60)扣摇琴:把竹削片,将男被批斗者剥光衣服,用竹片轻摇重打其生殖器官。施刑地点:潮州市。

(文革百大酷刑59)喝狗咬:吆喝军犬或土狗撕咬被批斗者。

(文革百大酷刑58)拔河:用粗绳子捆住被批斗者腰部,两队人马从相反方向〝拔河〞。

(文革百大酷刑57)举重:让被批斗者手托50斤重铁块接受批斗。

(文革百大酷刑56)缚铅线:用铅线捆绑被批斗者胳膊或手掌。

(文革百大酷刑55)抽铅鞭:用几根8号铅线扎成铅鞭,抽打被批斗者。

(文革百大酷刑54)长跪炙日:连续从早上日初出,跪至日落灯上,整整十二个钟头。

(文革百大酷刑53)长跪请罪:令被批斗者长跪于毛像前,稍有摇摆即遭毒打。

(文革百大酷刑52)玩小皮球:将一个才两岁的男童在地上甩。

(文革百大酷刑51)踢皮球:强令被批斗者跪于庭院或房子中间,或者黑布幕后,施刑者站于四周,把人当球来回滚踢。幸存者回忆:其中一施刑地点为城隍庙旧址。

(文革百大酷刑50)敲布鼓:敲打孕妇肚皮取乐。

(文革百大酷刑49)和尚撞钟:将旧式长凳平悬于被批斗者前面,再将被批斗者两手反绑于身后,然后用力猛推长凳,使其撞击被批斗者胸部。

(文革百大酷刑48)独木难支:将一片七寸见方小木板钉在一根椅腿上,成为一只独腿凳子,强令被批斗者〝坐〞在上面,施刑者冷不防抽打被批斗者,使其倒栽葱。

(文革百大酷刑47)听耳机:把未熄灭的烟蒂猛地塞进被批斗者耳窝,致使耳窝被烫伤溃烂,流脓不止。

(文革百大酷刑46)和尚背米:强迫人背着大石头接受批斗,直到被石头压倒为止。(为何叫〝和尚背米〞,待考,大概只是因为形似,随口而叫。)

(文革百大酷刑45)用器物点打男人阴囊:不打死,只打得他翻滚哭叫,从中取乐。

(文革百大酷刑44)敲木鱼:用大烟斗猛击被批斗者脑袋。

(文革百大酷刑43)榴弹滚身:用木柄手榴弹击打被批斗者全身,重点是肝区、肋骨,致人多处重伤。

(文革百大酷刑42)榴弹击脑:用木柄手榴弹锤击脑部。

(文革百大酷刑41)锁喉扣:用板指掐住声带,使被批斗者声音嘶哑,有口难言。

(文革百大酷刑40)打喉结:摧打男子喉结。

(文革百大酷刑39)稳扎稳打:铁扎包布打肺部、肝区、心肾,伤在内脏,外面不见红,受刑者过后即拉血尿及吐血,拉不出的内脏形成粘连,长期伤痛或并发其他疾病。

(文革百大酷刑38)数钟点:将被批斗者脖子挂上秤锤(砣),每约10分钟撞击胸部一次,然后慢慢加速,至每60秒砸一次,先轻后重,直至受刑者不省人事。

(文革百大酷刑37)流星锤:将单车链绑上秤锤(砣),甩打全身。

(文革百大酷刑36)九纹龙:用单车链条抽打全身,让全身遍布龙状伤痕。

(文革百大酷刑35)挖黑名单:诬说被批斗者心中藏有黑名单不交代,要劈开胸腔取出。据幸存者回忆:受刑时第一刀已劈开,血溅四方,后缝了18针。

(文革百大酷刑34)四人打夯:四个大汉各拉被批斗者四肢,高高举起,再用力摔下。县委副书记吴仁秀即被当场夯死。

(文革百大酷刑33)乌鱼泡肚:把被批斗者长时间浸泡在水中。

(文革百大酷刑32)水上飞机:把被批斗者悬于大榕树桠,坠入池塘,然后用竹竿敲打他,让他自己挣扎滚动,自喝池水。

(文革百大酷刑31)空中飞人:把被批斗者悬吊,然后一人用刀割断绳子,另一人在绳子断的一瞬间把被吊者用力推去,让人飞摔。

(文革百大酷刑30)倒吊金钟:把被批斗者长时间倒悬。

(文革百大酷刑29)皮革踩肾:逼被批斗者跪下,施刑者在其后用响底皮鞋猛踩其腰,致肾部内脏受伤,当场撒血尿。

(文革百大酷刑28)板指啄肝:乘批斗者不备,从右侧用板指啄其肝区,造成内伤。施刑地点:澄海县文化馆。

(文革百大酷刑27)长凳直劈:在逼被批斗者承认莫须有罪名的讯问中,遭到说理抗辩,即举起一公尺长的长凳向被批斗者脑门直劈击砸。据幸存者回忆,幸及时闪避,左肩脱垂,手及左身多处受伤,皮绽肉裂,血流满身。

(文革百大酷刑26)敲钦锭:用铁锤敲击被批斗者的耳上脑门,如敲钦锭锣一样,致被批斗者脑壳凹裂而死。

(文革百大酷刑25)破西瓜:用木片当刀劈脑,谓之〝破西瓜〞。虽没劈开,但可致脑部伤痕累累。

(文革百大酷刑24)船钉锥脑:某公社社长余庆,被〝革命派〞用船钉从脑部锥入,当场毙命。

(文革百大酷刑23)打开天窗:用钉钯打脑部。

(文革百大酷刑22)练活靶:将被批斗者吊起,用凳子腿、石块或其他短器瞄准其胸部,用力投去,看谁投得准。

(文革百大酷刑21)飞机吊及跪铁钉板:飞机吊,即两臂被往后吊起,双脚离地,长时间吊着,直到被吊着不省人事。

(文革百大酷刑17-20)跪碎玻璃、跪碎蛤壳、跪碎石、跪香糊罐。香糊罐是完好的(跟现在的木糖椁包装罐差不多一样大小,不过是瓷的),让被批斗者跪在上面,两膝各一,斗人者使劲打被批斗者,直到香糊罐破裂,碎片插入膝盖骨

(文革百大酷刑17-20)跪碎玻璃、跪碎蛤壳、跪碎石、跪香糊罐。香糊罐是完好的(跟现在的木糖椁包装罐差不多一样大小,不过是瓷的),让被批斗者跪在上面,两膝各一,斗人者使劲打被批斗者,直到香糊罐破裂,碎片插入膝盖骨……

(文革百大酷刑16)扳鸽翅:把人的手反扳,用力打其肩,使其肩胛脱垂。

(文革百大酷刑15)吊沙包:用小铅丝把二三十斤重的沙包挂在脖子上,铅丝会嵌进肉里。

(文革百大酷刑14)沉厕池:把被批斗者推进厕池,说把他〝彻底搞臭〞。

(文革百大酷刑13)披荆斩棘:强迫被批斗者俯身穿过荆棘丛,不断来回,直到伤痕累累为止。

(文革百大酷刑12)清醒头脑:大冷天,让被批斗者站着,然后将冷水一瓢瓢从他头上浇下,直到内外衣服湿透为止。

(文革百大酷刑11)爬阴沟:强迫被批斗者从臭水沟爬进爬出取乐,如不听从,则强按你整个人睡下去泡屎尿。

(文革百大酷刑10)担椅枷:用办公椅把跪着的被批斗者笼住,上面再层层叠加椅子施压,场面似表演杂技,批斗者从被批者的痛苦中得到乐趣。

(文革百大酷刑09)顶你个肾:喝令被批斗者跪下,斗人者用膝盖猛顶被批斗者肾部,致其当场失禁撒尿。

(文革百大酷刑08)画黑脸,涂黑手:用锅头、烟囱灰或墨汁乱画脸和手。戴破笠,戴破篮:老师篮继权,被红卫兵改名〝篮破旧〞,继又命名〝旧破篮〞,并着令经常戴破篮接受批斗。

(文革百大酷刑07)触电、烫电炉:让电炉烧红后断了电源,再烫被批斗者。

(文革百大酷刑06)吃狗食、舐猫槽:顾名思义。强令被批斗者吃狗吃过的东西,用舌头将猫的食槽舔舐干净。

(文革百大酷刑05)戴马桶:顾名思义。

(文革百大酷刑04)戴铁帽:用钢条焊成三四十斤重的铁帽,游街或批斗时,让〝反革命分子〞戴上,一戴就昏厥。

(文革百大酷刑03)雷公电母:用三节手电筒击打脑部。

(文革百大酷刑02)抹红粉、涂五色釉、剃寿桃发、着彩罗裙。澄海县委书记余锡希被剃成几岁小孩子的寿桃发,面涂釉彩,并着彩罗裙侮辱,外加毒打。

(文革百大酷刑01)剃疯狗头:把头发部份留、部份剃光,扮成疯狗的样子。澄海县保健院院长林道辉就被如此打扮侮辱,外加毒打。

据说,文革百大酷刑,被有心者收集于潮汕地区,现存于汕头澄海塔园首座民间文革博物馆。

酷刑没有结束 依旧上演

文革已经结束了三十多年,中共虽然否定了文革,但文革的往事在中国依然属于半禁忌话题。中共的所谓〝反思文革〞,只是把一切责任,推给〝四人帮〞,把一切污水,泼向了〝造反派〞。三十多年后,文革中的百大酷刑依然被复制在今天。

一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氏集团针对上亿名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残酷迫害。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奉行的原则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在他的指令和授意下,专事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组织执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其结果是,中国各地酷刑泛滥,虐死不负刑责,花招百出。

从1999年7月20日到2013年6月30日,据《明慧网》统计,已经有3653名被中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明慧网》整理出〝百种酷刑〞,以下仅举出一些例子。其实何止百种,现实比这些文字更加残酷。

一、各种电刑
二、各种火刑
三、各种坐刑
四、各种站刑
五、各种蹲刑
六、各种吊刑
七、各种铐刑
八、各种死囚刑
九、惨绝人寰的酷刑
十、二战法西斯酷刑重现
十一、毒打
十二、〝灌食〞
十三、性虐待
十四、枪击
十五、〝活摘器官〞与虐杀
十六、〝不让〞刑
十七、强行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
十八、高强度体力劳动
十九、五花八门的酷刑
二十、多项酷刑连续折磨

(一) 毒打

毒打是虐待法轮功学员最经常使用的酷刑之一。 警察牢头直接打学员,也唆使犯人毒打学员。有的学员耳朵被打聋,外耳被打掉,眼珠被打爆,牙齿被打断、打掉。头骨、脊椎、胸骨、锁骨、腰椎、手臂、腿骨被 打断和截肢的。还有用劲狠捏男学员的睾丸,狠踢女学员阴部。学员不屈服就接着再用刑,被打得皮开肉绽、面目皆非、严重变形的血淋淋的人,还要被用盐水浇 身、用高压电棍电,血腥味与肉糊味相混,惨叫声撕心裂肺。在暴打的同时用塑料袋套住被打者的头以图后者在窒息的恐怖中屈服。

