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8, 2014

真相网:“揭开陈光标系总参情报部商干特务内幕” (今天共有2篇文章)

真相网:“揭开陈光标系总参情报部商干特务内幕” (今天共有2篇文章)


揭开陈光标系总参情报部商干特务内幕

Posted: 17 Jan 2014 06:43 AM PST

真相网2014.1.17】据大纪元记者张明健报导:2014年1月8日,在美国以收购《纽约时报》为名,上演丑剧的陈光标被曝是中共军方总参情 报部的高级商干特务,他与中共特务圈中的江派人马关系密切而复杂。同时陈光标在重大问题上直接向曾庆红汇报工作,直接听命于曾的指挥完成各项特务任务。

2014年1月8日,在美国以收购《纽约时报》为名,上演丑剧的陈光标被曝是中共军方总参情报部的高级商干特务,他与中共特务圈中的江派人马关系密切而复杂。图为,1月5日,《一财网》记者在纽约肯尼迪机场专候高调扬言收购《纽约时报》的陈光标。(网页截图)

中共现行的特务系统主要分为:中共国家安全部、总参谋部、总政联络部、统战部及各大军区下设的情报系统。其中总参谋部的势力最为庞大,分为总参二部(即总参情报部)和总参三部,其特务体系遍布世界各地及中国内陆,从事情报收集与执行特殊任务,如恐怖袭击和暗杀等。

总参二部、三部有各自不同的工作重点

总参二部、三部及总政联络部都属军队系统的特务机构。总参二部即为总参情报部,总参三部是总参技术侦察部,二者的工作侧重点不同。

总 参情报部过去主要负责搜集军事情报,包括三部份功能:向外国派遣以各种身份为掩护的搜集军事情报的特务;从外国的公开出版物上分析军事情报;向驻外使馆派 出武官。其工作重心在国外的军事情报搜集,但近年来其工作范围扩大到国内的各领域,已不仅限于对军事情报的搜集。在江泽民1999年发动对法轮功迫害 后,总参情报部直接参与对国内法轮功学员的监控、情报搜集、秘密抓捕、审讯、关押等迫害。对海外法轮功学员的监控、情搜、破坏等也是总参情报部工作重点之 一。

总参三部即为"总参谋部技术侦察部",负责搜集海外军事情报,监听、监查海内外的电话、电邮、网络传媒、网络通讯、破解无线电及各种密件、分析卫星情报等是总参三部的工作重点。

总 参三部下设多个局,有十几万监听大军,负责监听所有国际长途电话。据悉,所有的国际长途电话都是监听并录音的,只是在录音设备上预先输入一些特别的词汇, 例如一些中国领导人的名字、一些敏感的事件名称、以及一些隐讳的词语,包括法轮功、六四等敏感字眼,当录音机感应到这些词汇时就会自动录音,监听人员就会 立即对这个电话进行跟踪监听检查。

江派对总参特务系统的控制

原总参情报部部长杨晖是江泽民派系选中的人,江令其掌管着中共最庞大、最重要的特务系统——总参情报部。但在2011年,胡锦涛藉查办黄光裕案把杨晖逼出总参,在时任中共国防部长梁光烈的运作下,杨出任江派老巢南京军区参谋长,明升实降。

江 泽民1989年入主中南海之前出任上海市委书记,他与南京军区的高级军官关系密切,到他掌权后,南京军区将领随即被提拔重用,渐渐成为江派在军中的班底人 马,直到中共十八大前后胡锦涛、习近平才收回对南京军区的实际控制权。江泽民当政时期的中共军委四总部军头皆为江的亲信,包括曾任总参谋长、国防部长的梁 光烈,还有前总参谋长陈炳德,这些当时控制军队要害部门的人都出自南京军区。

梁光烈1999年12月至2002年11月任南京军区司令 员,2002年11月至2007年10月任总参谋长。陈炳德从1993年12月至1999年12月在南京军区任职,历任军区参谋长、军区司令员,2007 年至2012年陈炳德升任总参谋长。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江派通过梁、陈二人控制着总参谋部,尤其牢固的控制着总参情报部。

在梁光烈、陈炳德先后控制总参谋部期间,二人在总参情报部内部培植了众多党羽亲信,因梁、陈都出身南京军区,又称其为"南京系特务帮",原总参情报部部长、现任南京军区参谋长杨晖是南京系特务的主要代表人物。

南京系特务头子杨晖

杨 晖,中共军方高级别特务,出生于 1963年,1978年进入中共军队,曾入读"南京外国语学校(主要培训中共特务学校之一)"、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大学、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中国人民解 放军国防大学战略班。杨晖曾先后在中共驻南斯拉夫使馆、前苏联使馆、俄罗斯使馆、哈萨克斯坦使馆任职。

2001年,杨晖任总参三部(即总参谋部技术侦察部)副部长,从2005年至2007年暂离总参两年,而后再次回总参任职,2011年在总参情报部部长的位置上调任南京军区参谋长。杨晖前后在总参谋部共任职将近10年。

陈 光标是中共军方的"商干特务",亦称"商业圈高级别特务",他与特务头子杨晖和杨晖马仔刘鹏辉的关系不一般。陈光标发迹于南京,被军方江派南京系特务帮吸 收,他的级别与赖昌星差不多,属高端商业领域特务,极具情报与政治渗透价值。为了让陈光标在上层商业圈发挥作用,并在关键时为中共站台,中共特务机构在他 身上投入大笔金钱,一手打造出陈的富豪形象。

中共特务分三大类

在中共特务系统中,大体有三种情报人员:密工、商干、挂靠。

"密工":是专职特务,在行政编制内有工资拿,这种人在圈子里被叫作"密干"或"密工",全称叫"秘密工作者"。这一类人基本上是受过专业培训的职业特务。

密 工主要来源基本分三部份:一是各院校国际关系专业的毕业生,例如位于南京板桥的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和北京海淀的国际关系学院。二是一些公安、政法院校的 毕业生;三是少数地方大学外语专业的毕业生,如南京外国语学校。这些被中共选中的人,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政治过硬"。

"商干":是半在编的,在圈子内被称为"商干"。所谓半在编,就是因为这些人的名字上了中共特务系统的电脑,人员虽然已经进入特务系统的行政编制,但却不拿工资,属于特务机构发展的干部人员。这些为所在特务单位搜集各种各样的信息资料,并按质量等级换取报酬。

远 华案的主犯赖昌星,就是总参情报部(也有说他是国安部的人)的正处级"商干"特务,有工作证、有拘捕权,还有总参情报部的全国特别通行证,可以自由进出军 事与情报禁区。这类人并不指望从出卖情报中获得多大利益,而是更看重作为特务干部而享受的特权,为自己的不正当生意提供权力保护,和从常规渠道得不到的商 机。

"挂靠":就是社会上俗称的"线人",这种人是最多的,他们完全不在行政编制内,但利用与特务机构的特殊关系获得生意上的、经济上的便利,从而得到金钱利益,并将部份经济获益返回给特务机构里的个人作为保护费。

陈光标是总参二部商干特务

陈光标与赖昌星一样,都是中共特务系统发展的典型的"商干"特务。绝大多数的商干特务都没有在军队服过役,不具备任何军事背景,因而外界对于这些缺乏军人气质的人,并不会引起太大的警觉和防范。

像 赖昌星与陈光标这样的生意人,人际关系广泛,在社会上活动能力强,往来各个团体之间,尤其是混迹于各个政治派别间,因此是中共特务机构发展的重点情报人 物。通常的手法是许诺赋予其生意上的特权,换取这些人加入特务组织为其效命。这是如总参与国安部等特务机构发展商干特务的标准操作手法。

从陈光标让人眼花缭乱的各种头衔上就可看出他对特务机构的价值,其中虽不乏掺杂着水份,但也能看他在社会上的活动范围之广,接触各色人物之多。

陈 光标的头衔有: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南京市第十四届人大代表;南京市白下区第十六届人大常委;十届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致公党江苏省委委员;中共江苏省 委研究室特约研究员;南京大学名誉校董;南京中医药大学董事会副董事长;中国国际商会常务理事;中国国际再生资源专业委员会副主席;世界华人青年联合会副 主席;中国海峡两岸博爱基金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南亚商务理事会常务理事;东盟国际友好促进会副会长;中国电力促进会副会长;江苏省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 江苏省红十字会副会长;江苏省慈善总会副会长;江苏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江苏省法律援助基金会副会长;江苏省儿童少年福利基金会副理事长;江苏省青年商会 副会长;江苏省私营个体经济协会副会长;江苏黄埔投资集团董事长;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

陈光标归属上海局 巧妙接受军事特务培训

真实的陈光标是依靠军方的支持,以倒卖军火起家,积累巨额财富。他的公司在江苏参与过大量的强拆,但从中央到地方媒体对此只字不提,只是一味的颂扬"陈大善人",在这背后都有军方特务系统出面消音、歌功的作用。

在2010年或更早些时候,杨晖出任总参情报部部长期间,陈光标曾进入中共国防大学学习三个月之久。外界盛传,因为陈送国防大学两辆豪车保时捷,因而得以进入国防大学将军班学习。但真正的原因是,陈光标要接受近一步的特务专业培训,总参情报部在背后导演了这出戏。

总 参情报部下设五个局:广州局、北京局、天津局、上海局、沈阳局。而这些局都是以驻这个城市的某某办公室的名义出现,比如说广州局,就是广州市人民政府第几 办公室,北京局就叫北京市人民政府第几办公室。陈光标归属上海局管辖,同为归属上海局的还有杨晖的铁杆亲信刘鹏辉绰号"京城小神仙",因涉入黄光裕案现已 逃亡海外。

商干特务拥有商业特权

刘鹏辉曾透露其真实身份是总参情报部的情报人员隶属上海局,并称,凡是商人,只要加入总参情报部的组织体系,都归他和时任总参情报部部长杨晖指挥,加入的这些人就算犯了杀人放火的事,总参情报部都能将其摆平。陈光标与杨辉、刘鹏辉的关系复杂,内幕甚深。

刘 鹏辉曾扬言,谁敢挡发财路,总参可以通知公安部、安全部,把他们安个罪名抓起来,就像总参三部随时可监听对手的电话那样。条件是,每年要向他和杨晖上交 "组织会费"6000万元,并安排公司20%的股份给他们。黄光裕、陈光标就是这样做的,赖昌星也曾公开说他为中共的情报事业做了"大贡献"。

