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8, 2014

真相网:“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司法独立很重要” (今天共有4篇文章)

真相网:“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司法独立很重要” (今天共有4篇文章)


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司法独立很重要

Posted: 17 Aug 2014 11:15 AM PDT

真相网2014.8.17】香港终审法院对除了《香港基本法》以外的香港法律具有最終解释权

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周六(8月16日)表示,法官及法庭判案只会按法律裁决,不会受到其他因素影响。

马道立是在出席香港大学一个研讨会时发表这番言论的。

他还表示,中国国务院早些时候发表了有关香港一国两制的白皮书,并引发了有关香港法治和司法独立的讨论。而他认为,法治和司法独立对香港的过去和未来都同样重要。

他还指出,香港基本法已经订立了行政、司法和司法机关三权分立的原则,而法官获得委任与否,其法律专业是唯一考虑因素,无须再考虑其他因素。

马道立在发言时也提到,香港终审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国能日前在香港《明报》撰文评论白皮书,其中在有关香港司法独立和法治的观点上,与他大致相同。

李国能在文章中强调,白皮书要求法官"爱国"值得关注。并指出,香港社会广泛认为有关"爱国"的要求,是要法官支持政府和保护政府利益,但在司法独立原则下,香港的"法官没有任何主人",只应对法律本身忠诚,根据法律公平及不偏不倚地裁决法律纠纷。

激烈辩论

6月27日,香港大约1800名法律界人士因为忧虑"一国两制白皮书 "内容破坏香港司法独立,发起了穿上黑衣沉默游行,参加者包括退休大法官和8位香港大律师公会前主席,另外还有至少100名大学法律学院的学生。

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司法独立很重要

6月27日,香港大约1800名法律界人士穿上黑衣以沉默抗议。

香港律师会也在8月14日举行特别会员大会,以2392赞成票及1478反对票通过了对现任会长林新强的不信任动议。

今年6月16日,林新强在会晤记者时表示,有关白皮书不会影响香港的司法独立,而要求法官爱国也没有问题,并说爱国是公民责任。

此后,林新强又公开称赞中国共产党,表示"我觉得共产党好伟大,因为它将我们的国家带领到一个新纪元,我好欣赏他们。"

社评

不过,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周六(8月16日)则发表社评,形容香港律师会投票"罢免"爱国会长为"荒唐"。

文章说:"林新强主张爱国,赞扬中共对国家的领导,这是他的言论自由,应当受到支持和保护,而不是打压。支持罢免他的香港律师们应当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是在推升香港的分裂,在让政治对抗成为香港无处不在的东西。"

来源:BBC

VOA:新书:器官摘取成为中共解决政治犯秘密途径

Posted: 17 Aug 2014 09:38 AM PDT

真相网2014.8.17】据美国之音华盛顿报道:有关中共当局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的指控时有所闻,刚刚出版的一本新书更是指称,器官摘取已经成为当局处决政治犯的一种新形式,是解决他们的异议人士问题的秘密途径,而且这种做法现在还在继续。

自从中共当局1997年取缔了法轮功以来,该组织一直指控当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包括从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身上活体摘取器官。

美国的资深中国分析人士葛特曼(Ethan Gutmman)认为,对这种骇人听闻的指控提出怀疑是正当的,这也是他着手调查这个问题的原因之一。他花了5年时间,对中国的高级警官、参与摘取器官手术的医生以及散居在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长时间的访谈,在这个基础上撰写了《屠宰》这本新书。

*葛特曼:大规模的屠杀不仅存在而且在继续*

他的结论是,从政治犯,尤其是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的这种大规模的屠杀不仅存在过而且还在继续,并且是中国当局解决政治犯的秘密途径。

葛特曼日前在美国民主基金会谈论他的这本新书时通过一些照片来说明他的观点。

他说:"这是处决犯人的永恒脸谱,这种情况没有改变,这是我们几个世纪来所看到的景象。所不同的是,处决已经转移到这种方式(器官摘取)。"