〝五马分尸〞:就是把人的四肢向四个不同方向拉开,越拉越紧进行毒打。整个人痛得象被撕开一样。

〝烤全羊〞:即把人的两只腿,两只手用棍支撑固定,既不能站又不能坐,一帮人围着拳打脚踢,用棍子打。 最令人发指的是,他们竟拉着人的两只腿,使劲往两边撕,会把人的肛门部位拉烂,疼痛难忍,行走困难。

〝打嘴巴〞:常时间抽打嘴巴,至面目全非,血流满面。
〝锁喉〞:用拳头一阵猛劲打嗓子,直至说不出话来;
〝弹眼睛〞:专打眼睛,直打到眼睛睁不开了;
〝抠锁骨〞:用双拳猛灌太阳穴;
〝握阴囊〞;
〝刨奔儿〞:用凳子腿儿使劲刨手背;
〝刮肋条〞:用木板刮肋条;
〝钉大针〞:用木板往身上钉大针;
〝鞋底打脸〞;
〝木棍、铁棍、电棒暴打〞;
〝反铐毒打〞;
〝排针板〞:用别针扎后背,直至后背布满了血点子;
〝悬吊打〞:用一根绳子将学员两手腕手背绑起来(绳子嵌在肉里面),吊在门框下,十几名打手轮番暴打、劈头盖脸拳打脚踢。每五分钟放下来,再吊,怕麻木后失去知觉没有痛苦感,如此折磨一夜。

另外还有两脚倒挂悬空毒打;胶布封嘴毒打等。

使用的刑具:抽人的刑具有皮的、铜丝拧成的、钢筋条、荆条、全竹竿(带刺)、橡胶棍、狼牙棒、电棍、皮管子、镐把、钢丝锁、藤条等。使用橡胶棍打人,看不见外伤,内脏却会被打破裂。

(二) 各种电刑

电刑是中国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最常使用的酷刑之一。警察用电棍电学员的敏感部位,口腔、头顶、前胸、阴部、女学员乳房、男学员阴茎、臀部、大腿、脚底,有的到处乱电,用多根电棍电,直至有烧焦烧糊,糊味到处能闻到,伤处紫黑。有时头顶与肛门同时过电。

〝电针刺〞:(农村有用竹签子和铁针刺的),通220伏电流,连续电针刺激,让人痛死过去。有的学员除头顶之外全身都是密密麻麻的黑点点。

〝电线鞭加活麻〞鞭打: 活麻是一种野生植物,一接触皮肤剧痛难忍,被打人多数休克,用冷水泼醒后再抽打。

〝电肛门〞:人坐电椅上,电插头插入肛门长时间通电。

〝电嘴〞:电过之后,嘴唇就肿起来了,越肿越高。整个嘴唇满是水泡,肿大得象是戴上了一个道具。

〝电乳头〞:新疆一29岁的女学员被警察用电丝将她的乳头穿在一起,然后用背铐将她铐住通电。

〝电筛子〞:学员被关在上下左右前后的墙壁上布满电针的小黑屋里,站不直,蹲不下,不能睡觉,身体倾斜一点,就被电针电。

〝电小便头〞:往小便上浇水,然后用三根电棍一齐往上撮。

(三) 各种火刑

〝烟头烧〞:学员的手、脸、脚底、胸、背、乳头等被烧,有手指烧坏的,脸上烧出一个个的圆洞

〝打火机烧〞:用打火机烧手,烧阴毛。曾有法轮功学员的阴毛被全术光。

〝烫手背〞:曾有一名被上大挂的法轮功学员,脸上被烫了数个大坑,一只耳朵的耳坠竟被烫穿了;

〝烙铁烙〞:广东学员覃永洁被拘留所警员绑在柱子上,警员将一根铁条在电炉上烧红后,压在其双腿上烙烫十几处,烙烫伤口很深,烙得他双腿发抖、疼得大叫,他痛苦不堪以致于小便失禁。他逃到美国后双腿经医生诊断为有十三处三级烧伤。

〝烙脸〞:用烧红的煤烙学员的脸;

〝烧活人〞:把备受酷刑折磨后还有呼吸心跳的学员活昧死,对外称其为〝自焚〞。(湖北麻城白果镇警察所为)

(四) 性虐待

专门毒打女学员的前胸及乳房、下身;

〝强奸〞:北京警察当街毒打讲真相的女学员,打掉牙齿,打到休克后强奸。重庆警察毒打并强奸女学员、大学生魏星艳。

〝轮奸〞:河北邢台公安局及一个区分局的衣冠禽兽把所抓捕的女学员双手铐住,在警车里轮奸,送到后扒光她们衣服用竹条抽打,用电棍电乳房和阴部。

〝电棍插阴道〞:扒光衣服干部轮流用靴踢其臀部和大腿,又用打火机烧她的乳头,再用电棍插入阴道电她。

〝四把牙刷搓阴道〞:警察将4把牙刷捆绑一起,插入女学员阴道用手搓转,逼学员〝悔过〞。

〝抠阴道〞:年轻干警有的用手指抠女学员阴道。

〝火钩钩阴道〞:用火钩钩女学员的阴部。

〝电乳头〞:女学员被双手反铐,用电线把其两个乳头穿一起过电。

〝投入男牢房〞:马三家劳教所发明的。把女学员剥光衣服后投入男牢房,任男性犯人污辱。

〝抠、掐乳房〞

〝烟头烧烫女学员的阴部〞

〝用脚踢肛门及下部〞

〝侮辱未成年少女〞

(五) 二战法西斯暴刑重现

〝耐寒〞:这是当年日军侵华时对待中国人民恶行的重现:中国北方冬天严寒,公安把大批学员衣服扒光,强迫趴在雪地上手掌着着地,不着着地就用脚踩,学员手 指都冻得象胡萝卜一样红肿僵硬,一碰就断。潍坊市一个街道办事处强迫一些坚持修炼的学员三九寒冬脱光衣服,赤脚站在室外厚冰上,强行给他们灌屎灌尿。 辽宁省的马三家劳教所在风雪天把法轮功学员衣服解开,铐在球架上,直到把人冻昏,满脸冻出成串的大泡。

〝耐热〞:夏天关开水房 。夏天中午气温正高时,将学员背铐在电线杆上曝晒。

〝放毒气〞:山东蒙阴县邪恶之徒李枝叶,类延成等效仿纳粹使用毒气杀害犹太人的法西斯手段,连续三夜把毒气投入被他们打得遍体鳞伤的法轮功修炼人张荣秋房 间。第一夜的毒气使张浑身虚弱,没一点点力气;第二夜的毒气使张头痛,虚弱,脸色蜡黄;第三夜投入毒气后,张浑身抽搐,哆嗦成一团,昏死过去。凶犯为了逃 脱责任,把张送回家。张生活不能自理,双双手不停颤颤抖。

〝钉竹签 〞:警察用锤子把锋利的竹棍子钉入学员的指甲盖。在锤击过程中, 指甲盖完全地被掀开或脱落。因为暴露的指甲盖床是极端敏感的, 钉竹签过程中的痛苦无法形容。警察开始会把竹签钉入一个手指。如果学员仍然拒绝放弃信仰, 警察就会接着在其他手指上钉, 直到残酷地将所有十个手指钉满竹签。还有将铁丝或竹签插入指甲;用针深深刺入肌肉,然后与发电机连接起来,接通高压电流。

〝细菌房〞:该房子墙上、地上、顶棚上长满红、绿、黄、白等长毛(菌丝),把学员关进去,不给消毒,不让晒被子,不让洗澡。不出一个月,住在里面的人身上 全部长满了各种各样的疙瘩,连医生都说不清是什么疹子。染上这东西之后,痛痒难忍,白天让人坐卧不安,晚上整宿不能入睡,让人苦不堪言。

〝动物咬人〞:放狼狗咬人;还有放狼狗咬,毒蛇和蝎子咬,放蟑螂、放臭虫、老鼠。

(六) 虐杀不分老小

〝拖死〞:东北警察把学员的肩胛骨用铁铁丝穿住,硬是把人活活拖死了。〝烧死〞:湖北白果镇把毒打后尚未断气的女学员活昧死,对围观观的群众当面撒谎说是〝自焚〞。

〝强行火化〞:江苏苏淮安看守所的警察把36岁的学员张正刚毒打到气息奄奄,但尚有心跳和呼吸,就把张强行火化了。

〝堕胎死〞:烟台女学员怀孕8个月在家中被抓走,强制〝转化〞,强行堕胎,孩子下来会哭,现生死不明,母亲被劳教;

〝勒死〞:北京团河劳教所把王丽萱母子迫害致死,说王〝跳楼自杀〞,她8个月的儿子死后遍体鳞伤,脚踝有明显勒痕;

8岁的高京宁被迫害致死;12岁的小瑞和她10岁的弟弟小怡跟妈妈一起在公园炼功被抓被打,警察还令姐弟俩趴在地上,用脚踩小孩的双臂,碾动双臂,孩子痛得哇哇大哭。把正在上学的孩子也关进了监狱,理由是〝给你妈做个伴〞,〝劝劝你妈〞。

以上只是逐个介绍单项酷刑,事实上,在具体迫害中,警察和劳教人员常常是多种酷刑齐下的。

百 种以上惨绝人寰的酷刑被广泛用于法轮功学员身上,尤其是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的修炼者。年近古稀的老人,花样的少女,正在哺乳的年轻母亲或孕妇都不能幸免。 更多图片请见明慧图片 http://photo.minghui.org/photo/images/persecution_evidence/death_1.htm

什么是〝共同负责〞

《剥洋葱》是199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钧特.葛拉斯写的一本回忆录。葛拉斯是德国人,在此书中,他自揭曾参加党卫军,记叙了他从12岁到32岁的生活经历。

书 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段叙述,是他在17岁时,曾经参加过党卫军,未发一枪,受伤被俘。他在回忆中说,〝我曾被纳入一个体制,而这个体制策划、组织、实施了对 千百万人的屠杀。即使能以没动手干坏事为自己辩白,但还是留下一点儿世人习惯称为〝共同负责〞的东西,至今挥之不去,在我有生之年肯定是难脱干系了。〞

从文革的百大酷刑到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应该谁来负责呢?葛拉斯说,〝回忆就像洋葱,每剥掉一层都会露出一些早已忘却的事情层层剥落间,泪湿衣襟。〞

- See more at: http://www.ntdtv.com/xtr/gb/2014/11/15/a1154142.html#sthash.BrAA54VT.dpuf

九评共产党--引领中国十年巨变的奇书

Posted: 18 Nov 2014 07:00 AM PST

真相网2014.11.18】据新唐人讯:今年的11月19号,是《九评共产党》发表十周年。《九评》一发表,就引发了全球华人退出中共组织的浪潮。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呢?为什么会给中国人带来了这么大的变化?让我们一起来回顾。