2014年1月8日,陈光标在美国举行的记者会上,称"资助天安门自焚毁容的陈果母女在美国整容",并把陈果母女带到台上,接受世界知名媒体的现场采访。这一反常之举彻底暴露了他的中共特务身份。

陈 果、郝惠君母女于2001年除夕,在天安门出演"自焚伪案"后就一直被中共特务系统严密控制,十几年来未接受过任何独立媒体采访也未与外界接触过,更别说 离开中国。如此高调出现在美国的记者会上,这显然,没有中共最高级别的特务头子受权,陈果母女或她们的替身,决不可能被带离中国。而陈光标做到了,这也正 说明他是受信任的中共特务。

必须清算中共劳教所的罪行

Posted: 17 Jan 2014 06:34 AM PST

真相网2014.1.17】 《古 拉格群岛》主要描述了苏联的劳教制度,该制度经中共本土化之后,最终成为了中共迫害人权的劳教所,尤其是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全面迫害法轮功 以来,劳教所更成为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工具,犯下了极其严重的罪行。但是,中共全国人大在最近通过的"关于废止有关劳教法律规定的决定"中却说,"劳 教废止前依法作出的劳教决定有效"。行恶者没有悔改,行恶者没有给受害者任何偿还,行恶者也没有征得受害者的原谅,其罪恶怎能够就这样被中共人大"劳教废 止前依法作出的劳教决定有效"寥寥几句就打发掉呢?!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在当日"大陆综合消息"配死者照片发表了原山东邹城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刘绪国,男,二十九岁,被山东济宁劳教所野蛮插鼻饲管灌食致死的消息,刘绪国因此成为明慧网数据库中曝光出来的、最早被中共劳教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案例。

从迫害至今,明慧网关于"马三家"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章累计高达8472篇。

二零零一年六月,明慧网曝光了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将三名法轮功修炼者迫害致死和另十二名法轮功修炼者濒临死亡的"万家惨案",再一次让世界震惊。从迫害至今,明慧网关于"万家劳教所"的文章累计高达2324篇。

面 对不断增加的被劳教所迫害致死的案例,面对劳教所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二日,"追查国际"发布成立"追查中国劳教所迫害 法轮功罪行委员会"的通告。追查国际在通告中公告了从一九九九年"720"至通告发布之日至少有十万以上法轮功修炼者被劳教所非法关押,并且公布了136 名直接被劳教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名单,以及公布了直接导致法轮功修炼者死亡的69座劳教所。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明慧网发表《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修炼者调查报告》,公布了在2383个被中共关押迫害致死法轮功修炼者案例中,有546名法轮功修炼者被劳教所直接酷刑虐杀致死的统计结果(表1),占所有被中共关押迫害致死案例的23%:

 

表1:关押迫害致死案例按类型统计
(资料来源:明慧网《中国酷刑虐杀法轮功修炼者调查报告》表3)
样本量(个) 占比(%)
2383 100%
非法抓捕/审讯 499 21%
拘留 608 26%
劳教 546 23%
判刑 366 15%
洗脑班/精神病院/黑监狱迫害 365 15%

根据该报告统计,被劳教所迫害致死法轮功修炼者中(见表2),34%被劳教所多种酷刑手段虐杀致死,16%被劳教所毒打致死,16%被劳教所摧残灌食致死,12%被劳教所强迫或暗中注射/服用精神药物或毒药致死,8%被劳教所劳役致死:

 

表2:劳教所酷刑虐杀手段统计
(资料来源:明慧网《中国酷刑虐杀法轮功修炼者调查报告》表6)
样本量(有记录酷刑虐杀手段的案例) 346
多种酷刑手段折磨致死 34%
灌食致死 16%
毒打致死 16%
强迫或暗中注射/服用精神药物或毒药致死 12%
劳役致死 8%
牢中牢(关禁闭/转关押/延期释放)致死 3%
虐待/性摧残/思想迫害致死 3%
刑具致死 3%
电击致死 2%
体罚致死 2%
其它 4%
合计 100%

面 对中共劳教所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全球法轮功修炼者冒着生命危险持续将其揭露曝光,截止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我们从明 慧网共搜索到有"看守所/拘留所"字段的文章共115793篇,"劳教所/教养院"共78155篇,"监狱"共51701篇,洗脑班共51455篇。有关 "劳教所/教养院"文章总数排在看守所/拘留所之后,位居第二。如果考虑到"看守所/拘留所"也属于在侦查、劳教、判刑前的一种关押功能,那么,实际上 "劳教所/教养院"可能会是超过"看守所/拘留所"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最普遍的迫害手段。根据明慧网统计的数据,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六年是中共劳教、判刑 法轮功修炼者的高峰,从二零零零年开始,被迫害致死法轮功修炼者人数直线上升,二零零一年达到高峰,一直持续到二零零五年,然后从二零零六年开始回落。

大 陆《法制晚报》记者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劳教时最多三十万"一文对中共劳教制度进行了回顾报道。根据该报道,从九十年之后,中共劳教人数逐年上升,最 多每年三十万,二零零六年开始回来,到二零一二年仍有九万。《法制晚报》所说的"劳教时最多三十万"的这段时间正是法轮功修炼者被中共残酷迫害数量最大的 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六年之间。按三十万每年计算,在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六年之间,中共劳教所约关押了两百一十万名劳教人员。

另外,据美国政府二零零八年的《宗教自由报告》中提到,中国的劳教所里,有一半以上的人员是法轮功修炼者。按此说法,在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六年之间,约有一百零五万法轮功修炼者被关押在劳教所!也就是说,十四年来,可能高达数百万法轮功修炼者曾被中共关进劳教所!

面对如此严重的迫害,面对已经被曝光在世人面前的如此庞大的、曝光劳教所罪恶的血泪文字,怎容中共人大"劳教废止前依法作出的劳教决定有效"几句就将这段残酷的历史翻过去?

以下,我们仅列举了其中一些案例,希望世人能够记住,并伸张正义。因为有些案例图片让人惨不忍睹,在此提醒读者需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请记住刘绪国,第一个被中共劳教所虐杀案例
请记住高蓉蓉,一个面容最惨不忍睹的案例
请记住王云洁,乳房被劳教所电击致溃烂而死
请记住李再亟,他的器官在家属强烈反对下仍被强行摘走
请记住王斌,被劳教所活活毒打致死后,内脏也被野蛮摘取
请记住苏菊珍,她被劳教所强制服用破坏神经药物毒杀
请记住李阳芳,在劳教所劳役摧残下身体严重变形致死
请记住杨苏红,肢体残疾人也被劳教所劳役摧残致皮包骨头而死
请记住张长明,被劳教所用钉子在脚掌扎二十多个眼子后毒打致死
请记住姚三忠,因在劳教所喊"法轮大法好"被加期迫害致死
请记住李泽涛,因为不愿意辱骂李大师,被劳教所用刀柄插肛门搅动致死
请记住李德善,他被劳教所反复精神摧残致死
请记住薛霞,被劳教所迫害致脑萎缩保外后,因从新修炼法轮功而情况好转后又被押回劳教所迫害致死
请记住张全福、张启发,他们父子被同一劳教所虐杀
请记住周景森,全家同时被非法劳教,本人被迫害致死
请记住那振贤,他的尸体被长期存放着
请记住郭士军,他的遗体惨不忍睹
请记住江锡清,他的身体从冰柜中抬出时还有余温,家人请的律师被拘禁拷打
请记住孙淑香,她在接受高智晟律师采访后被劳教所虐杀

1、请记住刘绪国,第一个被中共劳教所虐杀案例

原 山东邹城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刘绪国,他被判关押山东济宁劳教所劳教三年并被迫害致死,仅仅是因他在一九九九年十月到北京为法轮功请愿。刘绪国被迫害致 死后,为了封锁消息,当局索性将他妻子满丽(也是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济南劳教所劳教两年。刘绪国的父母,在痛苦和担惊受怕下,不久相继离开人世。

 


刘绪国遗照

插鼻饲管灌食示意图

山东省济宁劳教所

这场迫害,刘家两口被劳教,三口因此死亡!

法 新社于二月二十二日以"强迫进食导致绝食的法轮功修炼者死亡"报道了这一消息,并引用了医院证据说明刘绪国确实已经因为劳教被灌食致死。《世界日报》、美 联社北京分社也分别作了类似报导。二零零一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折磨问题"监察专员向联合国提交"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人权监察专员年度报告",刘绪国 被劳教所摧残性灌食致死案例列入其中。

对于刘绪国一家三口之死,中共在废止劳教的时候,有对济宁劳教所的罪恶进行清算吗?有征得刘绪国家人的谅解吗?

山 东及济宁当地"610"、公安部门、山东济宁劳教所对刘绪国一家三口之死负有直接责任。而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同样罪责难逃。根据山东当地法轮功修炼者 响应明慧网"关于妥善收集保存物证的通知"而整理的部分山东省及其"610办公室"参与迫害者名单的指控,吴官正在多个公开场合攻击法轮功并直接参与对法 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包括直接插手法轮功修炼者刘绪国等人的劳教并最终导致刘被迫害致死。

2、请记住高蓉蓉,一个面容最惨不忍睹的案例

 


高蓉蓉被电击毁容

相信很多人看到这张照片都会惨不忍睹,不敢细看。而她就是曾经美丽的高蓉蓉:

 


被沈阳龙山教养院电击毁容前的高蓉蓉

辽 宁省沈阳市法轮功修炼者高蓉蓉,女,37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下午三点,被辽宁沈阳龙山教养院连续 电击致面部严重毁容,生命垂危,送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后高蓉蓉在当地法轮功修炼者帮助下从医院逃出。明慧网于七月七日刊登了高蓉蓉面部被严重 毁容的报道和照片震惊世界!随后明慧网发表了题为《毁容照片令人震惊 法轮功学员应大面积揭露迫害暴行》的文章,不久明慧网又发表述评:《正信使人坚贞  强暴是恶者的自毁之路(图)--评高蓉蓉被龙山教养院恶人长时间电击毁容事件》。八月三十日,联合国特派专员波文(Theo van Boven)对有关法轮功修炼者高蓉蓉被迫害事件,给联合国相关组织和人员送出一项联合紧急控诉。

为掩盖迫害事实,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 亲自批示,公安部将高蓉蓉走脱事件定性为26号大案,辽宁省政法委、"610"、检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门联手封锁高蓉蓉消息,参与营救高蓉蓉的法轮功修 炼者都被抓捕并遭受残酷迫害。二零零五年三月,高蓉蓉在流离失所中不幸再次被抓捕,送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关押,同年六月十六日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而高蓉蓉 的母亲张素坤,(女,78岁,法轮功修炼者),四处为高蓉蓉之死奔波申诉,却到处碰壁并受到各种威胁,不幸在高蓉蓉冤死后五年的漫长申诉中,在中共高压逼 迫之下含冤离世。

这场迫害,高蓉蓉一家两口被迫害致死!