任何形式的器官买卖在中国都是非法的。当局在2005年公开承认使用被处决的死刑犯人的器官,不过法律或是官方言论都声称要停止摘取不表同意的死刑犯的器官。

*葛特曼:最先从维吾尔族人开始*

曾经是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并且在中国工作过的葛特曼说,第一例出于政治目的的器官摘取发生在90年代末,当时中国当局对发生在伊宁以及整个新疆地区的穆斯林抗议活动进行了镇压。

他说:"对他们最有杀伤力的证据来自于一位年轻的医生。他当时在乌鲁木齐中心铁路医院。他被告知,从北京来了6位高级干部,他们都需要肾,你到乌鲁木齐监狱关押政治犯的地方,抽取他们的血液样本,他这样做了。"

葛特曼说,中共领导人接下来把目标对准了法轮功学员。他估计,在2000年到2008年期间,至少有6万5千名法轮功学员因为器官被摘取而死亡。

他所进行的调查显示,当局也把关押起来的藏人当作器官的一个供体,但是人数要少得多。他认为,这可能与西藏没有什么医疗设施有关。

葛特曼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他在采访不同的人时无意间发现他们都有被弄去做抽血化验的经历,而这些人也是在谈论他们受到虐待等别的事情的时候提到这一点的。这让他感到脊背发凉,因为他意识到,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而这些人却根本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说:"你从相互之间根本没有联系的藏人和维吾尔族人那里听到同样的故事的事实,你会感觉到这种事情正在不断的、在不同的地方发生。"

*法轮功学员现身说法*

来自大连的王春英曾经是该市中心医院的主管护士师,因为信仰并宣扬法轮功而5次被抓进拘留所。她对美国之音详细讲述了她在马三家教养院劳教时被强迫验血的经历。

她说:"我在2008年的5月12日下午3点多钟,我们30多个人被警察叫到马三家卫生所,当时去的时候什么也不说,就'集合了!回分队去。'我们就去了。到了楼下以后,就告诉说,都给我在走廊两边站着,要抽血做化验。当时我就想,抽血做化验,我马上就有点警惕了,因为我本身是做医的,对这些临床检查挺敏感的。我就问警察,我说,'做什么化验?为什么要化验呢?'他说,'做传染病的化验,给你们做传染病的化验。'我说,'做什么传染病的化验?'他说,'这个就不用你管了。你怎么问那么多?你怎么事那么多?叫你抽血你就赶快抽吧!'"

王春英说,她当时已经听说过活体摘除器官的事情,所以不同意抽血,但是好几名警察仍然强行拽着她去抽血,她拼命抵抗,最后他们不得不动用9名警察,将她全身固定在医务室的一间床上不能动荡,最后不但被抽了5、6毫升的血,而且因为高喊'法轮大法好,迫害法轮功弟子有罪'的口号,差点被他们用枕头窒息而死。

她说:"一直到我离开教养院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把化验结果告诉我们。所有当时被抽血的人,一大队和二大队二百多个人,一个不漏都被抽血,但是谁也没有知道这个化验结果是什么。"

在马三家劳教所关押了5年多时间的王春英说,很多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因为隐瞒身份,为当局摘取他们的器官提供了便利。

她说:"当时(抓)去了的人都不敢报姓名,因为报姓名就要牵连到当地派出所,株连他的家人,包括孩子不能上大学,不能当兵,自己的工资被停发,株连,所以说,大法弟子被抓以后,很多人都不敢报姓名,这样一批人就是活体摘除器官的供应者,就是说供体吧。"

目前旅居在美国的王春英也是葛特曼的采访对象之一。

*台湾著名器官移植大夫柯文哲的证词*

葛特曼认为,在他所进行的大量采访中,他对台湾柯文哲大夫的采访提供了最具决定性的证据。柯文哲目前是台北市长 候选人, 是台大医院的外科医师。

他说:"2004年,柯大夫有几个年长的病人。他不想用外国人的价钱来获得器官,即他不想以6万5千美元买一个肾,而是以3万美元甚至低到2千美元的价格来买肾。所以他去了中国大陆。"