2004年末的中国,俨然是一个庞大世界工厂,廉价劳动力生产着大量产品,源源不断的出口。中共当局不惜透支道德和环境成本,营造出表面的经济繁荣,为巨大的贫富悬殊,尖锐的社会矛盾找一些开脱。

同样在2004年年末,海外独立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犹如一把利剑,瞬间划破了中共多年来所谓〝伟光正〞的自画像。

11月19号发表的第一篇社论<评共产党是什么>,有史以来第一次指明了共产党的实质,是〝反自然和反人性的邪灵〞。

九评视频:〝如果说前一种社会形态是一种合乎自然的社会状态,那么共产党政权则是一种反自然的社会状态。
而党性永远超越普遍人性而存在,于是善良和邪恶、法律和原则都变成了随意移动的标准。不能杀人,但党认定的敌人除外;孝敬父母,但阶级敌人父母除外;仁义礼智信,但党不想或不愿意的时候除外。具有普世价值的人性和社会标准被彻底颠覆,因此共产党又是反人性、反社会的,而实践它的共产党则成为反人、反地、反天、反自然、反宇宙的邪恶生灵。〞

之后,《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之三、<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之四、<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之六、<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之八、<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陆续发表。一直到12月4号,九篇社论的刊载全部完成,对中共剖析之深,被称为〝前所未有〞。

中国问题专家章天亮:〝《九评》一方面,不搞政治,他甚至不是以推翻共产党为目的。当然他可能会带来这样一个结果,但他并不是以这个为目的。他主要就是从历史的事实的列举,加上分析,主要是从道德层面,指出共产党是一个邪恶的政权。特别是指出共产党它是一个邪教,它不仅仅是一个邪恶的意识形态,它本身具有很多宗教的性质,但是它又不是让人做好事,在这个过程中,犯下了很多反人类的罪行,所以说它是一个邪教。对共产党定义的深度,是以前很多人没有达到的。〞

自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在世间出现后,就有各种对它批判或评论,但是,《九评》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

章天亮:〝还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他是号召每一个人的内省。通常比如说,国民党在宣传的时候,在国共内战期间,他可能说共产党多么邪恶,是为了号召大家起来和共产党斗争。但是《九评》他是号召每一个人反省一下自己。就是说在共产党统治这么多年来,犯下这么多罪恶的时候,你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人,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九评》问世十年来,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贫富差距成为世界第一,人权状况却在全球排名倒数第七,新闻自由指数全球倒数第五。中共各级官员成为了〝表叔〞、〝房叔〞,腰缠万贯,而民间的维权事件却此起彼伏。

著名历史学者辛灏年:〝《九评》揭露了共产党的历史,揭露了共产党的现实,十年来中国大陆的现状的发展,已经证明《九评》所说的内容完全是正确的。〞

尽管中共的本质没有改变,但是十年来,在《九评》的引领下,中国人却改变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从不敢听,不敢说,变成敢于公开声明退党

广州家庭教会成员黄燕:〝我早就退出了,我帮我哥哥,我所有的亲人,只是我认识的我帮他们都退出了。因为共产党是邪恶的。〞

原山东中国农行科长张军:〝我是银行党员,中层干部科长,我对他们失望,我要退党,我认为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接受退党的人会更多。〞

章天亮:〝读了《九评》之后,很多人就采取了一个行动,就是退出共产党。因为共产党它毕竟是由一个一个人组成的。这样的话,当很多人退出共产党的时候,他就等于是非常和平的把共产党解体掉了。他没有通过军事的手段,暴力的手段去解决问题,就通过一种内省的方式,就能够化解这么一个邪恶的政权,我觉得这是一个奇迹。〞

目前,在《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党、退团、退队的人数已经超过一亿八千万,并且还在以每天约十一万人的速度递增。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副主席聂森博士:〝退党、去共、弃共全球大潮,就是一股暗流,改变着世界,白的更白,黑的更黑,这两边分化。〞

旧金山大纪元主编马有志:〝在这个时代,善的最善,恶的最恶。如果你看清善恶,能够分辨善恶,你就能知道中国的未来。〞

在五四运动后,逐步陷入共产主义灾难的中国,正藉由《九评》开辟的这个奇迹,重拾中华传统正信。引领了中国十年巨变的《九评》,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世界广传,让其他国家的民众,也看清共产党的危害,以及中共犯下的反人类罪行。

"Nine Commentaries" Leads Change in China for A Decade

Nov. 19 marks the 10th anniversary of the publication
of "Nine Commentaries on the Communist Party".
Since the publication, the Nine Commentaries has triggered
a global wave of Chinese people quitting the Communist
organizations.

What is the Nine Commentaries?
Why would it bring such a major change to the Chinese?
Let's take a look.

In late 2004, China was a huge factory of the world,
cheap labor, mass production of goods, and a steady stream
of exports.

At the cost of ethical values and environment,
the Communist regime created a superficial prosperity
as a means to avoid issues of huge disparity
and sharp social contradictions.

Also in late 2004, the overseas independent Chinese media,
the Epoch Times, published the editorials, "Nine Commentaries
on the Communist Party."

It was like a sword that instantly cut through the self-portrait
of 'great, glorious, correct'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On Nov. 19, the editorial, "the Commentary One:
On What the Communist Party Is",
clearly illustrated the essence of the CCP:
an evil specter opposed to nature and human nature.

Nine Commentaries: If the bottom-up social structures allow
for the self-determination of individuals or groups to occur
naturally, then the communist regime is anti-nature in its essence.

The Communist Party does not hold universal standards
for human nature.
The concepts of good and evil, as well as all laws and rules,
are arbitrarily manipulated.
Communists do not allow murder, except for those
categorized as enemies by the Communist Party.
Filial piety is welcomed, except for those parents deemed
class enemies.
Benevolence, righteousness, propriety, wisdom,
and faithfulness are all good, but not applicable
when the Party is not willing or doesn't want to consider
these traditional virtues.
The Communist Party completely overthrows the universal
standards for human nature, and builds itself on principles
that oppose human nature.
The communist party is a kind of being. However, it opposes
nature, heaven, earth and mankind.
It is an evil specter against the universe.

Following that, came:
Commentary Two: On the Beginning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ree: On the Tyrann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Four: On How the Communist Party Is an Anti-Universe Force;
Five: On the Collusion of Jiang Zemin and the Communist
Party to Persecute Falun Gong;
Six: On H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Destroyed
Traditional Culture;
Seven: O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History of Killing
Eight: On H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an Evil Cult;
Nine: On Unscrupulous Nature

On Dec. 4, the editorials completed nine chapters,
known as an "unprecedented" in-depth analysis of the CCP.

China issue expert Zhang Tianliang: "The Nine Commentaries
does not engage in politics or overthrowing the CCP.
It could have such an effect, but that's not the purpose
of the editorials.
It pointed out the evil regime of CCP by mainly enumerating
and analyzing historical facts from the moral level.
In particular, it noted that the Communist Party is a cult
with an evil ideology and some religious nature.
It does not allow people to do good deeds.
In the process, many anti-humanity crimes have been committed.
That's why it is a cult.

Such depth about the definition of the Communist Party
was never before achieved."

Since the emergence of Communism, there have been
all kinds of criticism or comment on it,
but Nine Commentaries has a distinctive feature.

Zhang Tianliang: "The big difference is calling on everyone's
introspection.
For instance, when Kuomintang criticized the evilness of CCP
during the civil war, the purpose was to call on people
to fight against the CCP.

But, the Nine Commentaries call on people to reflect on self.

That is, after so many years of CCP rule and so many
crimes committed by the CCP, as a human being,
a person of conscience, what will you do?"

For the past decade, China's disparity has become world
number one under CCP rule,
the seventh from the bottom in world human rights,
and the fifth from the bottom in 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
The CCP officials at all levels have become the wealthiest
population enjoying luxuries and multiple houses.
But, civil rights defending incidents have only happened
one after another.

Renowned historian Xin Haonian: "The Nine Commentaries
exposed the history and reality of the CCP.
For the past decade,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 has
demonstrated the correctness of the Nine Commentaries."

Although the nature of the CCP has not changed,
the Nine Commentaries has guided the Chinese.
More and more Chinese have changed from not hearing and
not saying to daring to publicly denounce the party
for the past 10 years.

Guangzhou family church member Huang Yan: "I have quit
the CCP a long time ago.
I have also helped my brother and all my relatives.

All the people I know I have helped them to denounce the CCP,
because the CCP is evil."

Former chief of Shandong 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 Zhang Jun:
"I was a Party member at the bank, a mid-level chief.
I'm disappointed with them. I wanted to quit the CCP.

I believe if they continue like this, many more people will be
willing to denounce the Party."

Zhang Tianliang: "Many who read the Nine Commentaries
have taken action by quitting the CCP.
After all, the CCP is composed of people one by one.

When many people quit the CCP, it is tantamount to dissolve
the CCP.
It is a very peaceful disintegration of the Communist Party,
without any army or violence.
It is through an introspective way to resolve such an evil regime.
I think it is a miracle."

Currently, more than 180 million Chinese have denounced
the CCP and its affiliated organizations
through the Epoch Times Website.

The number is growing at a rate of around 110,000 daily.

Dr. Nie Sen, Deputy Chair of the Global Service Center
for Quitting CCP: "Denounce the CCP, get rid of the CCP,
abandon the CCP.
These are the global undercurrents that are changing the world
where the white is whiter and the dark is darker.
It is a clear differentiation."

The Epoch Times at San Francisco branch editor, Ma Youzhi:
"In this day and age of distinct kind vs. evil,
if you can tell the good from the bad, you will know China's future."

After the May Fourth Movement in 1919, China had gradually
fallen into the disaster of Communism.
The Nine Commentaries has created a miracle to regain
traditional Chinese beliefs.
The Nine Commentaries has led the huge change in China.