国际特赦组织在获知高蓉蓉被迫害致死消息后发起行动,呼吁向中共总理温家宝等官员写信发传真,要求将虐杀法轮功修炼者高蓉蓉的凶手绳之以法。

从高蓉蓉被劳教所电击毁容照片曝光至今日,明慧网发表了有关"高蓉蓉"的文章共782篇。

3、请记住王云洁,她的乳房被劳教所电击致溃烂而死

王 云洁(女),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王云洁,二零零二年在工作时被绑架,被大连市公安局甘井子分局非法劳教2年,劫持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期间被恶警王晓 峰(一大队大队长)、恶警石宇等折磨迫害,包括在晾衣场暴晒近20天,强行整天关在阴暗潮湿的厕所里一个多月,接着又关到水房、三角仓库、地下室共将近四 个月,将人捆绑成球状吊挂,并且将其乳房电击致溃烂,惨不忍睹:

 

恶警石宇在迫害王云洁时叫嚣着:"就你厉害呀!花岗岩脑袋!"后来马三家劳教所发现王云洁身体已经难以支撑,便匆匆要家人来接,并和她姐姐要2000元钱。她姐姐说:"人都要死了,我都不想要,还叫我掏钱?"

二零零六年七月,王云洁带着被劳教所电击致溃烂的乳房离开人世。

4、请记住李再亟,他的器官在家属强烈反对下仍被强行摘走

李 再亟,男,四十四岁,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修炼者,二零零零年七月因拒绝"转化"被吉林省吉林市劳教所毒打致死,左侧太阳穴塌陷,眼珠都被打出来。在未征求 家属意见的情况下,李再亟体内器官全部被劳教所摘走。劳教所负责处理此事的赵姓警察买了很多卫生纸,家属问:买纸干什么?赵姓警察说往肚子里塞,然后家属 看到李再亟肚子里塞满了卫生纸,往出抬时,身上还往下滴着鲜血。家属反对他们拿走器官,赵姓警察说做标本了(实际上是给高价卖了),根本不容家属质疑。李 再亟的衣服都是警察给穿的,根本不让家属靠前,然后匆匆火化。当李被火化那天,吉林市不少法轮功修炼者想去送行,但市公安局和劳教所的警察串通一气,将要 去的很多法轮功修炼者抓到公安局,等火化之后,才放人。并在其家门口蹲坑,谁去抓谁。

 


李再亟遗照

中共摘取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示意图

看着这张本来健康快乐的照片,吉林省吉林市劳教所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还能够继续隐瞒下去吗?

5、请记住王斌,被劳教所活活毒打致死后,内脏还被野蛮摘取

王 斌,男,四十七岁,黑龙江省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机工程师,曾获国家科技二等奖,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因发起大庆二百余名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大法好"大 旗上签名,将旗并上访信件送至全国人大会议请愿而被关押一百多天,二零零零年四月仅仅因为与法轮功学员十人在一起吃饭被过分敏感的公安以串联罪名拘押四十 五天,被释放后于二零零零年五月末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九月二十七日晚,黑龙江大庆东风劳教所二大队教导员冯喜指使四、五名罪犯对王斌进行毒打(教导员冯 喜对主犯说,王斌不写保证就往死里打)。结果将王斌颈部大动脉打断,大血管破裂,扁桃体破裂,淋巴打烂(已切除),身体几处骨折,手背几处被烟头烧伤,并 感染,鼻孔被烟头插入烧伤,并且身体多处黑紫。

 


伤痕累累的王斌的遗体,内脏被野蛮摘除

中共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演示

王斌被活活打死后,内脏还被野蛮摘取。

看着上面因为内脏被劳教所野蛮摘取而缝合起来的王斌遗体,我们怎能就这样让历史轻易的翻过去呢?!

6、请记住苏菊珍,她被劳教所强制使用破坏神经药物毒杀

苏菊珍,女,49岁,葫芦岛市绥中县前所镇古城人,因为她修炼法轮功后善良无私,她家被葫芦岛市评为"十大先进家庭"。

 


昔日漂亮能干的苏菊珍

但 就这样一个"十大先进家庭",这一位漂亮能干的苏菊珍,因为坚修法轮功而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劳教,遭受了非人的残酷折磨。 一次,她被狱警王艳平叫到禁闭室,在那,王艳平强迫她脱光衣服,用电棍电遍了她的全身,电了整整一夜。她脸上被电的全是大水泡,嘴上也是,眼睛脸部全都肿 了,青一块紫一块的,惨不忍睹。马三家劳教院邱萍等人还把她拉到沈阳的某医院精神病治疗处,给开了几瓶治疗精神病的药,天天有专人强制她服用破坏神经中枢 的药物,因此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她被马三家恶人迫害成植物人。当她被带回家时,人们发现昔日漂亮能干的她已伤痕累累,目光呆滞,不会说话,没有记忆,不能 走路、吃饭、大小便都要别人照料,不能正常思维、讲话。家人发现她的小便处仍有未愈合的伤口、身上有针眼。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苏菊珍含冤去世。四月九日 早晨在绥中县前所火葬场火化时,家人发现其头盖骨、小腿骨、肋骨都是黑色的,无法烧化。向专业人士咨询得知,这是药物中毒的结果。

 


苏菊珍临终遗照

多名证人曾公开指证,苏菊珍在马三家教养院曾被强制施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这些黑骨印证了这一事实。在场的火葬场工作人员和亲友、以及同日去火葬场火化的其他死者家属都见证了这些黑骨。

而参与迫害苏菊珍的邱萍,却因为迫害法轮功甚至上了中共中央电视台,在节目中被美化为"邱妈妈"。

7、请记住李阳芳,在劳教所劳役摧残下身体严重变形致死

李 阳芳,女,53岁,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万春镇法轮功修炼者。二零零三年六月,李阳芳因修炼法轮功被当局劫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七中队从事超负荷劳役。 一次劳动时,李阳芳突然昏倒,休息半天后,又开始被迫紧张劳动。二零零五年二月李阳芳又一次昏倒在车间,被背到医院检查,情况非常严重,劳教所这时才通知 万春镇政府把她接回家。此时李阳芳已骨瘦如柴,腹部肿胀,象怀孕八-九月孕妇,下肢全部肿大,腿上整天流水不止:


李阳芳被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折磨得骨瘦如柴,腹部、下肢肿胀

李阳芳被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折磨得骨瘦如柴,腹部、下肢肿胀

李阳芳被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折磨得骨瘦如柴,腹部、下肢肿胀

看到李阳芳的情况,当地没有一家医院愿意收治。不久李阳芳含冤离世。

8、请记住杨苏红,肢体残疾人也被劳教所劳役摧残致皮包骨头而死

杨 苏红,女,二十四岁,是一个身高仅一点二米、体重二十三公斤的残疾人,家住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办事处积善社区。杨苏红从小命运坎坷,八岁开始就病魔缠身,先 后患上"结核性腹膜炎"、"白血病"等症,父母带着她四处寻医问药均无效,一九九八年初被昆明肿瘤医院确诊为"骨癌晚期",并说她最多只能再活几个月。在 生命的最后关头,杨苏红于当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完全康复。曾为她诊断过的医生再见到杨苏红时惊叹道:"想不到你还活着!"但很不幸,被法轮功挽救 的杨苏洪,却被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邱学彦等恶警强行绑架至大板桥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因杨苏红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拒绝所谓的什么"转化",于是被劳教所 强迫参加与正常人一样的超强体力劳动,把她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才于二零零五年五月送回家:

 


杨苏红被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后放回家

回家仅一个多月时间,杨苏红便含冤去世。

就这样,一位被法轮功从死亡中拯救了的生命却被云南女子劳教所超负荷劳役虐杀!

9、请记住张长明,被劳教所用钉子在脚掌扎二十多个眼子后毒打致死

张 长明,男,五十岁,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七台河市新建煤矿工人。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因张长明到北京为法轮功请愿,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黑龙江省 佳木斯劳教所。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三日,张长明与其他十位男法轮功学员一起逃出劳教所,流离失所一年后,被新建煤矿保卫科恶警再次绑架,送回佳木斯劳教 所。二零零三年一月中旬,张长明被劳教所关小号锁地锚,并用钉子把张长明的脚掌扎了二十多个眼子。二月十五日,家属接到通知,让带一千元钱到劳教所看人, 由于家庭困难,家属来到劳教所只交二百元钱,于是劳教所没让看人。三月一日,家属突然接到劳教所通知说张长明有病,速到劳教所接人,原来是张长明在劳教所 被蒙头毒打,包括用螺丝刀等凶器疯狂地往张长明的头上狠狠地扎、砸,当场导致张长明头部严重变形,大面积瘀血,颅内出血,不停地吐血。当送到医院抢救时, 医院看到人已濒死拒收。


张长明遗照

被迫害致死的七台河法轮功学员张长明(亲属在他火化之前所照)

为了完成所谓的"转化指标",劳教所指使恶人给所有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动用酷刑,种种恶行罄竹难书。

11、请记住姚三忠,因在劳教所喊"法轮大法好"被加期迫害致死

姚 三忠,男,三十四岁,河南省漯河市法轮功修炼者,漯河市艺师教师,因坚修大法被关押在许昌劳教所,并受到了各种酷刑迫害,包括杀绳、束缚椅、牙刷戳肛门 等。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一日,劳教所开大会诬蔑毁谤法轮功,在台下的姚三忠等许多法轮功修炼者高呼"法轮大法好!",姚三忠因此被加期十个月,继续迫害。