柯医生说,大陆的医院官员在受到款待并与他混熟了之后告诉他,他们会以中国人的价钱把肾脏卖给他,而且这些器官都是最好的,因为这些器官都来自既不抽烟也不喝酒而且练气功的法轮功学员。

从最初小规模的摘取维吾尔族人的器官如何发展到后来的大规模运作并导致局势失控?中共当局为什么默许甚至鼓励这种做法?这正是《屠宰》这本书所关注的中心议题。葛特曼认为,这与法轮功在中国迅速兴起并引起当局高层的恐慌有关。

他说:"我不认为有一个终极解决计划,我也不相信会找到完全是由中央下令的这样一个计划。我们发现的是,人们陷进来了,而且是在最高层。"

*政府许可的行为?*

美国之音在采访葛特曼时特别提出了他为什么能够肯定这种做法是中国当局的系统性政策,而不是个人或是某些利益集团的行为的问题。

他说:"第一起摘取政治犯器官的案例就是为中共高级官员摘取的,所以说,它不是从某种民间系统开始的,而是始于中共高官,他们到新疆找器官。"

葛特曼说,人们会想,也许这只是一个例外,有时候中共高官需要换肾,就像他们享有别的特权一样。但是他说,这种做法随着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而扩大到全国各地,而且器官摘取手术几乎都是在军方医院里进行的。他说,他所掌握的信息显示,武警与部队医院因为争这方面的生意而发生矛盾法官居中调停的事实,说明中国的司法系统也深陷其中。

他说:"另外,我们有与中共官员通电话的记录。他们总是说,这是上面交待的。他们说,是发生了这种事情,但是你得追溯到周永康,他授权这样做。你看到越来越高级别的官员卷入到其中的一个模式。"

葛特曼承认,能够确认的与摘取几千名政治犯的器官有关联的只有一名官员,他就是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下属、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但是他说,王立军这样级别的官员的参与很说明问题。

他说:"在最高层,他们肯定知情。 他们当然知道薄熙来在做什么。这不是个谜。他们这些人都相互暗中监视。这是一个警察国家。被监视的是中共高层官员,尤其是军队。"

他说,鉴于这些原因,尤其是全国各地都发生过器官摘取的事情,而且在藏人和维吾尔族人身上都发生过的事实,说明这不只是一个全国性的犯罪团伙的所作所为。

在被问到摘除器官的行为是否是政府所为时,法轮功学员王春英作出了这样的回答:

她说:"实际上,经济利益太诱惑人了。现在中国这个社会的道德真是一日之内千里下滑,为了钱什么坏事都干,而且这些高官,有哪一个是为老百姓办事的?"

葛特曼并不是第一个对器官摘除进行调查的人。加拿大前国会议员乔高(David Kilgour) 与人权律师马塔斯 (David Matas) 2006年曾经应设在华府的<非政府组织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的请求,对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进行独立调查。他们在经过几个月的调查之后,包括对中国12个省份的医生进行秘密访谈,得出了这些指控是真实的结论。

乔高-马塔斯报告指出,从中国的医院网站为其器官移植短暂的等候时间所做的宣传来看,现在有一个数量巨大的还活着的人群,他们随时是器官供应的来源,这是这些进行器官移植的医院能向顾客保证一到两周这么短的等候时间的唯一途径。在美国和加拿大等国家,器官来自自愿捐献者,因此这个平均等待时间要长得多,有的要等待好几年的时间。

在中国,被处决的死刑犯人数和自愿的捐献者人数远远低于器官移植的人数。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器官移植国,仅次于美国。

*中国官方立场*

美国之音多次打电话到中国驻美大使馆的新闻处,希望得到中国官方对这些指称作出回应,但是在发稿前,大使馆的电话要么无人接听要么留言已满而无法留言。

2006年3月,法轮功声称几千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中国辽宁沈阳苏家屯区一家医院中,他们中的多数被活体摘除器官后被焚尸灭迹。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的中国反邪教网2007年11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法轮功炒作所谓"活体摘除器官"是其谎言策略的一部分。这篇文章说,在所谓的"苏家屯"事件后,"中国政府、美国驻华使馆和一些境内外媒体都进行了调查或了解,证实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官员两次前往苏家屯实地调查后发表报告说,"没有发现证据可以说明该地方除被用作公共医院外还被用作其他用途。"