It is also widely spread in the world at an unprecedented rate
to help the worlds' people see through the harm of the CCP
and the CCP's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 See more at: http://www.ntdtv.com/xtr/gb/2014/11/18/a1154820.html#sthash.bbASDp8r.dpuf

【九评引时代巨变】全球弃共除共篇

Posted: 18 Nov 2014 06:55 AM PST

真相网2014.11.18】
【九评引时代巨变】全球弃共除共篇
香港二零一四年"七二零"法轮功迫害游行中的一幕。迄今已有超过一亿八千万华人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公开声明退出中共相关组织。(明慧图片)

据大纪元报导:2004年11月19日,大纪元发表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 党》,引发了十年来持续不断的"三退"(退党、退少先队、退共青团)大潮,至今退出中共党、团、队总人数已达一亿八千多万(183,984,171)。与此同时,《九评》也引发了全球去除共产主义的大潮。

九评的问世首次彻底揭穿了共产党到底是什么、中国共产党是如何起家的,其暴政,杀了多少人、炮制了哪些谎言,并将中共 "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的本质暴露在世人面前,而且第一次对中共贯之以"邪灵"之称谓,让不了解中共的世界和被中共蒙骗的中国人叹服,让 中共无以回应。

国际社会把共产党视为瘟疫

在国际社会上,10年中,波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捷 克、匈牙利、乌克兰等前共产国家已陆续通过法律、决议、政策、行政命令清除国家境内一切共产主义符号和共产党的影响。此外,在过去10年,在全球5大洲上 百座城市,举办了2,000多场关于《九评》的研讨会、座谈会等,上万专家、学者、政要、领袖、媒体人、受害人站出来发声。

11月16日,在斯洛伐克共和国的首都布拉迪斯拉发,来自斯洛伐克、捷克、匈牙利、波兰、德国、乌克兰的六国总统齐聚,纪念天鹅绒革命成功25周年,提醒人们自由和正义是不可战胜的。

25年前,柏林墙的倒塌标志着东德共产独裁政权的解体,之后东欧共产党各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捷克随后发生天鹅绒革命,罗马尼亚发生推翻齐奥塞斯库的革命及前苏联解体。1989年席卷东欧的剧变使东欧摆脱了40年的共产党统治。

共产党在国际社会被视为瘟疫。加拿大总理哈珀在今年5月底的建造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筹款晚宴的演讲中说:共产主义的结果是不折不扣的灾难。共产党在世界范围杀害了几亿人。哈珀总理希望加拿大不忘记历史的教训。

共产党在乌克兰选举惨败 首次被踢出议会

今年10月27日,乌克兰举行2月发生革命以来的首次选举,共产党在议会大选中惨败,首次被踢出议会,其得票率仅超过3.8%,不足法定进入议会所必须的5%的得票率门槛。

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表示,共产党完全丧失民心,共产党被抛弃并非由于总统和议会的命令,也不是法院的裁决,而是乌克兰人民对共产党做出了自己的判决,是选民对共产党做出了准确和公正的评价。

波罗申科说,由于共产党在过去和今天所犯下的罪行,这个政党无权在目前的乌克兰政治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

乌克兰国会议员邦达尔丘克认为,光取缔共产党还不够,还应在乌克兰禁止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因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本质上反人性,更对乌克兰国家和乌克兰民族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破坏。

乌克兰国会议员Igor Miroshnichenko说:"这是一个憎恨人类的意识形态,直接导致了三次大饥荒,屠杀了数百万乌克兰人并破坏国家、破坏乌克兰的语言、文化和民族。"

中共已到解体灭亡的临界点

中 国有着五千年的古老文化,是神真正传给人类的文化,其体现的是人对天、地、自然的谦卑,对生命的珍视和对神的敬畏,期间虽然历次改朝换代,甚至经历了外族 入侵,但都被中国传统文化所同化,使其能够继承发展下去。唯独到了近代,中共从西方请来了一个马列邪灵,用无神论、阶级斗争、暴力革命,独裁专政取代了中 国传统文化,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全面的破坏和摧残,1966年的文革达到了高潮。

《九评》在揭示中共破坏传统文化以及党文化与其相悖之处后,让世人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如何重建自己的根。

纵观80多年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其所到之处永远伴随着谎言、战争、饥荒、独裁、屠杀和恐惧。

前 30年中共几乎是靠搞运动制造人祸来杀人,8千万民众被中共迫害致死。后30年中共迫害与杀人的手段更为惨无人道、灭绝人性。1989年中共在光天化日之 下把天安门广场变成了屠杀民众的场所,成千上万善良无辜的爱国学生被置于中共的机枪坦克之下,传几百到几千人遇难。1999年中共又把屠刀砍向法轮功,活 摘人体器官的罪行成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迫害,由此带来的社会道德体系和生态体系的全面崩溃,将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拖向深重的危机。

当下,在中国,中共已经到了解体灭亡的临界点,退出中共的浪潮已成为无法阻挡的历史洪流。在中国,官员、民众则纷纷以公开或化名退党,提出打倒共产党已成为民间热潮。在中国大陆,迄今已有超过1亿8千万华人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公开声明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

全球除共退党大事记

2013 年8月23日,加拿大政府宣布,将出资最高150万加元,在首都渥太华建造一座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A Memorial to Victims of Communism)。加拿大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2014年5月30日在"赞颂自由"的筹款晚宴上,表示"共产主义是最致命的思想瘟疫之一",并感谢"赞颂自由"在首都渥太华建造共产主义 受害者纪念碑的努力。加拿大在整个20世纪成了逃离共产主义政府人们的避难所。

2013年8月14日,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为回应各地对群体三退(指退出中共党、团、队)的要求,发表"关于群体三退的公告",在保持过去三退方式的情况下,为公众提供群体退党操作指导意见。

2013 年6月14日,湖南省五千多名放映员一致决定:强烈要求退出共产党,公开集体退党,并到北京上访。湖南省共有八千多名乡村放映员,其中大部份都是中共党 员。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批乡村"秀才",骑着自行车或肩挑背扛地长期奔走乡村,播放中共宣教的红色电影。他们是那个年代著名的"红色放映员"。多年 来,他们没有得到当局的任何补偿,现在大多老、弱、病、残,生活陷入困境,老无所养,被当局遗弃。

2013年6月中旬一天早上7时许,加拿大多伦多退党服务热线收到一位大陆广东企业员工的来电,之前他就打电话来给自己退,现在要求帮他群体的四千人"三退"。

2013年6月,退党人数超过一亿四千万。

2013年3月,退党人数超过一亿三千万。

2012 年12月18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简称CECC)在参议院举办大型法轮功国会听证会。围绕"法轮功在中国:回顾与更新"的主题,与会八位证人以亲身经历或详实事实讲述中共对法 轮功长达13年的迫害情况。退党中心发言人李祥春在听证会上介绍退党大潮。

2012年9月12日举行对发生在中国的活体摘除器官的国会听证 会,此听证会由众议院外事委员会加州共和党议员、监督和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达纳‧罗巴拉克和新泽西共和党议员、非洲及全球健康和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克里 斯‧史密斯共同组织主持。出席听证会证人有:调查记者伊森‧格特曼、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教授加百利‧达诺维奇、医学社会医生抗议活体摘取器官发言人达 蒙‧诺托博士和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李祥春。

2012年7月,欧洲议会负责民主和人权事务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科特发表对退党运动的敬意的声明:"退党运动这种精神的和平的运动,已经给国际社会带来了一个完全没有共产主义的新愿景。"

2012年7月,退党人数超过一亿两千万。

2012年6月12日,前美国防部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在国会山献花仪式上获得杜鲁门-里根自由奖章,由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主办,此奖项也为了纪念悼念活动5周年。在活动后,拉姆斯菲尔德和其他参与者表达对退党运动的支持,以鼓励中国人民退出中国共产党。

2012年2月,退党人数突破一亿一千万。

2011年10月25日,美国国会416号议案:谴责中国共产党对良心犯的歧视、骚扰、折磨和处死,支持中国民众退出中共的退党运动。

2011年8月,退党人数突破一亿。

2011年7月13日,美国参议院第232号决议:中国共产党镇压法轮功运动12周年,决议意识到正在中国持续发生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意识到中国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及其附属组织的退党运动,同时呼吁立即停止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运动。

2010年2月退党人数突破九千万。

2010年9月,退党人数突破八千万。

2010年3月16日,美111届众议院605号决议:在中国共产党镇压法轮功精神运动11周年认识到在中国正在持续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镇压,并呼吁立即停止迫害活动。

2010年3月,退党人数突破七千万。

2010年1月14日,乌克兰法庭以上世纪30年代该国发生的饥荒,裁定当时的苏联领导人犯下了种族屠杀罪。基辅上诉法庭裁决说,包括斯大林在内的苏共领导人要为这场造成大约400万乌克兰人死亡的饥荒负责。

2010年1月9日,退党人数突破六千六百万。

2009 年11月,乌克兰总统尤申科不久前表示,他准备向议会提交法案,禁止共产主义标志。乌克兰国家对外情报局档案馆馆长维亚特罗维奇在悼念"大饥荒遇难者日" 前夕表示,如果乌克兰共产党把自己当成苏联共产党的继承人,那么从法律和道义的角度来看,乌克兰应该禁止共产党的活动。苏联共产党当年屠杀了千百万乌克兰 人。

2009年11月30日,波兰总统卡钦斯基最近签署一项法律,禁止生产、贩卖、使用、传播和存放共产党的镰刀、斧头、红旗、红星等标志 以及纳粹法西斯的标志。因为共产主义同法西斯一样都是种族灭绝的象征,共产主义标志不能在波兰土地上存在。类似的法律已在波罗的海国家实施:立陶宛1年前 通过和实施的相关法律规定,拉脱维亚在上个世纪90年代早已实施类似法律。

2009年11月10日,在柏林墙倒塌20周年纪念日之际。时值 全球领袖齐聚柏林庆祝欧洲解放的时刻,数万名柏林市民和游客把庆祝活动推向高潮。主要庆祝活动在德国统 一象征的柏林勃兰登堡门附近展开,并包括一个推倒巨大多米诺骨牌的仪式,以纪念东欧前共产党政权在1989年随着柏林墙倒塌后接连被推翻的历史。德国总理 默克尔首先与克勒总统以及其他领导人在夜愿教堂参加祈祷仪式。默克尔还和前苏联总统兼共产党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波兰前总统华里沙一起穿过当年的东西德分界 线关卡旧址。

2009年10月3日,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在加州洛杉矶开设全球第二个办公室。

2009年9月,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三退人数突破6,000万。

2009年8月,单月三退人数创历史新高:达到168.95万。

2009年7月20日,在伦敦市中心议会广场举行的"解体中共,制止迫害"大型集会,多位英国政要和非政府组织人士到场支持发言。

2009年7月16日,在美国华盛顿DC国会山前举办"解体中共,才能停止迫害"盛大集会,有十多位美国国会议员和政要出席并作谴责中共邪党暴行的发言。

2009年7月7日,在加拿大联邦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计划在首都渥太华战争博物馆附近建立一个纪念碑,来纪念那些被共产主义杀害的受难者。该纪念碑预计在今年11月,柏林墙倒塌20周年时,举行奠基仪式。同时有社区领袖呼吁也在加国家博物馆中收录共产主义暴行以教育后代。

2009年5月17日,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在首都基辅郊外的森林参加政治迫害悼念活动,表示应彻底清除共产极权的标志,同时告诫那些不承认共产主义罪行的人们,必将被淘汰。这样的罪行不会被历史所宽容。

2009年4月28日,阿富汗庆祝前苏联支持的共产党政府倒台17周年,喀布尔政府取消了今年的游行,将把举行这次活动的钱拨给巴达赫尚省和宁加哈省的地震灾民。卡尔扎伊总统主持了有前穆加赫丁领袖、外交官和军官参加的纪念聚会。