 


姚三忠遗照

酷刑:刹绳

酷刑:束缚椅

酷刑:牙刷戳肛门

加期迫害后,姚三忠被迫害致全身浮肿,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底急忙将他抬出劳教所扔在外地路边,被家人得知后找到姚三忠并立即送医院抢救,终因伤势过重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中旬含冤离世。

就在姚三忠病保前几日,他还被劳教所强迫拖着全身浮肿的身体,用那双麻木无力的双手劳动到凌晨两、三点……

11、请记住李泽涛,因为不愿意辱骂李大师,被劳教所用刀柄插肛门搅动致死

李 泽涛,男,二十四岁,重庆江津区石蟆镇法轮功学员,因讲真相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从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开始,白天,李泽涛被强制在农业组挑粪;晚 上,对李泽涛进行熬鹰,并将他两只手呈一字型捆在木棒上,用报纸折高帽子给他戴在头上,在两手臂上各吊一个马桶,后背插一大扫帚,并在他肚子上写上辱骂法 轮功和李大师的恶语,强迫他辱骂大法、骂李大师,还强迫他抽烟,逼迫写"转化书"。李泽涛坚决不从,结果被警察让人用水果刀柄插肛门搅动……

 


李泽涛遗照

六月二日,李泽涛就这样被劳教所活活迫害致死。

劳教所验尸时未通知李泽涛的家人及亲友到场。火化之后,劳教所才通知远在江津偏僻山村李泽涛的父母前去领取骨灰盒。李泽涛的父母赤着双脚而来,然人已不再,唯有骨灰!

12、请记住李德善,他被劳教所反复精神摧残致死

李德善(男),山东德州市教师:

 


李德善遗照

这一位令人尊敬的老师,因为坚修法轮功而遭到山东王村劳教所恶警的种种酷刑,包括:

(1)"半飞":两手被恶警拉直铐在铁架床上,身体半架空,只能脚尖顶地,半飞着,一弄就是半月;因为法轮功要求学员不能喝酒,李德善因此被恶警强行灌酒摧残。

(2)"严管",并使用铁丝编制成的一种刑具"严管凳"进行迫害,每天晚上还只许睡两个小时的觉,还经常要打他一个小时的耳光,半年中几乎一直是这样。

(3) 除了对李德善肉体摧残外,恶徒们对李德善的精神迫害更为严重,长期不让他睡觉,在李德善长期不睡觉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恶警把事先编好的诬蔑大法的话让李德善 学念,并用录音机录下来,然后让他睡觉,等李德善清醒过来后,当众播放让他听。李德善不承认,恶警又重复不让睡觉,在其神志不清时再让其学念,再录音,再 当众播放……

在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迫害下,李德善精神失常,在极度痛苦中,于二零零二年八月含泪死去。可怜,家中还有年迈的双亲、孤独的妻子和未成年的孩子。

13、请记住薛霞,被劳教所迫害致脑萎缩,因从新修炼法轮功而好转,后又被押回劳教所迫害致死

这是薛霞与丈夫的合影,还有她的两个可爱的孩子:

 


薛霞和丈夫结婚照(因家穷,薛霞现仅有的一张照片)

薛霞的两个孩子

但是,这位两个孩子的母亲只是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就被河北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死。

薛 霞,女,33岁,河北省邢台市介家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因到北京上访,被送至河北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遭受到劳教所、灌所谓"洗脑丸" 的迫害。自灌了洗脑丸后,薛霞身体出现过敏、拉肚子、呕吐等反应,到后来昏迷不醒。劳教所见人已危在旦夕,于二零零一年五月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将薛霞释放。 回邢台后,经邢台市人民医院确诊为"脑萎缩"。在医院治疗花了一万多元(自费)却不见好转。后来其母把她接回家,每天给她念法轮大法好著作,薛霞因此逐渐 恢复,在人扶着的情况下能够下地,也能正常发音说话,生活也基本能自理了。却不幸,当局打听到薛霞恢复健康的消息后,于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七日,由煤市街 街道主任与办事处两人带领石家庄劳教所的五名女管闯入薛霞母亲家,强行将行走仍有所不便的薛霞抬回劳教所继续迫害。十一月十五日,薛霞被劳教所迫害致病情 复发,再次昏迷不醒,人事不知,劳教所只好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四日将其送回邢台治疗,靠输液、输氧维持:

 


薛霞的治疗医院收据

在经历了痛苦的折磨后,薛霞于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二日下午五点三十时分在邢台市医院含冤去世。

14、请记住张全福、张启发,他们父子被同一劳教所虐杀

张全福有个儿子张启发,和他一样是法轮功修炼者:


张全福

张全福和小孙女张琪

张全福儿子张启发

如今,就因为修炼法轮功,张全福父子都被吉林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

张 全福,男,65岁,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县林业局三岔子林场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晚被当地公安人员拘留后非法送入朝阳沟劳教所劳教一 年。二零零二年冬天,朝阳沟劳教所对法轮功开展了"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攻击活动,张全福被小王狱警和一名刑教学员用热水将双手烫伤红肿,流水不止,每天还 强行坐板十五、六个小时,因此导致肌肉萎缩失去走路能力,便脓便血、满身疥疮、骨瘦如柴,被强行拖着上下楼开饭,甚至临死之前还被劳教所毒打一顿,于二零 零三年一月八日凌晨在劳教所含冤离世。张全福临终前想喝口糖水的愿望也都被劳教所拒绝。

张全福之子张启发,男,38岁,也于二零零二年三月被当局非法劳教一年,送入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被二大队狱警赵东立/朱盛林用三角带狠狠抽打致体无完肤,生命垂危,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

15、请记住周景森,全家同时被判劳教,本人被迫害致死

周景森,男,68岁,黑龙江哈尔滨市管理学院一位让人尊敬的老教授:

 


周景森遗照

二 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五点钟左右,黑龙江哈尔滨市南岗分局五、六个恶警闯入周景森家中进行抄家,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将他家三人(其中有他老伴和 他的女儿,都是修炼人)强行带走,非法判每人三年劳教,周景森被关押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恶警指使犯人对周景森实施暴刑"转 化",用六根电棍同时电。后来周景森浑身长疥,上始脖子,下至脚脖,全身布满疥,身体日渐消瘦,成了皮包骨了,连坐都坐立不住。四队教导员杨宇看他实在坐 不住,就把他弄到楼上房间里躺着,也不放周景森回家。直到躺了一个多月,赶上处里来检查,发现了卧床不起的周景森,说怕担责任,于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一日 长林子劳教所通知把人接走。八月二十五日亲朋把他送医院,大夫检查时发现此时周景森整个身体皮肤的颜色都是深褐色的,皮包骨头,一位矍铄的老教授被劳教所 迫害成了这个样子:

 


周景森被劳教所迫害成这个样子

家人在照顾周景森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周景森含冤去世,眼睛和嘴一直没闭上。出殡那天,天空黑云密布,细雨连绵并伴有雷电轰鸣。周景森火化后,其骨灰也呈现黑褐色。

16、请记住郭士军,他的遗体惨不忍睹

郭士军,男,52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红旗乡果树示范厂法轮功学员,身材魁梧,木工,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家中四口人──老母、妻子还有一个小女儿:

 

郭士军生前照片
郭士军与女儿

二 零零四年二月十三日,郭士军与同修穆(木)秀清到东官镇东官村发放真相资料,被当地恶人举报,郭士军因此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黑龙江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迫 害,包括关小号两次,坐铁椅子把臀部坐烂,四天四夜不准睡觉,只要闭眼就用电刑,最后郭士军被折磨的奄奄一息,"610"才给办了保外就医送回家。恶警对 郭士军说:你千万要挺住,不能死在这里,否则我们可担不起这个责任。腊月二十三,郭士军被送回家后,当时他已处于昏迷状态,不能动,咳嗽,人非常痛苦。但 就是这样,恶警还威胁郭士军,让他什么也别说,"身体好了我们再来接你"。短短八天时间后,到正月初一(二零零五年二月九日)中午十二点,郭士军就含冤离 开了人世。遗体令人惨不忍睹,后背被电棍电的紫黑、溃烂,腰部、臀部伤痕累累:

一个原本身体健康的好人,只为信仰真善忍、告诉人们真相,就被邪恶的江氏集团残酷折磨致死。法律何在?天理何在?

这具让人无法正视的遗体,就是对黑龙江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的起诉!!!

17、请记住那振贤,他的尸体长期存放着

那振贤,男,58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人氏,曾经是有名的大烟袋,酒瓶子不离手,而且一身病,不能干活,但自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后,那振贤不但烟酒都戒了,而且一身的病都没了,也能干活:

 

就 这样一位因为法轮功而浪子回头的农民,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由于坚持修炼,那振贤多次被双城市不法人员抓捕、关押、勒索。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七日晚那振贤 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遭到了多种酷刑和非人折磨。九月十六日下午两点,黑龙江省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通知家人说那振贤病重,让家属去。家属 马上来到劳教所,那振贤已死亡。在那振贤的死亡证、殡葬证的家属签名栏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名字——李剑峰,这个人是谁呢?那振贤真正的家人没有一个认得 此人,他为什么冒充家属急着签署死亡证明呢?


那振贤遗体01

那振贤遗体02

那振贤遗体03

对于那振贤的不白之死,家属不服,上告几个月没有结果,于是多次起诉,法庭一概拒收。哈市道外区法院拒绝受理此案,说不接受法轮功(学员)的案子,哈市中级法院以证据不足,再行调查取证为由,一拖再拖。

那振贤遗体就这样一直存放在哈市东华苑。就这样一个有人证、物证的冤案事实竟无任何一个地方受理,这就是中国人的人权,这就是共产恶党控制下的中国大陆的现状,有冤无处申,有状无处告。

沉冤至今,何时昭雪?!