中国反邪教网的文章还表示,"苏家屯谣言"被揭穿后,"法轮功"开始转移造谣重点,称中国其他地区有大量所谓"活体摘除器 官"现象。"

*美国国会对有关报道表关注*

美国国会众议院的281号决议案对有关中国进行系统性的、政府许可的、从不表同意的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持续、可信的报道表示关注。这些良心犯包括大量因为宗教信仰而被囚禁的法轮功修炼者,以及其他宗教和少数民族团体的成员。

真相使我走上修炼路

Posted: 17 Aug 2014 09:12 AM PDT

真相网2014.8.17】【文/杭州修炼一个月的新学员】我为什么会来修炼法轮功?这个问题,我也问过自己,这是因为我知道了太多太多真相,关于法轮功被诬蔑,被迫害,甚至大法弟子器官被活摘的真相。尤其是江贼"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罪行简直就是丧尽天良,灭绝人性,可谓是"前所未有的罪恶"。面对如此残酷的事实,我的心被震撼了,我会被中共的暴行吓住吗?当然不会。我要以自己的方式向中共的淫威展现我的意志和决心,尽管当前在中共恐怖统治下只能是以"不公开 "的方式進行。我很快想到了办法,就是使自己也成为一个大法弟子。

从小到大,我和大家一样,受的是中共"洗脑式"的教育,认为"求神拜佛"是封建迷信,不能相信,要做个唯物主义者,殊不知精神信仰对一个人何等重要。认识这一点,就是从我阅读李老师的《转法轮》开始的,李老师说"真善忍是判断好坏人的唯一标准"。"真善忍",这三个字给我心理上的触动非常大。看看当下的中国社会,物欲横流,道德沦丧,老人跌倒没人扶;人被车撞了,开车的非但不下车,反而再踩油门从伤者身上碾过。我非常佩服李老师能够在1990年代初就意识到这一点,真的,说实话,我活了30多年,对于"精神修炼"的认识,可说是一片空白,直到我读了《转法轮》,李老师要大家提高"心性",也就是要大家以"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这就是法轮功的核心价值 ,我也开始这样要求自己。

我的脾气有点倔,因为一些小事常和别人闹别扭,自从学了大法,我把自己的一些不好的习惯努力改掉,遇事多忍耐,李老师不是说"连'忍'都做不到,何况去谈'善'?"我自己也感觉到自己在为人处世上有了不小变化,我现在是大法弟子了嘛! 《转法轮》内容非常丰富,现在只读了一遍,有些地方还有待加深理解。我是通过翻墙软件和真相网取得联系的,我让真相网把炼功资料发给我,在此我要感谢真相网的好朋友们,是他们的及时回馈,才让我走上了修炼路。

炼功资料中当然有李老师的教功录像,这是我第一次看都李老师的尊容,只见他身着黄色炼功服,在为大家作"五套功法"的教功动作,这是我第一次领略到法轮功的风采。我看着李老师的教功录像,听着炼功音乐,开始炼了起来。我炼"佛展千手法"时,身体一撑,然后放松,反复数次,忽然,两手心就热起来了。我觉得这个动作就是在做深呼吸,感觉棒极了!"法轮桩法"做起来让人感到两胳膊好酸呀,平时就没干体力活,胳膊上没什么肌肉,才会不太适应,相信炼久了,会有所進步的。"贯通两极法"和"法轮周天法"就比较好炼,我很快学会了。"神通加持法"要盘腿打坐,我坐在床上,盘起腿来,开始时还有点担心能不能盘起来,结果成功的盘起来了,真是好开心!7月的杭州,热的不得了,我没炼多久,就弄的出汗了,但是心里好兴奋,我是在修炼法轮大法呀,尽管现在只能在家里修炼!