2009 年4月13日,新西兰"退出中共服务中心"在奥克兰市伊丽莎白广场举行声援中国人五千五百万人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的集会活动,新西兰总理约翰‧柯 (John Key)委托他的私人秘书Emma Holmes发来贺电表示支持,并转达他对这次活动的主办者和所有参与者的祝福。

2009 年4月8日,法国国民议会副主席马克-勒-福赫(Marc Le Fur)发起,在国会放映厅放映了电影《卡廷大屠杀》。讲述二战期间共产苏联为防止不受其控制的自由波兰的出现,在卡廷(Katyn)森林秘密枪杀 25,000名波军军官和其他社会精英的史实。波兰驻法大使Tomasz Orlowski、法国前文化部长、人权捍卫者雅-克朗(Jack Lang)、法国国会法-波友好小组主席Jean-Louis Leonard,以及多位法国议员出席了活动。一致认为,今天有必要揭露共产极权暴行。

2009 年4月2日,欧洲议会在布鲁塞尔全体大会上投票通过了"关于欧洲良知和极权主义"的决议,谴责极权和共产专制,提议在全欧洲范围将8月23日定为所有的极 权主义和专制政权受害者纪念日。以表达对人类尊严与公正的纪念,并宣布今年欧洲将庆祝中、东欧共产独裁统治垮台和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以便牢记历史。该决 议的发起人之一欧议会议员托克斯(Tokes)表示,在欧洲我们努力团结一致谴责所有那些极权统治所犯下的反人类的罪行。

2009年3月, 前中共国家安全系统谍报官员李凤智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公开宣布决裂中共,并在国会山召开新闻发布会,呼吁世界各国政要关注中国民众的人权状况。美国加州 国会议员德纳.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声援李凤智脱离中共,为退出中共的五千万中国人鼓掌喝采。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法新社等多家西方主流媒体现场报导,关 注此事件。

2009年3月18日,欧洲议会在布鲁塞尔总部大厦内举行了欧洲良知和共产极权罪行的听证会,欧盟理事会主席国捷克政府常务副总 理、欧盟执行委员会高级主管官员,以及来自欧洲不同国家的政要和非政府机构代表与欧洲议会议员一起参加了听证。来自欧盟、欧洲不同国家的政要、不同的纪念 共产主义受害人的组织等到会发言,探讨、交流去共化的进程。曾两次担任爱沙尼亚总理的马特.拉尔先生(Mart Laar)表示,中国越早退出中共越好,人们需要知道,共产主义是一丘之貉,不管它在哪里,都是罪恶。前捷克总统哈维尔先生(Vaclav Havel)表示,必需反思共产主义罪行,对此盖棺定论,并告知下一代,这尤为重要。

2009年2月17日,柬埔寨特别法庭在柬埔寨首都金 边开庭审判康克由等前红色高棉领导人犯有反人类罪。柬埔寨特别法庭是专为审判波尔布特政权在国际框架下,由联合国与柬埔寨共管的法制机构。在世界上共产主 义制度在中国仍然存在的今天,这一机构的设置与正式运作是国际法制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历史事件。对这些人的审判既是对柬埔寨共产制度的审判,也是对 这些作为制度机器一部份的个人的审判。

2009年3月开始,美国和许多民主国家正式把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签发的"三退证书"作为办理身份的法律支持文件。退出中共、杜绝共产主义的全球觉醒浪潮得到海外华人广泛支持。

2009年2月1日,退党人数达到五千万。

2009年初,美国总统奥巴马就职演说,再次正式把共产主义和恐怖主义相提并论,视为打击对象。

2008 年12月14日,加拿大多伦多准备建立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来自前东欧共产专制国家以及古巴、北朝鲜、越南和中国等十几个不同族裔的社区人士集会商讨, 加拿大多元文化部长、捷克驻加拿大大使、波兰驻多伦多总领事等出席并发表演讲。波兰驻多伦多总领事科瑞洲表示,各个国家都有责任揭露和终止共产主义罪行: 他说,共产主义制度非常违反人性,我们经历许多悲剧。加拿大公民及移民部长杰森.肯尼也电贺支持,表示有责任使得这个项目、这个梦想变成现实。

2008年10月3日,德国迎来共产主义解体第18个生日,汉堡举办盛大庆典,现任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接受德国最大日报《图片报》采访时表示,东德共产主义解体,令人无比欣慰。

2008年7月,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三退人数突破4,000万;大陆社会各阶层民众纷纷表态参与和支持"全球退党月"活动。

2008 年7月,CIPFG组织将全球反对中共邪党迫害的签名表,递交到国际奥委会在瑞士洛桑的总部。历经6个月的签名活动,得到来自131个国家、121万 5,793名世界各地民众和全球近1,700位社会各界名流的签名支持。其中澳大利亚国会参议院于6月24日,各党派议员一致通过了一二七号动议案,要求 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这是澳洲国会首次正式表态反对迫害,被视为全球征签活动搜集民意的指标性成果。

2008年6月30日,波兰上诉法院宣布,起诉波兰最后一位共产党领导人伊切赫‧雅鲁泽尔斯基(Gen. Wojciech Jaruzelski)。

2008 年6月14日,波罗的海国家和乌克兰最近举行各种活动,悼念苏共斯大林统治时代遭受共产党迫害的遇难者,呼吁国际社会承认共产党犯下了同纳粹法西斯同样的 罪行,并把6月14日称之为"悼念共产党民族灭绝遇难者日"。总统拉特列尔斯在里加的纪念活动上表示,决不应该忘记拉脱维亚历史上的这场悲剧。

2008 年5月29日,爱沙尼亚创办调查共产主义犯罪基金会的组织,目的是调查以及公布社会主义制度以及共产党国家的各种犯罪行为,并向人们证明,作为一种意识形 态,共产主义制度同纳粹法西斯一样是犯罪制度。创办人之一的爱沙尼亚前总理拉阿尔说,基金会的另一个使命是支持那些已经摆脱了共产主义制度的国家,并帮助 仍然处在共产党专制政权统治下的国家的人民。

2008年5月18日,乌克兰总统在基辅郊外的树林参加政治迫害纪念日时,发表"认清共产主义 极权,勿抱幻想"的演讲,呼吁那些还对共产主义极权抱有幻想的人们,去认清共产主义极权的特性。同时要求对那些持有否定苏共对乌克兰民族进行种族灭绝言论 的人们追究法律责任。尤先科说:"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有多大岁数,你是做什么的。共产主义极权需要的是绝对的权力。而对于这个绝对的权力,人就必须变成动 物一样,忘记道德,忘记灵魂,成为非人类。"乌克兰总统特意将5月18日定为政治迫害纪念日。

2007年12月25日,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三退人数突破3,000万,许多中共官员退党。中共流氓在海外持续骚扰威胁退党服务中心热线和退党服务点,并偷窃《大纪元时报》等。

2007 年11月24日,近万名民众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米哈依尔"广场参加了大饥荒纪念日活动。总统尤先科、总理亚努克维奇以及前总理提摩申科等政要和一些宗教人 士代表参加了这次活动。乌克兰总统尤申科发表演讲,呼吁国际社会谴责共产主义极权,表示全球谴责共产极权的时刻即将来临!他表示,邪恶就只能称为邪恶,不 能叫别的,支持它的人也一定会受到惩罚。历史背景:在1931年到1933年的乌克兰大饥荒中,共1千万左右乌克兰人饿死,其中包括400万儿童。乌克兰 被称之为欧洲的面包篮。但1930年代苏共政权在农村强制推行集体化运动,并抢走农民积存的口粮,因此造成大饥荒。苏共时代,乌克兰总共爆发过三次大饥 荒,1932-1933年代的大饥荒最严重。

2007年9月30日,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在纽约法拉盛开设办公室。

2007年7 月25日,保加利亚前总统、东欧知名的反共人士哲列夫来台访问并发表演说,他指出,共产主义是最严重的极权政府形式,对于人类的危害比起法西斯有过之而无 不及,他呼吁民主社会认识并谴责共产主义。哲列夫出生于保加利亚,为东欧原共产国家知名的民主领袖,与波兰华勒沙总统、捷克哈维尔总统齐名。

2007 年6月12日,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落成,美国总统布什出席揭幕仪式时,把共产主义与恐怖主义并论,揭示出"共产主义就是恐怖主义"的真 理。布什表示,二十世纪是人类历史上死亡最惨重的世纪。共产主义在这个世纪里夺走一亿人性命,光是在中国就有数千万受难者。而值得警惕的是,以邪恶和仇恨 为基础的共产主义,到今天还继续存在。布什说:"我们为这座纪念碑举行落成典礼,因为我们有义务让未来子孙回顾二十世纪的罪行,并保证未来不再发生。"

2007 年5月1日,在捷克共和国首都布拉格的莱特纳公园,数千人参加反对共产主义的大型集会。集会的主题是"反对共产主义,反对法西斯主义,反对专制"。捷克总 理米瑞克‧托普兰内科出席了集会并发表讲话:"我可以对大家承诺,只要有大家的支持,我们将建立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政府。"他还强调必须要让我们的孩子们了 解共产主义的暴行,这样他们才能确保在未来不再重蹈共产悲剧而让民主常在。

2007年4月22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的"斯图斯"博物馆,举 行了题为"共产主义危害人类"的研讨会,会上讨论了取缔乌克兰共产党并对它进行审判的问题。乌克兰的一些历史学家、社会学家、人权代表以及政治组织的代表 参加了这次研讨会,探讨如何取缔共产主义理论、禁止乌克兰共产党的活动、审判那些对乌克兰人民进行迫害的人。乌克兰捷尔诺波尔州州政局决定对共产主义极权 在该区犯下的罪行进行法律评估,同时开展一系列活动纪念死于二十世纪受害者。纪念死于共产主义极权下的乌克兰人民,并起草决议案设立一个共产主义极权受害 者博物馆。

2007年4月17日,波兰检察局对原波兰共产党领导人雅鲁泽尔斯基以"共产主义重罪"提出起诉,如果罪名成立,将最高可判雅鲁泽尔斯基监禁十年。

2007年3月26日,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三退人数突破2,000万,世界各地持续开展声援活动,多国政要表示支持。

2006 年12月18日,罗马尼亚总统特莱扬‧伯塞斯库(Traian Basescu)在罗马尼亚国会全体会议上发表演说,谴责共产主义极权,指出共产党政权是一个"非法和犯罪"组织,引起世界关注。前捷克总统Vaclav Havel、前保加利亚总理Jelio Jelev、前波兰总统暨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Lech Walesa、前罗马尼亚总统Emil Constantinescu、罗马尼亚前国王Mihai、王子Radu和公主Margareta等也列席了周一的国会会议,以示支持。