18、请记住江锡清,尸体从冰柜中抬出时,身体还有余温,家人请的律师被拘禁拷打

江锡清,男,66岁,重庆江津市地税局退休职工,有着一个幸福的大家庭:

 

幸福的江锡清一家 江锡清一家 相濡以沫的江锡清和妻子

二 零零八年四川大地震第二天,江锡清在家中被中共邪党人员绑架走。当天他妻子罗泽会(法轮功学员)也在油溪失踪,经家人多次寻找后,得知罗泽会也被绑架,并 被江津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后被判八年。江锡清老人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九年正月初三,重庆江津六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江锡清 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劳教所让家属跟着到殡仪馆,只许直系亲属呆五分钟,还扬言不准带任何东西(手机、相机等)。到殡仪馆后,家人把江锡清的身 体从冰柜里抬出来,竟然发现还有余温,人中、胸部、腹部、腿部都是温的(而此前"遗体"已被冻了几个小时了)。家属还发现,江锡清的嘴唇张开,上牙齿全露 出,咬着下唇,腹部松软,肚子里没有食物的感觉,裤子没穿好,门襟扣子没有扣上,鞋子上满是泥。家属用相机拍下了一些镜头,被二十几个恶党人员(包括火葬 场的人)抢夺、毁掉。家属打了110报警,110接电话详细问明情况后,答复十分钟到。这时,邪党人员在旁边答腔说:"公安就在这里,110不会来。"家 属坚持要守灵,邪党人员不准,并宣称是家属闹事,随后,几人夹拖一个家属把他们拖出殡仪馆。而110始终都没有来。

 


重庆法医验伤所的尸检病理报告,清楚地写着江锡清左边肋骨断了三根(第4、五、六肋骨折)。

医院发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

二 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下午四时,江锡清的大女儿江宏从北京请律师张凯、李春富到重庆为父母伸冤,两位律师刚到江津区江宏家中时,江宏即被江津区"六一零" (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恶警三十多人围攻、殴打、非法抄家、绑架,江宏家中关于江锡清、罗泽会被迫害的详细资料、证据,被邪党恶警们非法抄家抢走,老人 的两位子女江宏、江洪斌(音)被打成重伤,两位律师张凯、李春富被江津区"六一零"恶警当场殴打并用手铐铐走,殴打审讯达五小时以上。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重庆市江津区政法委书记万凤华威胁江锡清的大女儿江宏说,谁叫你们请律师,如果以后再有外省的律师出现在江津区,就对你们全家进行报复。

19、请记住孙淑香、她在接受高智晟律师采访后被劳教所虐杀

中国大陆著名律师高智晟在为法轮功修炼者辩护中,了解到法轮功的千古冤情,分别于二零零四年和二零零五年向全国人大与胡、温发出了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

孙淑香,女,53岁,长春法轮功修炼者,在生前都接受过高智晟律师的采访。高智晟律师在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致胡、温和中国同胞的公开信中所述:当时四十八岁的孙淑香,在六年的时间里总共被非法关押过九次。

二 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晚,孙淑香在女儿家照看外孙,次日刚送完小外孙上学,就被长春市国保支队"六一零"恶警强行绑架。在长春市公安局、长春市第三看守所 和吉林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经历了酷刑逼供和九个月的非法关押与残酷迫害,孙淑香出现了严重的低血糖症状,骨瘦如柴且饮水、进食、呼吸均困难,并伴有大量腹部 积水,身体极度虚弱。二零一零年六月,劳教所才同意将孙淑香释放回家,所外执行,但孙淑香的生活仍受到监视,不幸于同年十月十日在家中含冤离世。

 


孙淑香从劳教所回来十天后(摄于二零一零年六月)

在此之前,另两名高智晟律师采访过的法轮功修炼者王玉环与刘丽华已被中共当局迫害致死,而高智晟律师也因此被中共吊销了律师执业资格并被长期非法拘禁。

上述惨不忍睹的迫害案例,全都来自于中共劳教所!

明慧网《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修炼者调查报告》所统计的546名被劳教所直接迫害致死法轮功修炼者中,我们统计到有474名被中共劳教所直接迫害致死案例资料中有列明具体实施迫害的劳教所名称,共110所,它们是:

 