我修炼法轮功,得到了爸爸妈妈的支持,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些担心,怕他们反对,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们却非常支持我。我爸爸说,他早就知道法轮功被诬蔑成X教的事,炼功人都7000万了,共产党能让你存在吗?怕你成气候呀,做贼心虚而已。我问他怎么从未听他讲过法轮功的事,他只是说了句"你那时不是还在念书嘛"。我知道爸爸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可谓是"历经沧桑"。我于是向爸爸讲了很多关于"天安门自焚伪案",还有"活摘器官"的真相。爸爸听后非常愤怒,他说,太恐怖了,无缘无故把人活生生的解剖掉,还高价出售他们的心肝五脏,这还是人做的事吗?简直就是个恶魔!

我还给爸爸说了"三退",他听后说,实在没想到现在有这么多人选择了退出共产党,这也算是天意吧!人们渐渐开始觉醒了,认识到这个党的邪恶本质。是啊,让大家认识到"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是大法弟子15年来,以非暴力抗争方式持续不断的揭露中共罪行的结果。大法弟子这种不屈不挠,愈挫愈奋的可贵精神深深的感动着我。我也看过《大纪元》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这个社评一层一层的扯掉披在中共身上的华丽外衣,继而将中共的本来面目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世人面前。我确信,中共被人民解体的那一天不会太久了,天理昭昭,恶有恶报,大家拭目以待吧!

我修炼大法才一个月,是个名副其实的初学者,和大家相比,还要努力,努力,再努力。不过,我早已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炼功人,我会真正的修炼下去。我相信自己能够在大法修炼中功成圆满。 最后,向李洪志老师致以我最衷心的感恩!

网传影片: 江泽民被带走调查

Posted: 16 Aug 2014 05:40 PM PDT

真相网2014.8.17】继打完"苍蝇"及"老虎"后,这次将矛头指向"蜘蛛人"— 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美国媒体报导,中国网络上近日疯传一段江泽民被带走调查的影片,短短18秒的影片中可看到一名身形、外貌神似江泽民的老人被数名彪形大汉带走。

美国《纽约时报》: 继老虎和苍蝇后,现在轮到江泽民

美国《纽约时报》日前以斗大标题:"After Tigers and Flies,Now a Spider:Jiang Zemin"(继老虎和苍蝇后,现在轮到江泽民)为题,大篇幅报导,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反贪动作层级愈拉愈高,打完"苍蝇"及"老虎",这次矛头指向"蜘蛛人"—前国家主席江泽民。报导指出,自从习近平启动反贪腐,藉以巩固政权以来,被清算斗争的大小官员受害者,不计其数,可能数以千计。

报导称,中国有很多"苍蝇"因贪污腐败或有道德、政治等问题遭到整肃,此外中国前情报头子"老虎"周永康,以及前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徐才厚,双双被拉下台。

报导指出,自上周起,外界专注的焦点逐渐转到"蜘蛛人"江泽民身上,因中国网络上近来疯传影响力庞大的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被带走的一段影片。江泽民是在2002年卸下中共总书记,隔年从中国国家主席退下来,但透过其以往党羽,在共产党内、军方、商业界依旧维持庞大影响力。

《纽约时报》引述分析家评论指出,习近平认为,要改变中共根深蒂固的腐败和经济既得利益,江泽民以往20多年的绵密人际网络必须被清除。

youtube影片:"江泽民被带走"

youtube上这段署名为"江泽民被带走"的影片中清楚可以看到,一名外貌、身形极为酷似江泽民的老人家,被数名彪形大汉带走,影片只有短短18秒,是被以手机拍下,1周前被Po上网络,目前已有逾4万人次点阅。

江泽民2002年卸下中共总书记,翌年从国家主席退下来,但透过以往党羽,在党内、军方、商业界依旧维持巨大影响力。

报道又引述学者指,江泽民犹如"蜘蛛人",以其为首的利益共同体则如"蜘蛛网"。为了改变中国根深蒂固的腐败和经济既得利益,江泽民以往20多年的庞大人际网络必须被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