2006 年10月22日,前陕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贾甲先生到达台湾,离开台湾旅行团并寻求政治庇护,4天后,他被驱逐并到达香港,他带来了共产党官员在党内普 遍不满的消息及对民主中国的希望。贾甲强调说:"如果每个人都公开退党,共产党将没有立足之地,我想成为人们的榜样。"

2006年5月,多 名立陶宛政要参观在立陶宛举行的真善忍国际美展后发表演讲,谴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曾经担任立陶宛第一任总统的现任欧洲议会议员维陶塔斯‧兰茨贝吉 斯(Vytautas Landsbergis)说:"共产制度实质上是反人类的意识形态,是毁灭人性和破坏人类生存基础的邪恶。这种制度带来的是暴政并导致数以百万计无辜的人 们被屠杀。人应该向善,而共产主义决不是善良的土壤。"立陶宛议会反对党领袖安德留斯‧库比柳斯表示:"欧委会谴责共产极权的决议已经把共产制度的罪行与 法西斯罪行等同。我们认为国际社会应当像当年纽伦堡法庭一样对共产制度进行审判。"

2006年4月25日,三退人数突破第一个千万。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委托南加州网络分析中心对千万三退人群中党团队员比例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有60%左右、即将近700万中共党员退党。

2006 年1月27日,由46个成员国组成的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通过决议,首次对共产党极权体制所犯罪行予以公开谴责,这是欧洲对纳粹罪行作出公开谴责半个世纪之 后,再度对另一个极权体制罪行所做的公开谴责。决议要求原东欧共产国家修改教科书,为共产极权体制的牺牲者修建纪念碑。

2005年12月 20日,欧洲理事会国会议员大会(Council of Europe Parliamentary Assembly,PACE)的一个政治事务委员会起草了一个决议案,强烈谴责共产主义极权政府大量的侵犯人权罪行,并对受害者表示理解和同情。呼吁欧洲 理事会成员国如果还没有重新评价共产主义历史、没有和共产主义极权政权犯下的罪行划清界限,现在应该这么做──明确谴责这些罪行。

2005年12月,"调查共产主义制度罪行基金会"的组织在爱沙尼亚成立。目的是为了向人们证明,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共产主义制度同纳粹法西斯一样是犯罪制度。

2005 年12月14日,欧洲委员会政治事务委员会(the Political Affairs Committee of the Council of Europe Parliamentary Assembly)在法国巴黎举行会议,所讨论并通过题为《国际社会谴责共产体制罪行之必要性》的报告,这是重要国际机构公开在政治层面上谴责共产主义罪 行和共产主义制度。

2005年11月26日,题为"2005年波罗的海之路──没有共产主义的世界"研讨会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召开。拉脱维 亚国会议员彼得瑞斯‧希姆森斯先生(Mr. Peteris Simsons)主持大会,一致通过决议谴责共产政权对波罗的海人们犯下的罪行,以便未来的世世代代将能记住这些共产政权所犯下的罪行。要求在共产党统治 下的国家,特别是中国,立即停止因信仰而对基督教徒、法轮功学员、西藏佛教徒和因言论而对律师、作家、记者及民主人士的迫害;呼吁所有民主国家的政府帮助 发展一个保障人类社会没有共产党恐怖的机制。

2005年10月18日,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公开发表三退的人数于达到500万。退党在大陆成 为流行话题,大陆退党服务点、站已经遍及各省市城市农村。在海外,世界各地退党服务中心和民间团体的声援活动陆续展开,包括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澳洲的悉 尼、马来西亚、美国的华府、旧金山、休斯顿、奥斯丁等地。

2005年10月3日下午,"无共产主义的世界"研讨会在捷克共和国的议会大厦举 行。捷克共和党议员玛瑞克‧班达先生(Mr. Marek Benda)作为东道主主持了本次研讨会。来自美国的斯蒂夫‧易斯帕斯(Mr. Steve Ispas)、捷克奥林匹克观察协会的主席彦‧儒牧欧先生(Mr. Jan Ruml)、英国伯爵佛朗西斯‧索罗先生(Lord Francis Thurlow)、德国国际人权协会理事曼杨先生(Mr. Man-Yan)、获奖记者彼德‧斯瓦古里斯先生(Mr. Peter Zvagulis)、卡瑞塔斯基督杂志记者米可爱拉‧福雷欧娃女士(Ms. Michaela Freiova)以及捷克奥林匹克观察第一秘书彼特尔‧库迪雷克先生(Mr. Petr Kutilek)等7名专家和知名人士作为嘉宾在会上发表了讲演。

2005年8月18日,在亚裔美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大会上,《九评共产党》一书荣获亚裔美国人问题在线类别亚裔美国人新闻工作者协会国家奖。九评在之后被翻译成超过三十种其他语言的版本。

2005年7月15日,退党人数达到三百万。

2005年7月3日晚,中国大陆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25个电视频道被插播了《九评共产党》和百万人退党的消息。大面积插播使得退党事件的消息在大陆迅速传播。

2005年7月,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倡议把中共邪党建党日设立为"全球退党日", 7月为"全球退党月"。

2005 年6月,《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MAO:The Unknown Story)出版,由旅居英国的华裔女作家张戎(JungChang)与史学家何黎岱(jonHalliday)合着,书中披露了大量以前从未披露过的史 料,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了访张戎,问到对毛的总体评价时,张戎说:"我觉得毛泽东在道德上是一无可取,我刚才讲过了,他直接负责的是中国起码7,000万 人的死亡,他的像绝不应该挂在天安门广场;他也绝不是中国人民的英雄,应该从天安门的城楼上把他的像取下来;应该把他这些真实的事情告诉给中国人民。"

2005年5月31日,退党人数达到两百万。

2005 年4月21日,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数突破一百万。4月23日,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地区的200余团体在纽约市政厅附近的福利广场(Foley Square)集会,声援百万大陆民众告别中共的义举,4千民众随后在中国城进行了盛大游行。在午后近两小时的游行过程中,围观的民众众多。此次活动特地 印刷了20万份《大纪元》号外,专门介绍全球退党形势及各地民众的声援,并加印10万份中英文"九评共产党"报纸,当日发放一空。与此同时,世界各地30 多个国家、地区的退党服务中心和多个正义团体同步开展声援集会和游行活动。

2005年2月22日,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和世界各地退党服务中心应运而生。退党中心将为中国民众退出中共党团队提供各种退党通道的服务,并在世界各地开设退党服务站(点),组织九评退党研讨会、声援集会和游行等大型活动;并向世界各国政要和民众介绍九评和三退大潮。

2005年2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发表他的退团声明《再转轮》和另一篇相关经文《向世间转轮》,得到中国大陆和世界各地广大法轮功修炼者的热烈响应,三退人数从每天几百人猛增至每天万人、数万人。

2005年元旦,海外50位华人专家学者集体声明退出中共邪党团队,拉开了中华儿女群体脱离马列邪党的序幕。

2004年12月3日,第一份海外前共产党党员的退党声明发送给《大纪元时报》。

2004年11月,《大纪元》网站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把共产主义和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所犯罪行进行深刻揭露,引发全球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的历史大潮。2005年初,《大纪元》发表《郑重声明》并设立退党网站。

东欧6国同庆推翻共党25周年 同贺民主

Posted: 18 Nov 2014 06:48 AM PST

真相网2014.11.18】东欧6国同庆推翻共党25周年 同贺民主

据新唐人综合报导:11月16日、17日,在捷克和斯洛伐克,处处是节日气氛,人们庆祝推翻共产党的统治25周年,而来自东欧六国的总统,也齐聚一堂,祝贺民主降临这片土地25周年。

11月17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人们在国家博物馆的外墙上,悬挂起来巨幅的纪念天鹅绒革命胜利后的首任总统哈维尔(Vaclav Havel)的画像,城市、社区也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点燃蜡烛,庆祝推翻共产党的统治25周年。


东欧6国同庆推翻共党25周年 同贺民主
11月17日,捷克国家博物馆前,圣温塞斯拉斯雕像的墻壁上,悬挂起哈维尔画像。(Matej Divizna/Getty Images)

东欧6国同庆推翻共党25周年 同贺民主
11月17日,捷克首都布拉格的一处庆祝天鹅绒革命胜利25周年活动现场。(MICHAL CIZEK/AFP/Getty Images)

东欧6国同庆推翻共党25周年 同贺民主
11月17日,捷克首都布拉格的一处庆祝天鹅绒革命胜利25周年活动现场。(MICHAL CIZEK/AFP/Getty Images)


11月16日晚,捷克总统米洛什・泽曼(Milos Zeman)、德国总统约阿希姆・高克(Joachim Gauck)、斯洛伐克总 统安德烈・基斯卡(Andrej Kiska)、波兰总统布罗尼斯瓦夫・科莫罗夫斯基(Bronislaw Komorowski)、匈牙利总统阿戴尔・亚诺什(Janos Ader)和乌克兰总统彼得・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在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点燃蜡烛,纪念天鹅绒革命胜利25周年。

纪念活动中,斯洛伐克总统基斯卡表示,天 鹅绒革命的纪念日提醒着人们自由和正义是不可战胜的,〝11月17日在提醒着我们,人民追求的价值多么有力量,这些价值就是自由、真理、希望、尊严、公正 和正义。〞〝这提醒我们,当人民坚信自己的(信仰),这些价值就会迸发出巨大的力量;这提醒我们,即使人们不知历史将如何安排,也会站起来维护这些价值 观。〞

演讲结束,基斯卡拿出一串钥匙晃动起来。晃动钥匙是25年前天鹅绒革命的重要标志,人们用这种方式嘲弄共产党:〝你们该下台了〞。


东欧6国同庆推翻共党25周年 同贺民主
11月16日,六国总统在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点燃蜡烛,纪念天鹅绒革命胜利25周年。(SAMUEL KUBANI/AFP/Getty Images)

东欧6国同庆推翻共党25周年 同贺民主
11月16日,六国总统在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会谈,纪念天鹅绒革命胜利25周年。(SAMUEL KUBANI/AFP/Getty Images)


25 年前的11月17日,超过10万以学生、年轻人为首的人们,聚集在当时由共产党统治的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的街头,要求结束共产党的统治。11月24 日,当时的共产党党魁雅克什被迫辞职,捷克政府举行第一次多党选举。选举的结果为〝公民论坛〞获胜,哈维尔任总统,政权和平转移。

因这场革命没有经过大规模的暴力冲突就实现了政权更迭,如天鹅绒般平与柔滑,所以称为〝天鹅绒革命〞。

Sunday, November 16, 2014

真相网:揭秘公安部“大情报”绝密工程: 建设10年 监控13亿人

真相网:揭秘公安部“大情报”绝密工程: 建设10年 监控13亿人


揭秘公安部“大情报”绝密工程: 建设10年 监控13亿人

Posted: 15 Nov 2014 08:33 AM PST

真相网2014.11.15】 【作者:韦石】按一般常识,"情报"一般是针对国外政府或者机构的,但中共的绝密工程"大情报"却设置在公安部下,目的是监控13亿国民。其监控手段和方式内容令人震惊,这个工程如此保密,已经进行了10年,但直到今天仍不为外界所知。本刊独家揭秘这个比美国情报收集"棱镜计划"要恐怖的多的中共公安绝密工程。