直接将学员迫害致死的劳教所 数量 被该劳教所直接迫害致死学员名单
安徽淮南劳教所 1 吴庆斌(男,36岁)
安徽南湖劳教所 3 芮晓林(男,39岁)、丁国华(男)、张春峰(男,39岁)
安徽女子劳教所 1 李梅(女,28岁)
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 3 吴垚(女,57岁)、张敏秋(女,约60岁)、王浦华(女,约60岁)
北京女子劳教所 9 刘桂敏(女,30多岁)、张凤梅(女,31岁)、刘春华(女,48岁)、吴俊英(女,52岁)、张世同(女,71岁)、朱全娣(女,65岁)、沈双锁(女,59岁)、邓葵英(女,62岁)、董翠(又名董翠芳)(女,29岁)
北京团河劳教所 7 彭光俊(男,55岁)、张淑珍(女,51岁)、魏福生(男,68岁)、纪书贤(男,66岁)、彭俊光(男)、孙绍(少)美(女,37岁)、郭计芳(男,50多岁)
北京新安劳教所 2 于慧琴(女,44岁)、刘春(男,52岁)
福建福州儒江劳教所 1 张国庆(男,60岁)
甘肃第二劳教所 2 周华芳(女,58岁)、程桂兰(男,63岁)
甘肃第一劳教所 4 侯有芳(女,48岁)、欧阳伟(男,32岁)、刘佰元(男,48岁)、宋彦昭(男,31岁)
广东广州槎头劳教所 3 饶卓元(男,33岁)、曾裕华(女,56岁)、林海(女,54岁)
广东广州第三劳教所 1 朱建朋(男)
广东三水妇教所 1 田惠英(女,约40岁)
广东三水劳教所 10 洪浩远(男,30岁)、赖志军(男,30多岁)、黎亮(男,45岁)、黄伟(男,44岁)、王树彬(男,28岁)、陈乃业(男,63岁)、唐英(女,48岁)、范少卿(女,62岁)、马永安(女,60岁)、蒋先益(女,58岁)
广西第一劳教所 1 杨家业(男,41岁)
广西女子劳教所 1 甘玉兰(女,35岁)
贵州女子劳教所 5 韩铭(女,30岁)、詹业安(女,57岁)、邹黔珠(女,44岁)、张燕(女)、史月琴(女,30岁)
贵州中八劳教所 4 欧资文(男,66岁)、叶逢林(男,45岁)、武善松(男,43岁)、穆良瑶(女,60岁)
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 13 冯 国光(男,44岁)、张义芹(女,50多岁)、狄万青(男)、马占梅(女,50多岁)、陈晓芹(女)、闫海波(男,33岁)、李瑞英(女,54岁)、汪亚 萍(女,47岁)、卢兆峰(男,39岁)、刘淑娟(女,50岁)、邓文阳(男,38岁)、陈彦英(女,35岁)、陈洪平(女,32岁)
河北邯郸劳教所 6 吴瑞祥(男,50多岁)、蒿文民(又名蒿文明)(男,44岁)、段心悦(男,45岁)、魏勇(男)、赵申兴(男,66岁)、任孟军(男,56岁)
河北女子劳教所 3 郝玉枝(女,58岁)、王冬梅(女,30多岁)、薛霞(女,33岁)
河北秦皇岛劳教所 1 裴彦庆(男,60岁)
河北石家庄劳教所 6 卫朝宗(男,40岁)、宋兴国(男,29岁)、张年杰(男,50多岁)、陶洪升(男,46岁)、刘二增(男,40岁)、李恩英(男,53岁)
河北唐山荷花坑劳教所 3 赵英奇(男,59岁)、孟金城(男,50岁)、陈爱忠(男,33岁)
河北唐山开平劳教所 9 王秀华(女,51岁)、王明铎(男,44岁)、崔玉兰(女)、韩振巨(男,53岁)、张志彬(女,32岁)、邳景辉(女,55岁)、裴翠荣(女)、赵烨(女,约40岁)、范亚雄(女,42岁)
河南开封劳教所 1 张扎根(男,52岁)
河南许昌劳教所 4 姚三忠(男,34岁)、赵国安(男,55岁)、李建(男,34岁)、韩庆坤(男,52岁)
河南郑州白庙劳教所 4 单勇智(男,56岁)、何国忠(男,56岁)、王守仁(男,64岁)、卢运来(男,47岁)
河南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 4 孙士梅(女,40多岁)、袁湘凡(女,38岁)、柯玲(女)、李银菊(女,56岁)
黑龙江大庆东风劳教所 5 王斌(男,47岁)、牛怀义(男)、何华江(男,42岁)、卢丙森(男,39岁)、杨全勇(男)
黑龙江哈尔滨戒毒劳教所 4 孙垂莲(女,28岁)、刘生(女,53岁)姜静萍(女,62岁)刘术玲(女,54岁)
黑龙江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13 高 凤(女,31岁)、孟宪芝(女,54岁)、白秀华(女,40岁)、王淑芳(女,49岁)、秦淑艳(女,59岁)、赵凤云(女,50岁)、张宏(女,31 岁)、吕蒙新(男,44岁)、张江、褚秀丽(女,49岁)、白丽霞(女,47岁)、陈辉萱(女,57岁)、季(纪)凤琴(女,50多岁)
黑龙江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 20 孔 德易(又名孔晓海)、(男,38岁)、吴庆祥(男,50岁)、李洪斌(男,44岁)、张涛(男,53岁)、于冠云(男,61岁)、周景森(男,68岁)、 田保彬(男,52岁)、那常俭(男,51岁)、王文波(男,45岁)、郭士军(男,52岁)、那振贤(男,58岁)、张祥富(男,32岁)、张可明 (男,56岁)、孙培臣(男,47岁)、于怀才(男,45岁)、胡长安(男,50多岁)、乔增义(男)、董连太(男,45岁)、隋景江(男,51岁)、孔 晓海(男,34岁)
黑龙江佳木斯劳教所 10 贾承发(男)、刘振英(女,50多岁)、汤红(女,37岁)、房翠芳(女,45岁)、王冬霞(女,41岁)、吴春龙(男,30岁)、邹继芹(女,46岁)、张长明(男,50岁)、吴玲霞(女,37岁)、尹玲(女,34岁)
黑龙江七台河绥化劳教所 1 闫修忠(男,51岁)
黑龙江齐齐哈尔富裕劳教所 4 王宝宪(男,49岁)、高德勇(男,55岁)、岳会民(男)、张晓春(男,43岁)
黑龙江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 3 王国芳(女,42岁)、李华(女,58岁)、李雪莲(女,40岁)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 11 左国卿(男,39岁)、李玉章(男,58岁)、姜秉志(男,59岁)、刘在祥(男)、林跃喜(,52岁)、姜成久(男,63岁)、郭怀龄(男,60岁)、刘岩(男,33岁)、林跃熙(男,48岁)、廉易坤(男,39岁)、蔡勇(男,29岁)
黑龙江伊春劳教所 1 陆诚林(男,37岁)
湖北汉阳(沙洋)劳教所 5 曾宪娥(女,36岁)、彭顺安(男,53岁)、夏刚(男,32岁)、彭兴安(男,53岁)、陈江红(女,46岁)
湖北黄石劳教所 1 南初寅(男,53岁)
湖北女子劳教所 1 郑玉玲(女,57岁)
湖北武汉何湾劳教所 3 杨清华(女,52岁)、徐东群(男)、黄莉萍(女)
湖北襄樊劳教所 1 邱平安(男,54岁)
湖南岳阳劳教所 1 辛静文(女,68岁)
湖南长沙新开铺劳教所 6 廖友元(男,64岁)、梁剑琴(女,46岁)、姚遥远(男,31岁)、曾国佐(男,54岁)、邓玉泉(男)、张高海(男,65岁)
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 12 胡 正喜(女,60多岁)、谌桂莲(女,57岁)、曹静珍(曹静贞)(女,52岁)、刘彩云(女,30多岁)、陈偶香(女,43岁)、陈杏桃(女,39岁)、 左淑纯(女,42岁)、蒋丽英(女,50多岁)、易振云(女,50多岁)、邓毓联(女,42岁)、何应清(女,41岁)、蒋德英(女,59岁)
吉林九台饮马河劳教所 15 肖 劲松(男)、姜来友(男,49岁)、李荣显(男,44岁)、孙世忠(男)、杨立东(男,35岁)、金范龙(男,53岁)、金德洙(男,40多岁)、许君 (男,53岁)、张庆军(男,60岁)、孙世文(男)、王洪田(男,49岁)、李玉桐(男)、刘志臣(男,32岁)、王守奇(男,49岁)、董德军 (男,61岁)
吉林辽源劳教所 1 刘建坤(男,31岁)
吉林省吉林市劳教所 7 李再亟(男,44岁)、王树全(男,30岁)、佟振天(男,22岁)、侯占海(男)、王子光(男,54岁)、王永安(男,49岁)、徐卫东(男,37岁)
吉林延边劳教所 1 王铁松(男,32岁)
吉林延吉劳教所 1 金俊杰(男,35岁)
吉林长春朝阳沟劳教所 23 张 全福(男,65岁)、丁运德(男,55岁)、王吉年(男,29岁)、郑永平(男)、张启发(男,38岁)、高成吉(男,52岁)、刘永奇(男)、刘子巍 (男,29岁)、阮玉琪(男,68岁)、曲洪奎(男,41岁)、郑林(,58岁)、李晓东(男,约30岁)、隋福涛(男,28岁)、李传文(男,54 岁)、宋文华(男,56岁)、王贵明(男,38岁)、岳凯(男,29岁)、黄宝臣(男,65岁)、白晓钧(小军)(男,35岁)、郑福祥(男,35岁)、 董素云(女,56岁)、常帅(男,31岁)、郑永光(男,44岁)
吉林长春奋进劳教所 2 张远明(男,42岁)、王先友(王先有)(男,57岁)
吉林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16 王 秀兰(女,50岁)、郭雅玲(女,49岁)、崔正淑(女,36岁)、刘士伟(女,48岁)、裴咏梅(女)、魏凤举(女,47岁)、丁桂香(女,71岁)、 王淑杰(女,49岁)、王玉芳(女,53岁)、张玉兰(女,48岁)、温淑琴(女,50岁)、殷淑云(女,46岁)、王可非(女,35岁)、曹雅丽 (女,46岁)、孟庆侠(女,40岁)、孙淑香(女,53岁)
吉林长春苇子沟劳教所 1 韩玉珠(男,47岁)
江苏方强劳教所 2 陈汉昌(男,54岁)、朱勇(男)
江苏句东劳教所 1 王玉琴(女,45岁)
江西高安劳教所 1 刘朝晖(男,约30岁)
江西九江马家垅劳教所 1 毛儒伦(男,66岁)
江西南昌女子劳教所 3 殷进美(女)、李艳华(女,45岁)、周小玲(女,53岁)
江西永桥劳教所 1 章军(男,30多岁)
辽宁鞍山劳教院 3 寇晓萍(女,40岁)、佟素坤(女,49岁)周会胜(男,50多岁)
辽宁本溪劳教院 3 刘延恒(男,64岁)、刘廷恒(男,64岁)、白金齐(男,53岁)
辽宁昌图关山劳教院 1 陈勇(男,34岁)
辽宁朝阳劳教院 2 马孝(男,59岁)、王乐(男,28岁)
辽宁大连劳教院 11 孙莲霞(女,50岁)、于丽鑫(女,26岁)、王秋霞(女,48岁)、陈家福(男,41岁)、刘永来(男,36岁)、郑巍(男)、张万年(男,58岁)、张春兰(女,55岁)、王虹(女,54岁)、毕代红(女,37岁)、李萍(女,48岁)
辽宁丹东劳教院 1 赵开胜(男,61岁)
辽宁抚顺吴家堡劳教院 3 唐铁荣(女,51岁)、刘玉清(女,40岁)、仲宏喜(男,48岁)
辽宁葫芦岛劳教院 2 陈德文(男,57岁)、武国良(男,35岁)
辽宁锦州劳教所 3 石忠岩(男,45岁)、肖鹏(男,30岁)、杨继升(男,54岁)
辽宁辽阳石嘴子劳教院 1 张世民(男,74岁)
辽宁马三家劳教院 18 张 晓敏(女,39岁)、于秀春(女,47岁)、白淑贞(女,60岁)、王岩(女,37岁)、王云洁(女)、梁素云(女,36岁)、钱秀英(女,62岁)、柏 淑芬(女,59岁)、曹凤秋(女,48岁)、李宝霞(女,48岁)、苏菊珍(女,49岁)、张桂芝(女,47岁)、王文君(女,38岁)、李宝杰 (女,34岁)
王桂兰(女,60多岁)、张佩兰(女,60岁)、鲁桂芳(女,63岁)、白素珍(女,60岁)
辽宁盘锦劳教院 2 刘文萍(女,40多岁)、刘德俊(男,51岁)
辽宁沈阳龙山劳教院 6 王哲浩(男,25岁)、王雪艳(女)、王秀媛(女,52岁)、高蓉蓉(女,37岁)、曹桂美(女,69岁)、赵慧茹(女,50多岁)
辽宁沈阳张士劳教院 4 王红(女,39岁)、李效元(男,46岁)、高国元(男,55岁)、贾忠良(男,65岁)
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 2 秦克静(女,约50岁)、王荣欣(女,65岁)
内蒙古兴安盟图牧吉劳教所 3 林文辉(男)、慈云玲(女,68岁)、王恒友(男,47岁)
青海多巴劳教所 1 张有祯(男,47岁)
青海女子劳教所 3 范丽红(女,27岁)、谈迎春(女,46岁)、赵香忠(女,50岁)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 3 于莲春(女,49岁)、王美英(女)、徐桂芹(女,38岁)
山东济南刘长山劳教所 2 李武堂(男,36岁)、刘健(男,30多岁)
山东济宁劳教所 1 刘绪国(男,29岁)
山东潍坊昌乐劳教所 2 刘述春(男,38岁)、马云武(男,70岁)
山东章丘劳教所 2 李殿忠(男,约30岁)、钱法君(男,44岁)
山东淄博秋谷劳教所 2 肖丕峰(男,52岁)、张国华(男,25岁)
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 18 许 同森(男)、李德善(男)、刘玉兰(女,62岁)、邵明柱(男)、邹松涛(男,28岁)、刘俊玲(女,60岁)、邹德奎(男,59岁)、孙建秋(男,40 多岁)、谭萍云(女,56岁)、王英(女,48岁)、史法富(男,66岁)、初桂林(男,56岁)、张文亮(男,37岁)、张成美(女)、张林(原名张林 仙)(女,53岁)、李贵珍(女,59岁)、孙厚莲(女,57岁)、何文志(女,52岁)
山西太原新店劳教所 1 李慧文(男,32岁)
山西运城劳教所 1 宋有春(男,30岁)
陕西女子劳教所 4 高义敏(女,63岁)、魏欣蓉(女,49岁)、徐桂芳(女,66岁)、闫惠芹(女,60岁)
陕西枣子河劳教所 4 吴新明(男,约40岁)、姚景民(男,61岁)、姚景明(男,70多岁)、陈建生(男,49岁)
上海青浦劳教所 3 陆幸国(男,45岁)、马新星(男,约40岁)、李丽茂(女)
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 9 丁峰(男,29岁)、袁圣迁(男,46岁)、龚金银(男,58岁)、张晓洪(又名张照洪)(男,29岁)、汤建平(男,29岁)、李欣泽(男,51岁)、关学和(男,50岁)、席志敏(男,55岁)、李新策(男,43岁)
四川资阳大堰劳教农场 1 王旭志(男,30岁)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12 唐发芬(女,33岁)、朱银芳(女,52岁)、姜洁玉(女,50岁)、李阳芳(女,53岁)、郑友梅(女,61岁)、周泽碧(女,34岁)、吴世翠(女,40多岁)、罗俊玲(女,39岁)、林凤(女,36岁)、杨正碧(女,54岁)、胡士翠(女)、黄玉芳(女)
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 8 李淑敏(女,30多岁)、赵德文(女,50岁)、白虹(女,53岁)、董玉英(女,50岁)、田智荣(女,49岁)、康淑荣(女,约47岁)、张玉林(女,49岁)、宫辉(女,57岁)
天津蓟县劳教所 1 李宗明(男,37岁)
天津建新劳教所 1 徐伟文(许伟文)(女,约40岁)
天津青泊洼劳教所 1 马德轩(男,58岁)
天津双口劳教所 6 陈宝亮(男,66岁)、孟继祥(男,56岁)、唐坚(男,39岁)、刘平(男,20多岁)、张善春(男,45岁)、韩亚德(男,34岁)
新疆兵团女子劳教所 1 曹爱华(女)
新疆昌吉劳教所 1 葛利军(男,33岁)
新疆石河子劳教所 2 赵爱国(男)、牛德辉(男,36岁)
新疆乌拉泊劳教所 3 周君(女,30多岁)、白万玲(白万琳)(女,39岁)、焦天肆(女,60多岁)
云南女子劳教所 1 杨苏红(女,24岁)
浙江十里坪劳教所 1 郭显文(男,40多岁)
重庆茅家山劳教所 6 周成渝(女,55岁)、王积琴(女,29岁)、唐梅君(女,49岁)、张国珍(女,54岁)、张文君(女,69岁)、何德容(女,56岁)
重庆女子劳教所 6 莫水金(女,64岁)、张素芳(女,54岁)、周良珍(女,51岁)、苏泽碧(女,71岁)、沈学娅(女,55岁)、徐真(女,46岁)
重庆沙堡劳教所 3 庞定容(女)、严光碧(女,50多岁)、张英琼(女,65岁)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 8 刘光弟(男,60多岁)、李泽涛(男,24岁)、王占德(男,65岁)、许从兴(男,60岁)、李洪福(男,31岁)、林善春(男,65岁)、周清裕(男,67岁)、江锡清(男,66岁)
直接将学员迫害致死的劳教所 数量 被该劳教所直接迫害致死学员名单
安徽淮南劳教所 1 吴庆斌(男,36岁)
安徽南湖劳教所 3 芮晓林(男,39岁)、丁国华(男)、张春峰(男,39岁)
安徽女子劳教所 1 李梅(女,28岁)
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 3 吴垚(女,57岁)、张敏秋(女,约60岁)、王浦华(女,约60岁)
北京女子劳教所 9 刘桂敏(女,30多岁)、张凤梅(女,31岁)、刘春华(女,48岁)、吴俊英(女,52岁)、张世同(女,71岁)、朱全娣(女,65岁)、沈双锁(女,59岁)、邓葵英(女,62岁)、董翠(又名董翠芳)(女,29岁)
北京团河劳教所 7 彭光俊(男,55岁)、张淑珍(女,51岁)、魏福生(男,68岁)、纪书贤(男,66岁)、彭俊光(男)、孙绍(少)美(女,37岁)、郭计芳(男,50多岁)
北京新安劳教所 2 于慧琴(女,44岁)、刘春(男,52岁)
福建福州儒江劳教所 1 张国庆(男,60岁)
甘肃第二劳教所 2 周华芳(女,58岁)、程桂兰(男,63岁)
甘肃第一劳教所 4 侯有芳(女,48岁)、欧阳伟(男,32岁)、刘佰元(男,48岁)、宋彦昭(男,31岁)
广东广州槎头劳教所 3 饶卓元(男,33岁)、曾裕华(女,56岁)、林海(女,54岁)
广东广州第三劳教所 1 朱建朋(男)
广东三水妇教所 1 田惠英(女,约40岁)
广东三水劳教所 10 洪浩远(男,30岁)、赖志军(男,30多岁)、黎亮(男,45岁)、黄伟(男,44岁)、王树彬(男,28岁)、陈乃业(男,63岁)、唐英(女,48岁)、范少卿(女,62岁)、马永安(女,60岁)、蒋先益(女,58岁)
广西第一劳教所 1 杨家业(男,41岁)
广西女子劳教所 1 甘玉兰(女,35岁)
贵州女子劳教所 5 韩铭(女,30岁)、詹业安(女,57岁)、邹黔珠(女,44岁)、张燕(女)、史月琴(女,30岁)
贵州中八劳教所 4 欧资文(男,66岁)、叶逢林(男,45岁)、武善松(男,43岁)、穆良瑶(女,60岁)
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 13 冯 国光(男,44岁)、张义芹(女,50多岁)、狄万青(男)、马占梅(女,50多岁)、陈晓芹(女)、闫海波(男,33岁)、李瑞英(女,54岁)、汪亚 萍(女,47岁)、卢兆峰(男,39岁)、刘淑娟(女,50岁)、邓文阳(男,38岁)、陈彦英(女,35岁)、陈洪平(女,32岁)
河北邯郸劳教所 6 吴瑞祥(男,50多岁)、蒿文民(又名蒿文明)(男,44岁)、段心悦(男,45岁)、魏勇(男)、赵申兴(男,66岁)、任孟军(男,56岁)
河北女子劳教所 3 郝玉枝(女,58岁)、王冬梅(女,30多岁)、薛霞(女,33岁)
河北秦皇岛劳教所 1 裴彦庆(男,60岁)
河北石家庄劳教所 6 卫朝宗(男,40岁)、宋兴国(男,29岁)、张年杰(男,50多岁)、陶洪升(男,46岁)、刘二增(男,40岁)、李恩英(男,53岁)
河北唐山荷花坑劳教所 3 赵英奇(男,59岁)、孟金城(男,50岁)、陈爱忠(男,33岁)
河北唐山开平劳教所 9 王秀华(女,51岁)、王明铎(男,44岁)、崔玉兰(女)、韩振巨(男,53岁)、张志彬(女,32岁)、邳景辉(女,55岁)、裴翠荣(女)、赵烨(女,约40岁)、范亚雄(女,42岁)
河南开封劳教所 1 张扎根(男,52岁)
河南许昌劳教所 4 姚三忠(男,34岁)、赵国安(男,55岁)、李建(男,34岁)、韩庆坤(男,52岁)
河南郑州白庙劳教所 4 单勇智(男,56岁)、何国忠(男,56岁)、王守仁(男,64岁)、卢运来(男,47岁)
河南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 4 孙士梅(女,40多岁)、袁湘凡(女,38岁)、柯玲(女)、李银菊(女,56岁)
黑龙江大庆东风劳教所 5 王斌(男,47岁)、牛怀义(男)、何华江(男,42岁)、卢丙森(男,39岁)、杨全勇(男)
黑龙江哈尔滨戒毒劳教所 4 孙垂莲(女,28岁)、刘生(女,53岁)姜静萍(女,62岁)刘术玲(女,54岁)
黑龙江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13 高 凤(女,31岁)、孟宪芝(女,54岁)、白秀华(女,40岁)、王淑芳(女,49岁)、秦淑艳(女,59岁)、赵凤云(女,50岁)、张宏(女,31 岁)、吕蒙新(男,44岁)、张江、褚秀丽(女,49岁)、白丽霞(女,47岁)、陈辉萱(女,57岁)、季(纪)凤琴(女,50多岁)
黑龙江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 20 孔 德易(又名孔晓海)、(男,38岁)、吴庆祥(男,50岁)、李洪斌(男,44岁)、张涛(男,53岁)、于冠云(男,61岁)、周景森(男,68岁)、 田保彬(男,52岁)、那常俭(男,51岁)、王文波(男,45岁)、郭士军(男,52岁)、那振贤(男,58岁)、张祥富(男,32岁)、张可明 (男,56岁)、孙培臣(男,47岁)、于怀才(男,45岁)、胡长安(男,50多岁)、乔增义(男)、董连太(男,45岁)、隋景江(男,51岁)、孔 晓海(男,34岁)
黑龙江佳木斯劳教所 10 贾承发(男)、刘振英(女,50多岁)、汤红(女,37岁)、房翠芳(女,45岁)、王冬霞(女,41岁)、吴春龙(男,30岁)、邹继芹(女,46岁)、张长明(男,50岁)、吴玲霞(女,37岁)、尹玲(女,34岁)
黑龙江七台河绥化劳教所 1 闫修忠(男,51岁)
黑龙江齐齐哈尔富裕劳教所 4 王宝宪(男,49岁)、高德勇(男,55岁)、岳会民(男)、张晓春(男,43岁)
黑龙江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 3 王国芳(女,42岁)、李华(女,58岁)、李雪莲(女,40岁)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 11 左国卿(男,39岁)、李玉章(男,58岁)、姜秉志(男,59岁)、刘在祥(男)、林跃喜(,52岁)、姜成久(男,63岁)、郭怀龄(男,60岁)、刘岩(男,33岁)、林跃熙(男,48岁)、廉易坤(男,39岁)、蔡勇(男,29岁)