从王立军的"大情报"说起

重庆前市委书记薄熙来、公安局长王立军倒台后,北京《财经》杂志曾披露,薄王治下的重庆市,为了达到平安重庆的目的,耗资200多亿元人民币,建设一个号称"世界上最先进"监控系统,该系统仅摄像头就有50万个,遍布全市各区、各单位机构、街道居委会、生活小区等,号称重庆市每个角落都在监控之中。

北京天安门前灯柱上的摄像头,是中共大情报的一部份
 揭秘公安部

同时,王立军还亲自出马聘请全国顶尖专家技术团队,研发一套用于监控手机和互联网的安全系统,号称可以跟踪监全市乃至全国的手机互联网信息。王立军曾当着到访的政要显示这套监控系统:输入监控目标的名字或手机号码,目标对象的个人信息、有关情况乃至当时所在方位,行踪等,一览无余。
据披露,王立军将这个系统命名为"大情报"。所谓大情报系统,即公安系统近年来推行的三项重点工作之一的"信息化工程",主要目标是整合全社会公共资源并在警方内部构建平台,为警方所用。
在多次会议上,王立军反复描述大情报系统的具体用途:系统建成后,能够在12分钟内将全国13亿人查一遍,在4分钟内将全国在逃人员查一遍,在3分半钟内将全国驾驶员全部查一遍。
2010年5月14日,王立军对当地人大称,当年春节前五天,4000多名有劣迹的人员进入重庆,其中2000名准备在重庆作案,但这些人在6小时内被大情报系统锁定,3400多人被警方点对点见面警告,被迫在48小时内离开了重庆。

重庆市公安局的监控中心
 揭秘公安部

薄王倒台后,有报道指王立军曾利用这套系统,对进入重庆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进行秘密监控。而随着薄王倒台,重庆市公安局这套大情报系统,似乎不再风光,也很少听到当局渲染报道。
不过,本刊获悉,类似重庆薄王所建立的这套目的在于对全民进行监控的"大情报"工程,其实十年前已在公安部暗中指令下,于全国开始秘密建设。其始作俑者,正是现在已身陷囹圄的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

中共"大情报"监控13亿人民

始于胡锦涛、温家宝执政时期,由周永康领导执行的公安部"大情报系统",被视为是堪与美国棱镜计划(PRISM)比美的国家监控计划。美国的棱镜计划,是一项由美国国家安全局(NSA)自2007年起开始实施的绝密电子监听计划,该计划于2013年6月,因美国防务承包商博思艾伦咨询公司的雇员爱德华・斯诺登向英国《卫报》提供绝密文件而曝光。引起美国举国哗然。
计划透露,美国情报机构一直在九家美国互联网公司中进行数据挖掘工作,从音频、视频、图片、邮件、文档以及连接信息中分析个人的联系方式与行动。监控类型有10类:信息电邮,实时消息,视频,照片,存储数据,语音聊天,文件传输,视频会议,登录时间,社交网络资料的细节,其中包括两个秘密监视项目,一是监视、监听民众电话的通话记录,二是监视民众的网络活动。
外界有所不知的是,中共也有自己的"棱镜计划",该计划设立在公安部下。这一系统的由来,是1998年公安部启动的金盾工程。金盾工程的目标,在于建立全国公安快速查询综合信息系统(CCIC)和城市公安综合信息系统。CCIC主要包括:在逃人员信息系统,失踪及不明身份人员(尸体)信息系统,通缉通报信息系统,被盗抢、丢失机动车(船)信息系统等。后来,金盾工程的目标扩大为社会所有公共信息,包括社保、交通、通信、户籍等所有社会公共信息。

公安部召开金盾工程(即大情报系统)建设会议
 揭秘公安部

这个建立在所有主干警种之上的平台,将人口、监听、外事信息融入,还包括消费、低保、房产、财产信息,只要是国家公民和落地人员,其一切信息在这里都是透明的、三维的;此外,该系统接口和公安部情报信息系统接在一起。公安部对七类重点人员进行分类搜索不超过2分钟,把所有信息碰撞一遍不会超过40秒,甚至可以对所谓重点人口GPS定位。
"金盾工程"除了封锁境外的网站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监控中国网友的网络发言。近几年来因为在网上发表不满中国政府的言论而遭到逮捕的网上异议人士可说是族繁不及备载。特别是对于重大突发事件的舆论控制,中国政府习惯封锁所有的消息,并且驱逐国外记者。
由于金盾的封锁,所有中国各级媒体均采用新华社与CCTV的通稿,不准私下进行任何报导,于是全世界的人都无法获得突发事件的任何最新讯息,事件的诠释权就落到中国官方的手里。但是当网上有人发表与中国官方不同的言论与报导时,均马上被中国政府的网络评论员与爱国愤青驳斥为谣言。
若在中国境内,轻则行政拘留与罚款,重则交与国安与网警判刑下狱。若在国外,则中国政府则会发动舆论战,驳斥境外的报导为捕风捉影的恶意中伤,因为当时国外的记者早就被赶出事件发生的现场。

2007年,公安部对金盾工程验收,继而转为大情报
 揭秘公安部

许多中国的爱国愤青喜爱用这一点攻击所有他们认为不利于中国形像的境外新闻与评论。原因就在于爱国愤青们指出没有人能眼见为凭。但是有趣的是中国的爱国愤青却不指责中国政府封锁消息,愚弄人民、操作中国各级媒体的恶劣行径。这种倒果为因的逻辑,除无法令人苟同外,亦让人感到"金盾工程"对于控制人民的思想,实在有巨大的功用。
"金盾工程"最初只是防御性质,但随着中共维稳压力日益巨大,公安部门终于"弃盾用矛",转守为攻,将金盾工程变为"大情报"工程。据悉,公安部的大情报系统已经设置到地市一级的公安部门,将近10年,仍不为外界所知。
博讯获悉,该绝密工程框架已基本完成,但细节仍在进行中。美国的棱镜计划曝光后,举国哗然,白宫不得不表态,声明除了涉国家安全的部份,将停止对公民的情报收集。但是,中国公安部的大情报计划,却依然如故,甚至还未被人识。在中共看来,侵犯国民隐私理所当然,因此将这个工程不知羞耻的直呼其名,称之为"大情报"工程。

解析通讯网络监控

现代技术给人类带来了诸多便利,尤其是通讯方式,传统的邮寄信件、电话电报,到现在手机、网络,以及五花八门的社交工具。人们的通讯方式在改变,政府的监控手段自然会调整,事实上,手机、网络技术改变了传统收集情报的做法。首先,手机信号除了被本国政府监控收集之外,外国主要国家也可以通过卫星等手段,进行监控和收集。正因为如此,中共政府在2007年就禁止军队官员使用手机。其次,人们越来越多使用网络工具或者网络电话进行沟通,网络信息被软件公司或者网络节点监控获取,隐私更不如传统通讯工具。

图:北京2011年街头摄像装置(博讯图片)
 揭秘公安部

电话手机监控:
1、 电话监听监控:目前仍不清楚中共监听公民电话的程序,以公开的事例看,任何权力机构尤其是公安系统,可以直接监听想要监听的人,甚至不满的拆迁户也会遭监听。在西方国家,例如美国,监听公民需要司法系统法官的批准。
2、 手机监听和定位:对手机通讯,除了通话的内容,还可以对手机持有人定位,将手机主人到过什么地方、和谁在一起的数据都收集起来。

网络监控
近年,电脑、手机等都和网络分不开,网络传输的数据除了通讯内容,还有用户的IP,IP透露出用户的所在位置,如果是家用电脑,可以直接定位用户的家庭住址。
1、 网络监控A:对因特网传输数据进行监控分析,这包括进出中国总埠的和国外交互的网络数据。事实上,多数网络信息没有加密,监测易如反掌。而中国已经破解了多数加密的数据,因此基本上进出中国的网络数据都在中共掌控中。

因中共的金盾工程被判囚的内地记者师涛
 揭秘公安部

2、 网络监控B:如果网络埠无法监测的加密数据,中共以市场做要挟,迫使外国软件提供商妥协配合,最典型的就是微软公司下的Skype。Skype开始推出时,它以隐私好著称,甚至美国FBI也为之头疼。中共通过李嘉诚的公司(Tom )投资Skype,迫使中国大陆用户用Skype-Tom版。这个版本的所有数据都以某种方式给中国政府,引起国际人权组织的关注。Skype的妥协交易仍是秘密,它的做法可恶之处在于,多数用户对这点一无所知,甚至用户删除的文字对话,中共都有备份,并拿着这些隐私文字抓人。

3、 Yahoo则因为向中共政府提供其用户信箱的个人信息,而导致至少三名中国记者被判刑。Yahoo对美国国会调查撒谎称"不知道中共政府调查的目的"。博讯网独家曝光了中共国安和Yahoo公司的信件往来复印件,其中中共国安调查指令,明确指出被调查的师涛等涉及政治因素。之后Yahoo才道歉并赔偿受害人。

图:博讯网2007年曝光的雅虎和国安间数百页信息往来的一页

 揭秘公安部

图:Yahoo 总裁杨致远因师涛事件,接受美国国会质询
 揭秘公安部

4、 网络监控C:中共除了政府直接拥有并控制诸多网络软件公司,还将控制直接渗入到民间网络公司和电脑公司。例如腾讯的聊天工具QQ、微信。这些社交工具本来是P2P(即用户间直接通讯,不经过软件商的主机),但中国这些社交工具数据都通过主机,而这些数据都被公安部直接做备份。微信的语音自2013年开始,也毫无隐私,公安部都有备份。
为了监控用户,中共还有一个特别的做法:想尽办法给用户电脑、手机置放木马病毒或者后门。正因为如此,联想收购美国IBM电脑后,美国政府系统不再购买Thinkpad电脑。

街头摄像监控
自2008年北京奥运,人们就发现,出租车、公交车上安装了摄像头,大约同期,全国各地城市大规模安装街头摄像头。在2009年,深圳市内安装的监控摄像机共达80多万个,深圳市人口达1200万,也就是说,每15人有一个摄像机。深圳附近的广州设置了25万个摄像机,佛山、东莞、中山分别设置了10万个。南部云南省昆明市也设置了31万个摄像机。同年,在中国676个城市内随处可以看到监控摄像机,可谓是监控设备无处不在。

 揭秘公安部

过去几年,街头摄像装置不断增加中,2010年吉林长春称启动"天网工程" 近6万摄像头覆蓋全市 。2011年,长沙增加2.6万个摄像头,总数达6万。2011年,西安一个小区门前的15个摄像头引起媒体关注,报道称,该小区门口的杆子上,密密麻麻"栖息"著许多摄像头,远看就像一只只停落有序的小鸟。

图:西安小区门前的摄像头

 揭秘公安部

街头、出租车、机场等这些密密麻麻的摄像头正是"大情报"工程的一部分。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图像电子识别技术取得重要进展。这个技术,可以在人群脸部影像中,搜索出特定的目标。
其实,人脸检测并不是新技术,相关研究已有三十年历史。在21世纪,人脸检测技术不断提升,主要是如何从模糊或者部分脸部图像中,识别锁定目标。例如,一张图片中,人脸有有40×40图元(约一个指甲盖大小),就会被当作有效的识别对象。这个技术的内核是,提取人脸的最主要特征脸部纹理,转换成八位或者更多位编码。
有了这个技术,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国各地突然冒出这么多摄像头,这种现象任何其它国家都没有。这种技术主要是西方国家开发,这些国家也有实力将摄像头装的满街都是,但多数国家有民主法制制约,无法肆意侵犯公民隐私权。

海外华人、涉华人员也在监控范畴

中共在情报方面,除了对国民的监控上让人震惊,中共对海外留学生、华人的情关注投入更是独特。国际上有种说法,中共在海外监控留学生和华人上,看上去比对付外国政府还要卖力。中共这样做,一是可以利用留学生、海外华人搞政经科技情报,二是掌握海外华人的政治倾向,引导并利用。对重点人士(异议人士),则用各种手段监控。手机、因特网已经成了监控异议人士的重要途径。
《博讯》获悉,中共可以对特定的美国手机号锁定并跟踪、监控。另外,通过置放病毒等方式,异议人士的电脑多数中毒并被监控。博讯网的电子信箱一直收到黑客钓鱼病毒邮件,这些邮件从附件到内容都经过精心的特殊准备,收件人非常容易上当。
西方网络安全公司曾对博讯网收到的病毒做了分析,发现其将中毒电脑的数据,发送到中国的IP(电脑)。

比庞大信息更为重要的是如何使用数据

电话手机、网络聊天、邮件等内容,以及用户在什么地方使用电话手机、上网,以及各城市公共场所的摄像,都在"大情报"都数据收集存储范围,数据规模自然是天文数字。如果处理使用如此浩瀚的数据,比收集更为关键。
首先,处理和使用这些数据,需要超级强大的计算处理功能,这点随着超级计算机的开发,应该不是难题。而做各种分析处理的算法是最具挑战的。中共在这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例如,公安部可以对特定的人员,搜索手机定位数据,找出其过去几年曾和谁在一个场合同时出现。然后再对同一场合同时出现的其他人进行特定搜索,发现更多有用信息。
另外一种方式则可以用数据信息触发关注目标,举例来说,两个人乘坐同一架飞机,这两人以前曾在某敏感场地同时出现过,这样"大情报"信息系统会发出警告,对这两人做进一步分析。
"大情报"从电话、网络聊天和电子邮件可以轻易找出关注目标的所有联系人,进而对其他人进行监控分析。借着脸部图像检测技术,可以从人的海洋中,找出并跟踪锁定目标到过什么地方。可以说,"大情报"工程让国民毫无隐私,不仅监控了公民到过哪里、和谁见面,最可怕的是,公民私下交流的信息也被全盘监控,人都变成透明的了。

美国棱镜计划

棱镜计划(PRISM)是一项由美国国家安全局(NSA)自2007年起开始实施的绝密电子监听计划。该计划的正式名号为"US-984XN"。2013年6月,该计划因美国防务承包商博思艾伦咨询公司的雇员爱德华・斯诺登向英国《卫报》提供绝密档而曝光。
据斯诺登爆料,2007年小布什时期,为了应对恐怖袭击,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启动一个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 。2001年"9•11"事件发生,改变了世界安检手段,给出行旅客造成诸多不便。而"9•11"之前,美国情报部门曾试图监控劫机成员之一的网络通讯,但申请未被法官批准。"9•11"之后,美国情报机构加大了监视范围,旨在避免恐怖袭击事件的再次出现。

美国国安局前雇员斯诺登曝光美国的棱镜计划,轰动一时

 揭秘公安部

布什政府开始了恐怖分子监视计划(Terrorist Surveillance Program),参与行动的政府部门可以在无法院批准的情况下秘密监控美国境内的电话和电子邮件 。但美国政府透露,此计划只是收集数据,使用上非常慎重,只是对恐怖分子或者国外间谍嫌疑人进行数据的阅读分析。也就是说,对绝大多数普通公民,那些数据是封存的,无人去打开。
2008年,美国国会通过一项法案,赋权美国情报部门可以从外国情报监视法庭(Fo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获得批条,更大范围得进行电子监控。该法案更新了30年前的《外国情报监听法案》,允许情报部门监控那些怀疑有参与恐怖活动或其他犯罪的境外非美国公民的电子邮件、互联网活动、以及电话。美国国会在去年通过投票表决将该法案延长至2017年年底。
斯诺登称,"凌镜"能够对搜索对象展开全方位、多角度的情报跟踪。当局通过接入微软、雅虎、谷歌、苹果等美国互联网公司中心服务器,对视频、图片、邮件等数据进行监控,以搜集情报,监视民众的网络活动。当局还监视、监听民众电话的通话记录。
对斯诺登的指控,苹果发言人史蒂夫•道林(Steve Dowling)表示,"我们从未听说过'凌镜'项目。我们并未准许任何政府机构直接进入我们的服务器。任何国家机构需要向我们索取用户信息都必须出示法院批示。"
谷歌发言人莱斯利•米勒(Leslie Miller)表示,"谷歌一直在仔细考虑用户数据安全问题。不时有人说我们在系统中创建了一个政府'后门',但是谷歌没有为政府开设这样的'后门',准许政府接入用户的私有数据。"
微软表示,只有"受法律约束或被法院传讯之后",该公司才会提供客户数据。
Facebook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在周四以前Facebook从未听说过"凌镜"项目,能够让政府"直接进入"公司的服务器。扎克伯格在声明中表示,"我们并未收到任何政府机构的整体请求,或是法庭命令,询问大规模的用户数据。如果有收到,我们一定会对此积极进行辩护。"
雅虎对此也表示,该公司并未向政府提供接入用户数据的服务。雅虎发言人萨拉•格曼(Sara Gorman)表示:"我们不会向政府让直接接入我们服务器、系统或是网络。"
也就是说,斯诺登的一些指称被几家大公司否定。
美国国家情报局主管詹姆斯•克莱佩(James Clapper)表示,监管项目是至关重要的,执行程序已经确保只调查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的信息。克莱佩说:"此项目所收集的信息是我们所收集的最重要的国外情报信息,是保护我们国家免受一系列威胁的重要举措。"他还表示,所有收集到的电话数据都是严格按照法庭程序进行的。

"大情报"工程比美国棱镜恐怖在哪里?

正如美国国家情报局主管詹姆斯•克莱佩所指出,所有收集到的电话数据都是严格按照法庭程序进行的。奥巴马表示,为了防范恐怖袭击,不能同时保证百分之一百的安全、百分之一百的隐私保护以及不产生一丝一毫的不便。因此,"出于安全的考虑,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些选择。"
从"棱镜"投资规模看,应该远逊于中国的"大情报"工程。"棱镜"的项目年度成本2000万美元,也就是1亿多人民币。知情者评估,中共的"大情报"工程,各种累加投入不会低于一万亿人民币。例如媒体曝光薄王治下的重庆市大情报系统,仅基础设施(50万个摄像头及相关配套),就达200亿元人民币。
中国的"大情报"比美国"棱镜计划"更为恐怖,有以下几大原因;
一、监控内容广泛,监控不择手段,而且不告知国民,肆意秘密进行。迄今为止,公安部门主导的这个庞大的监控工程,涉及公民私隐,但竟然没有任何法律授权,只是公安部认为"业务需要"而定,用的是公帑和纳税人的钱,全国几百个大中城市,每个城市都是数以亿计投资。
二、监控、收集、使用不受约束。正如上文分析,美国对特定公民监听、监控有一定的法律程序。中共的"大情报"对公民监控,却不需任何手续,甚至坐在监控中心,把公民生活信息也都随意查看,举例说,公民情聊、裸聊的内容收集存储,估计公安部门相关人员空闲时就在观看靓男美女祼体影像。
三、利用监控的内容迫害公民。博讯已经获悉有人被捕,公安出示已经删除的skype聊天内容做"证据"。前文提到的yahoo泄露用户信件,导致记者被捕。美国的"棱镜"监控触犯隐私,它很难用这些信息惩处公民,因为西方国家民众具有言言论、结社、宗教等自由,美国公民可以公开骂总统,公民因言定罪几乎是不可能的。中共可以将公民私下聊天、信件内容做证据定罪。

在"大情报"笼罩下的应对建议

无论政治立场以及是否参与政治,任何人都有隐私,在中国"大情报"无孔不入的时代,海内外华人以及和中国事务有关的人士,应该有隐私保护意识,本刊提出以下建议供各界参考:
1、 避免电脑、手机等装置被安装监视木马病毒软件。除非不得以,不要用中国开发的杀毒等安全软件,因为这些软件本身多数服务政府,本来就是后门。QQ聊天等工具,也被外界认定充当后门的作用。电脑除了安装国外的Nod32等杀毒软件外,要及时更新安全性漏洞。
2、 避免使用中共涉足的社交工具,例如Skype(Tom 版),QQ聊天、微信等。推荐使用谷歌公司的Gtalk,手机上可以用的Viber, Whatsapp,Telegram等国外开发有加密功能的软件。
3、 国内手机实名制,可能很难隐藏身份。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如果匿名手机通讯避免被跟踪、监控,应该实行专号专用,因为一旦号码和任何敏感号码相关,就进入被监听的范围。因为Viber,Telegam等手机软件可以直接语音,手机直接通话可以尽量避免,通过手机上等这些加密软件进行语音对话。
4、 电子邮件服务目前最有保障的是谷歌(gmail.com),因为该邮件服务隐蔽用户IP,网页加密。谷歌邮件服务曾数次被中共黑客破解,包括博讯网在内的海外媒体界记者信箱被黑客入侵,此事件导致谷歌宣布内核业务撤出中国。谷歌之后改进安全,用户可以使用手机短信验证的两步登录。
5、 无论手机和电脑,都有特定的硬件识别代码以及上网入网IP地址,这个IP位址透露用户的地理位置,可以准确到门牌号。有隐私顾虑的用户建议使用VPN上网,这样所有进出电脑、手机的网络内容都经过加密,更为重要的是,可以隐蔽用户的上网地点。(注意:如果用户在国内,当局仍可以知道哪个用户从什么地点上网,但理论上,上网去了哪里、传输什么信息,当局很难监测到)。

转载自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