黑龙江伊春劳教所 1 陆诚林(男,37岁)
湖北汉阳(沙洋)劳教所 5 曾宪娥(女,36岁)、彭顺安(男,53岁)、夏刚(男,32岁)、彭兴安(男,53岁)、陈江红(女,46岁)
湖北黄石劳教所 1 南初寅(男,53岁)
湖北女子劳教所 1 郑玉玲(女,57岁)
湖北武汉何湾劳教所 3 杨清华(女,52岁)、徐东群(男)、黄莉萍(女)
湖北襄樊劳教所 1 邱平安(男,54岁)
湖南岳阳劳教所 1 辛静文(女,68岁)
湖南长沙新开铺劳教所 6 廖友元(男,64岁)、梁剑琴(女,46岁)、姚遥远(男,31岁)、曾国佐(男,54岁)、邓玉泉(男)、张高海(男,65岁)
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 12 胡 正喜(女,60多岁)、谌桂莲(女,57岁)、曹静珍(曹静贞)(女,52岁)、刘彩云(女,30多岁)、陈偶香(女,43岁)、陈杏桃(女,39岁)、 左淑纯(女,42岁)、蒋丽英(女,50多岁)、易振云(女,50多岁)、邓毓联(女,42岁)、何应清(女,41岁)、蒋德英(女,59岁)
吉林九台饮马河劳教所 15 肖 劲松(男)、姜来友(男,49岁)、李荣显(男,44岁)、孙世忠(男)、杨立东(男,35岁)、金范龙(男,53岁)、金德洙(男,40多岁)、许君 (男,53岁)、张庆军(男,60岁)、孙世文(男)、王洪田(男,49岁)、李玉桐(男)、刘志臣(男,32岁)、王守奇(男,49岁)、董德军 (男,61岁)
吉林辽源劳教所 1 刘建坤(男,31岁)
吉林省吉林市劳教所 7 李再亟(男,44岁)、王树全(男,30岁)、佟振天(男,22岁)、侯占海(男)、王子光(男,54岁)、王永安(男,49岁)、徐卫东(男,37岁)
吉林延边劳教所 1 王铁松(男,32岁)
吉林延吉劳教所 1 金俊杰(男,35岁)
吉林长春朝阳沟劳教所 23 张 全福(男,65岁)、丁运德(男,55岁)、王吉年(男,29岁)、郑永平(男)、张启发(男,38岁)、高成吉(男,52岁)、刘永奇(男)、刘子巍 (男,29岁)、阮玉琪(男,68岁)、曲洪奎(男,41岁)、郑林(,58岁)、李晓东(男,约30岁)、隋福涛(男,28岁)、李传文(男,54 岁)、宋文华(男,56岁)、王贵明(男,38岁)、岳凯(男,29岁)、黄宝臣(男,65岁)、白晓钧(小军)(男,35岁)、郑福祥(男,35岁)、 董素云(女,56岁)、常帅(男,31岁)、郑永光(男,44岁)
吉林长春奋进劳教所 2 张远明(男,42岁)、王先友(王先有)(男,57岁)
吉林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16 王 秀兰(女,50岁)、郭雅玲(女,49岁)、崔正淑(女,36岁)、刘士伟(女,48岁)、裴咏梅(女)、魏凤举(女,47岁)、丁桂香(女,71岁)、 王淑杰(女,49岁)、王玉芳(女,53岁)、张玉兰(女,48岁)、温淑琴(女,50岁)、殷淑云(女,46岁)、王可非(女,35岁)、曹雅丽 (女,46岁)、孟庆侠(女,40岁)、孙淑香(女,53岁)
吉林长春苇子沟劳教所 1 韩玉珠(男,47岁)
江苏方强劳教所 2 陈汉昌(男,54岁)、朱勇(男)
江苏句东劳教所 1 王玉琴(女,45岁)
江西高安劳教所 1 刘朝晖(男,约30岁)
江西九江马家垅劳教所 1 毛儒伦(男,66岁)
江西南昌女子劳教所 3 殷进美(女)、李艳华(女,45岁)、周小玲(女,53岁)
江西永桥劳教所 1 章军(男,30多岁)
辽宁鞍山劳教院 3 寇晓萍(女,40岁)、佟素坤(女,49岁)周会胜(男,50多岁)
辽宁本溪劳教院 3 刘延恒(男,64岁)、刘廷恒(男,64岁)、白金齐(男,53岁)
辽宁昌图关山劳教院 1 陈勇(男,34岁)
辽宁朝阳劳教院 2 马孝(男,59岁)、王乐(男,28岁)
辽宁大连劳教院 11 孙莲霞(女,50岁)、于丽鑫(女,26岁)、王秋霞(女,48岁)、陈家福(男,41岁)、刘永来(男,36岁)、郑巍(男)、张万年(男,58岁)、张春兰(女,55岁)、王虹(女,54岁)、毕代红(女,37岁)、李萍(女,48岁)
辽宁丹东劳教院 1 赵开胜(男,61岁)
辽宁抚顺吴家堡劳教院 3 唐铁荣(女,51岁)、刘玉清(女,40岁)、仲宏喜(男,48岁)
辽宁葫芦岛劳教院 2 陈德文(男,57岁)、武国良(男,35岁)
辽宁锦州劳教所 3 石忠岩(男,45岁)、肖鹏(男,30岁)、杨继升(男,54岁)
辽宁辽阳石嘴子劳教院 1 张世民(男,74岁)
辽宁马三家劳教院 18 张 晓敏(女,39岁)、于秀春(女,47岁)、白淑贞(女,60岁)、王岩(女,37岁)、王云洁(女)、梁素云(女,36岁)、钱秀英(女,62岁)、柏 淑芬(女,59岁)、曹凤秋(女,48岁)、李宝霞(女,48岁)、苏菊珍(女,49岁)、张桂芝(女,47岁)、王文君(女,38岁)、李宝杰 (女,34岁)
王桂兰(女,60多岁)、张佩兰(女,60岁)、鲁桂芳(女,63岁)、白素珍(女,60岁)
辽宁盘锦劳教院 2 刘文萍(女,40多岁)、刘德俊(男,51岁)
辽宁沈阳龙山劳教院 6 王哲浩(男,25岁)、王雪艳(女)、王秀媛(女,52岁)、高蓉蓉(女,37岁)、曹桂美(女,69岁)、赵慧茹(女,50多岁)
辽宁沈阳张士劳教院 4 王红(女,39岁)、李效元(男,46岁)、高国元(男,55岁)、贾忠良(男,65岁)
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 2 秦克静(女,约50岁)、王荣欣(女,65岁)
内蒙古兴安盟图牧吉劳教所 3 林文辉(男)、慈云玲(女,68岁)、王恒友(男,47岁)
青海多巴劳教所 1 张有祯(男,47岁)
青海女子劳教所 3 范丽红(女,27岁)、谈迎春(女,46岁)、赵香忠(女,50岁)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 3 于莲春(女,49岁)、王美英(女)、徐桂芹(女,38岁)
山东济南刘长山劳教所 2 李武堂(男,36岁)、刘健(男,30多岁)
山东济宁劳教所 1 刘绪国(男,29岁)
山东潍坊昌乐劳教所 2 刘述春(男,38岁)、马云武(男,70岁)
山东章丘劳教所 2 李殿忠(男,约30岁)、钱法君(男,44岁)
山东淄博秋谷劳教所 2 肖丕峰(男,52岁)、张国华(男,25岁)
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 18 许 同森(男)、李德善(男)、刘玉兰(女,62岁)、邵明柱(男)、邹松涛(男,28岁)、刘俊玲(女,60岁)、邹德奎(男,59岁)、孙建秋(男,40 多岁)、谭萍云(女,56岁)、王英(女,48岁)、史法富(男,66岁)、初桂林(男,56岁)、张文亮(男,37岁)、张成美(女)、张林(原名张林 仙)(女,53岁)、李贵珍(女,59岁)、孙厚莲(女,57岁)、何文志(女,52岁)
山西太原新店劳教所 1 李慧文(男,32岁)
山西运城劳教所 1 宋有春(男,30岁)
陕西女子劳教所 4 高义敏(女,63岁)、魏欣蓉(女,49岁)、徐桂芳(女,66岁)、闫惠芹(女,60岁)
陕西枣子河劳教所 4 吴新明(男,约40岁)、姚景民(男,61岁)、姚景明(男,70多岁)、陈建生(男,49岁)
上海青浦劳教所 3 陆幸国(男,45岁)、马新星(男,约40岁)、李丽茂(女)
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 9 丁峰(男,29岁)、袁圣迁(男,46岁)、龚金银(男,58岁)、张晓洪(又名张照洪)(男,29岁)、汤建平(男,29岁)、李欣泽(男,51岁)、关学和(男,50岁)、席志敏(男,55岁)、李新策(男,43岁)
四川资阳大堰劳教农场 1 王旭志(男,30岁)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12 唐发芬(女,33岁)、朱银芳(女,52岁)、姜洁玉(女,50岁)、李阳芳(女,53岁)、郑友梅(女,61岁)、周泽碧(女,34岁)、吴世翠(女,40多岁)、罗俊玲(女,39岁)、林凤(女,36岁)、杨正碧(女,54岁)、胡士翠(女)、黄玉芳(女)
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 8 李淑敏(女,30多岁)、赵德文(女,50岁)、白虹(女,53岁)、董玉英(女,50岁)、田智荣(女,49岁)、康淑荣(女,约47岁)、张玉林(女,49岁)、宫辉(女,57岁)
天津蓟县劳教所 1 李宗明(男,37岁)
天津建新劳教所 1 徐伟文(许伟文)(女,约40岁)
天津青泊洼劳教所 1 马德轩(男,58岁)
天津双口劳教所 6 陈宝亮(男,66岁)、孟继祥(男,56岁)、唐坚(男,39岁)、刘平(男,20多岁)、张善春(男,45岁)、韩亚德(男,34岁)
新疆兵团女子劳教所 1 曹爱华(女)
新疆昌吉劳教所 1 葛利军(男,33岁)
新疆石河子劳教所 2 赵爱国(男)、牛德辉(男,36岁)
新疆乌拉泊劳教所 3 周君(女,30多岁)、白万玲(白万琳)(女,39岁)、焦天肆(女,60多岁)
云南女子劳教所 1 杨苏红(女,24岁)
浙江十里坪劳教所 1 郭显文(男,40多岁)
重庆茅家山劳教所 6 周成渝(女,55岁)、王积琴(女,29岁)、唐梅君(女,49岁)、张国珍(女,54岁)、张文君(女,69岁)、何德容(女,56岁)
重庆女子劳教所 6 莫水金(女,64岁)、张素芳(女,54岁)、周良珍(女,51岁)、苏泽碧(女,71岁)、沈学娅(女,55岁)、徐真(女,46岁)
重庆沙堡劳教所 3 庞定容(女)、严光碧(女,50多岁)、张英琼(女,65岁)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 8 刘光弟(男,60多岁)、李泽涛(男,24岁)、王占德(男,65岁)、许从兴(男,60岁)、李洪福(男,31岁)、林善春(男,65岁)、周清裕(男,67岁)、江锡清(男,66岁)

更详细内容请查阅附录:被中共劳教所直接迫害致死案例名单(46KB)

得以在明慧网曝光出来的案例,只是中共劳教所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冰山一角。中共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罪恶,罄竹难书。

结语:不能放弃,不能忘记正义仍然没得到昭彰!沉冤还没得到昭雪!

所有这些迫害,没有一例在中国得到伸冤!

所有这些迫害,面对国际社会的正义呼吁,面对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中共都视若无睹,都无动于衷,而且变本加厉地将迫害升级!

所有实施迫害的凶手,中共不仅没有追究凶手责任,甚至因为这些凶手实施了残酷迫害而让它们升官发财!

所以,面对中共劳教所的残酷迫害,我们怎能就这样让中共因为"劳教废止前依法作出的劳教决定有效"这句话而逃脱审判?!

转载自明慧网